繁體中文

專家指南:新藝術風格珠寶

佳士得專家團隊為新藝術運動及其影響作出了深入的剖析,並介紹Lalique和Fouquet等倡議新藝術運動的著名珠寶設計師,細數歷來最大型新藝術風格珠寶拍賣的珍品

新藝術時期(約1890-1910年)雖然短暫,但對珠寶設計和其他藝術等範疇影響深遠。原創意念、創新物料和截然不同的設計原則,造就了這種全新的藝術風格。鑑於越來越多以機械大量生產的首飾,新藝術主義設計師決定積極向大自然取材,創造出更多自然靈動的形態。

Georges Fouquet新藝術風格蛋白石、琺瑯及珍珠吊墜頸鍊,約1900年製。估價: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Georges Fouquet新藝術風格蛋白石、琺瑯及珍珠吊墜頸鍊,約1900年製。估價: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Georges Fouquet新藝術風格蛋白石、鑽石及琺瑯香柏造型吊墜頸鍊,1901年製。估價: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Georges Fouquet新藝術風格蛋白石、鑽石及琺瑯香柏造型吊墜頸鍊,1901年製。估價: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Georges FouquetHenri Vever等傑出藝術珠寶商以半寶石及非寶石物料打造首飾,當時的首飾以原創意念及傑出設計為主導,物料的內在價值則為次要。

而堪稱大師的René Lalique (1860-1945年),其作品更體現了法國新藝術風格的精髓。他喜歡採用充滿異國魅力的脆弱物料,特別是模壓玻璃和琺瑯,加上他熱愛選取獨特的肖像圖案,因而開創了珠寶設計的先河。

Henri Vever新藝術風格琺瑯、鑽石及珍珠吊墜頸鍊,約1905年製。估價: 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Henri Vever新藝術風格琺瑯、鑽石及珍珠吊墜頸鍊,約1905年製。估價: 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Henri Vever新藝術風格琺瑯及珍珠吊墜/胸針,約1900年製。估價: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Henri Vever新藝術風格琺瑯及珍珠吊墜/胸針,約1900年製。估價: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一眾頂尖專家將會深入剖析新藝術運動及其影響,也會介紹Lalique、Georges Fouquet、Henri Vever、Eugène FeuillâtreLéopold GautraitLucien Gaillard等著名設計師。

何時是新藝術運動的巔峰時期?

率先引入珍罕新藝術及裝飾藝術風格珠寶的傳奇巴黎藝廊東主Michel Perinet表示:「新藝術運動相當短暫,由1898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歷時只有15年時間。而最精美、最富創意的原創新藝術風格作品,僅於約1898至1906年短短幾年間出現。雖然René Lalique後來不斷創作出色的設計,但作品的創新程度已不及從前,反而帶有更濃厚的裝飾藝術風格。於1908至1910年之間,設計師喜歡採用簡約流麗的線條,亦傾向採用鉑金和雕刻水晶。」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蛋白石及琺瑯胸針,約1900年製。估價: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蛋白石及琺瑯胸針,約1900年製。估價: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新藝術運動與十九世紀末的裝飾藝術風格是否互不相干?

曾以René Lalique為主題出版過暢銷書的作家Sigrid Barten認為:「新藝術運動是一種全面的藝術,滲透珠寶、建築、繪畫、音樂和文學等各個藝術範疇,而且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過在1890至1910年間,此風格非常盛行,因此至今依然備受重視。

新藝術風格就像日本藝術一樣,沒有主流藝術和裝飾藝術之分,裝飾藝術的重要性有時更過之而無不及!」

裝飾藝術博物館古代及現代珠寶部主管Evelyne Possémé指出:「新藝術風格的確是一種全面的藝術,但全賴René Lalique、Henri Vever和Georges Fouquet等設計師的努力,珠寶成為當時最突出的範疇之一。」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琺瑯、綠玉髓及珍珠胸針,約1898-1899年製。估價:80,000-1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琺瑯、綠玉髓及珍珠胸針,約1898-1899年製。估價:80,000-1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乳石、琺瑯及珍珠吊墜頸鍊,約1899-1901年製。估價:45,000-6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乳石、琺瑯及珍珠吊墜頸鍊,約1899-1901年製。估價:45,000-6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Sigrid Barten認為:「Lalique的作品糅合了各種藝術形態,作品的形狀、輪廓和浮雕令人想起雕塑,我認為他用色的手法與繪畫技術有異曲同工之妙。他以珠寶設計突破了藝術的界限,用新穎的物料,包括硬石、半寶石、象牙和玻璃,還有各種琺瑯等。事實上,他所用的色調組合比畫家或雕塑家更多變化。」

Evelyne Possémé表示:「正如巴黎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首任總監Jean Cassou所言,新藝術孕育了二十世紀。在十九世紀時期,藝術家和設計師似乎裹足不前,受既有傳統束縛,不敢創新,亦不懂如何超越前人。事實上,這批新藝術家花了很長時間才能拋開枷鎖。

直到十九世紀末的新藝術時期,藝術家才真正擺脫束縛,例如從文藝復興時期取材,在裝飾藝術中加入女性人像。於十九世紀,藝術家重新探索琺瑯工藝,使其成為新藝術風格珠寶的重要元素。他們也向陶藝家Bernard Palissy和金匠Benvenuto Cellini借鏡,在大自然尋找靈感。」

新藝術風格珠寶設計還受到甚麼因素影響?

Sigrid Barten指出:「文學也影響了當時的藝術家,例如Charles Baudelaire的詩歌《惡之花》,便反映了新藝術時期的敏銳觸覺,而音樂亦啟迪Lalique的設計,他尤其鍾情Richard Wagner的作品。」

這些珠寶為誰而設計?

Michel Perinet表示:「新藝術風格作品並非為普通人而設,特別是珠寶首飾。最初,訂製和配戴這些珠寶的女士包括Sarah Bernhardt (1844-1923年)等女星、La Belle Otero (1868-1965年)等風流名士,以及Countess Grefulhe (1860-1952年)等名媛,普通市民不會配戴這些珠寶。」

Sigrid Barten表示:「Lalique最初並非以個人名義創作,而是主要為大型巴黎珠寶商設計作品。他後來為Sarah Bernhardt設計舞台首飾。要留意,當時新藝術仍是巴黎知識份子專屬的創新藝術運動。」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鑽石、琺瑯及玻璃山楂胸針,1899-1901年製。估價:    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鑽石、琺瑯及玻璃山楂胸針,1899-1901年製。估價: 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Lalique 山楂胸針背面
Lalique 山楂胸針背面

這些精巧細緻的珠寶適合配戴嗎?

Sigrid Barten:「不論是Lalique為私人藏家製作的瑰麗珠寶,還是用作展示的作品或小型首飾,全部也可配戴。他設計的珠寶靈活輕巧,絕不堅硬刻板。Lalique會首先考慮配戴者的身分,確保珠寶貼服肌膚,而且正面和背面也一樣設計精巧。

除了為Sarah Bernhardt設計首飾,Lalique亦為法國喜劇女星Julia Bartet (1854-1941年)製作珠寶。他採用鋁等輕巧的物料,方便演員在台上長時間配戴。」

Michel Perinet補充:「Lalique、Fouquet、Vever等傑出新藝術主義設計師的珠寶皆堅固耐用。沒錯, Fouquet 巧妙地減少使用金屬,務求製作更精緻的珠寶,令設計更方便配戴。」

Lalique深受植物的象徵意義影響……

Sigrid Barten:「沒錯,例如常春藤自古以來也象徵忠誠和長壽,是一種到處生長、四季常綠的植物。薊草雖然美麗,但長滿荊棘。我認為Lalique採用這些植物時,可能想傳達其他訊息,例如『你要保持距離』。山楂、玫瑰或黑莓也是同一道理。

並非所有珠寶設計和刻劃的植物也蘊含這種象徵意義,但這種傾向卻十分明顯。Lalique的珠寶不只是一種裝飾,它同時也傳達一種令人難以解讀的含意。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琺瑯及玻璃覆盆子吊墜,1902年製。估價:70,000-9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琺瑯及玻璃覆盆子吊墜,1902年製。估價:70,000-9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這款吊墜體現所有我喜愛的Lalique作品特質,覆盆子的枝葉栩栩如生,猶如一件小型雕塑,立體有致。他的用色及琺瑯的多變色調,也令人深感著迷。」

Lalique的新藝術風格設計還採用哪些常用主題?

佳士得珠寶部專家Marie-Cécile Cisamolo表示:「首先,Lalique是一位設計師,當他受任何動植物,如黃蜂、孔雀或花卉等啟發後,便會以不同造型和物料打造各式設計。他的作品經常採用『吻』的主題,最早期的『吻』胸針便於1960年贈予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水晶、鑽石及琺瑯「吻」吊墜頸鍊,約1905年製。估價:22,000-28,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水晶、鑽石及琺瑯「吻」吊墜頸鍊,約1905年製。估價:22,000-28,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藍寶石及琺瑯戒指。估價:18,000-22,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René Lalique新藝術風格藍寶石及琺瑯戒指。估價:18,000-22,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為研習藝術及深造,年輕的Lalique在1878年移居倫敦,並在當地邂逅一名年輕女子,墜入愛河。兩年後,Lalique回到巴黎與家人團聚,並在離開前為他的英國愛人創作了『吻』胸針,正面是一名男子的浮雕,背面則是一名女子的凹雕,二人深情地接吻。」

還有哪些新藝術主義設計師的作品現在深受藏家青睞?

Marie-Cécile Cisamolo:「如之前所述,新藝術運動席捲歐洲,在珍貴的15至20年間影響無數藝術家。除大師Lalique之外,也有幾位出類拔萃的珠寶設計師。

我首先想到Georges Fouquet (1862-1957年)。他加入父親的公司,並曾在1895年父親退休後接管生意。Fouquet是一位思想前衛的設計師,例如在1900年,他邀請當時籍籍無名的捷克畫家Alphonse Mucha重新粉飾其店舖。二人其後攜手合作,完成多個重要委託項目,當中包括為Sarah Bernhardt設計的一枚手鐲及戒指,作品後來在1987年由佳士得拍出,成交價相當於現今的100萬美元,創下新藝術風格珠寶的拍賣紀錄,並一直保持至今。

不得不提的還有Henri Vever,他於1821年創立同名品牌,由1871年開始製作文藝復興風格的珠寶。1900年, Vever在巴黎美術展覽會首次展出其作品,而本文開首的琺瑯及珍珠吊墜/胸針,以綠色鏤空琺瑯打造楓樹果實造型,成為他在二十世紀初的代表作。Vever的著作《La Bijouterie Française au XIXe Siècle》更是十九世紀珠寶設計的參考。

Eugène Feuillâtre新藝術風格仿蛋白石、琺瑯及鑽石戒指,約1900年製。估價:3,500-5,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Eugène Feuillâtre新藝術風格仿蛋白石、琺瑯及鑽石戒指,約1900年製。估價:3,500-5,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Léopold Gautrait新藝術風格琺瑯、鑽石及祖母綠戒指,約1900年製。估價: 3,500-4,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Léopold Gautrait新藝術風格琺瑯、鑽石及祖母綠戒指,約1900年製。估價: 3,500-4,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我喜歡Lucien Gallard(1861-1942年) 的新藝術風格珠寶,他的設計深受日本藝術影響,其品牌亦以工藝超凡的日式金屬製品見稱。他甚至不惜遠赴日本聘請工匠到巴黎工作室工作,這在1900年是頗驚人的舉動。

其他備受藏家注視的設計名師包括Eugène Feuillâtre (1870-1916年),他曾於1890至1897年擔任Lalique琺瑯工場的主管。另一位Léopold Gautrait (1865-1937年),則與無數新藝術時期的珠寶商合作,包括Vever。」

Lucien Gaillard新藝術風格琺瑯及祖母綠戒指,約1900年製。估值:5,500-7,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Lucien Gaillard新藝術風格琺瑯及祖母綠戒指,約1900年製。估值:5,500-7,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Lucien Gaillard新藝術風格琺瑯、珍珠及祖母綠戒指,約1900年製。估值: 6,800-8,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Lucien Gaillard新藝術風格琺瑯、珍珠及祖母綠戒指,約1900年製。估值: 6,800-8,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將於佳士得日內瓦於2017年11月13日舉行的超越界限:歐洲瑰麗珠寶珍藏拍賣中呈獻。

為何新藝術風格不再流行?

Michel Perinet:「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民眾更樂意接受現代發展,服飾、建築及繪畫也採用簡單的筆直線條。與此同時,市場出現第一批女士西裝,需要配襯更簡約的首飾,令新藝術風格設計迅速被淘汰。」

新藝術風格因何復興?

Michel Perinet:「1964年,Maurice Rheims出版《L’Objet 1900》一書,正式推動新藝術風格復興。該著作令廣大藏家和古董商對這個被徹底遺忘的藝術運動重燃興趣;然而這份興趣雖然濃厚,卻相對零散和欠缺焦點。」

歡迎閱覽拍賣圖錄,詳閱Michel Perinet、Sigrid Barten與 Evelyne Possémé 的完整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