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融藝—東西文化之匯聚

佳士得即將於香港舉行嶄新的晚間專拍 ─「融藝」,彰顯東西方藝術的碰撞與共融。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國際董事張丁元與戰後及當代藝術部專家王涵怡,剖析為何此類拍賣雖籌劃已久,卻於今季才應運而生。

東西方藝術一向被視為截然不同的傳統領域。著名英國文學家羅德亞德 ‧ 吉卜林(Rudyard Kipling)曾經提出:「東方就是東方,西方就是西方,兩者永不相遇。」

然而,即將在香港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上,將證明亞洲藝術與西方藝術其實有不少相通之處,特別是在近數十年的發展裡。

此次拍賣匯聚東西方藝術大師的頂級佳作,由格哈德 ‧ 李希特(Gerhard Richter)到嶋本昭三(Shozo Shimamoto)等傑作,成為首個由戰後及當代藝術部及亞洲當代藝術部攜手合辦的晚間專拍。

村上隆(日本,1962年生)《NGC 2 3 7 1 - 2 ( 雙子座星雲) 》,壓克力 鉑金箔 金箔 畫布。2009年作。300.6 x 224.7 x 6 公分(118¼ x 88½ x 2⅜ 吋
)。估價:6,000,000-10,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村上隆(日本,1962年生)《NGC 2 3 7 1 - 2 ( 雙子座星雲) 》,壓克力 鉑金箔 金箔 畫布。2009年作。300.6 x 224.7 x 6 公分(118¼ x 88½ x 2⅜ 吋 )。估價:6,000,000-10,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後,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及日本具體派運動具有毋庸置疑的相似之處,而在二十一世紀,全球化亦進一步拉近東西方藝術文化的距離。

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國際董事張丁元與戰後及當代藝術部專家王涵怡所分享的慧見,將開啟你對東西方藝術的新視野。他們更剖析匯聚東西方藝術品的拍賣為何雖籌劃已久,卻今季才應運而生。

塞西麗・布朗(英國,1969年生)《爭辯》。油彩 畫布。183 x 244 公分 (72 x 96 吋)。2004年作。估價: 4,600,000–6,2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塞西麗・布朗(英國,1969年生)《爭辯》。油彩 畫布。183 x 244 公分 (72 x 96 吋)。2004年作。估價: 4,600,000–6,2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甚麼原因促成了「融藝」晚間專拍?

王涵怡:「我們大約在2012年開始構思融合東西方藝術的拍賣。當今的藝術市場比起五年前更加成熟與國際化,在國際大型藝術展中也不乏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作品並列展出,例如塞西莉 ‧ 布朗(Cecily Brown)和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藏家也並不會對此感到詫異。因此,我們認為這場拍賣正好順應現今藝術市場的審美需求。」

草間彌生(日本,1929年生) 《藍網》。油彩 纖維木板 1960年作。51.8 x 41.9 公分 (20⅜ x 16½ 吋)。估價:5,500,000-8,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草間彌生(日本,1929年生) 《藍網》。油彩 纖維木板 1960年作。51.8 x 41.9 公分 (20⅜ x 16½ 吋)。估價:5,500,000-8,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張丁元:「而且,在二十世紀下半葉和二十一世紀初開始,藝術家的創作也不再局限於自己的本土區域,常遊歷於世界各地,和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藝術家們進行交流。就以這幅藍色的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無限的網》系列作品為例,此畫繪於1960年,亦即是草間彌生從家鄉日本移居紐約後兩年。雖然她的繪畫手法均源於日本藝術的傳統根源,卻得到唐納德 ‧ 賈德(Donald Judd)及其他美國極簡主義藝術家們的欣賞,備受矚目。」

朱德群(法國中國,1920-2014年)《第一百六十七號》。油彩 畫布。1964年作。 65.2 x 81 公分 (25⅝  x 31⅞ 吋)。估價: 7,000,000-10,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朱德群(法國/中國,1920-2014年)《第一百六十七號》。油彩 畫布。1964年作。 65.2 x 81 公分 (25⅝ x 31⅞ 吋)。估價: 7,000,000-10,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除了以上,還有甚麼其他例子?

張:「我們可以再看趙無極和朱德群,他們分別於1940及1950年代由中國移居巴黎,雖然受到了法國藝術的熏陶,但他們創作的抽象繪畫卻還是融入了中國書法的元素。」

趙無極(1920-2013) 《29.09.64.》1964年作。油彩 畫布 230 x 345公分。估價:38,000,000-48,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在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拍賣。
趙無極(1920-2013) 《29.09.64.》1964年作。油彩 畫布 230 x 345公分。估價:38,000,000-48,0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在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拍賣。

趙無極正是你們研究東西藝術交流對話的重要對象之一嗎?

王:「是的,另一位則是威廉 ‧ 德 ‧ 庫寧(Willem de Kooning)。東西方藝術均有悠久的風景畫傳統,而這兩位藝術家則在傳統的基礎上開闢了新路徑,創作出極具抽象意味的風景畫。」

威廉・德・庫寧(美國 ,1940-1997)《風景》。油彩 兩張接合畫紙 裱於畫布。91.4 x 121.9 公分 (36 x 48 吋)。1972年作。估價: 11,500,000–19,5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威廉・德・庫寧(美國 ,1940-1997)《風景》。油彩 兩張接合畫紙 裱於畫布。91.4 x 121.9 公分 (36 x 48 吋)。1972年作。估價: 11,500,000–19,500,000港元。此作品將亮相於佳士得香港於5月27日舉行的「融藝」晚間專拍。

「我們無法證明兩人是否曾有交集,但將兩件作品並排成列時卻能發現驚人的相似之處。德 ‧ 庫寧在創作這幅畫作時 (1972年作的《風景》)已經離開紐約,並定居於被大自然環抱的東漢普頓,每天享受著踏單車的樂趣。」

藏家在聯繫東西藝術文化方面是否也功不可沒?

張:「是的,你可以說買家的品味更加相近,更全球化。西方市場對東方藝術品的需求殷切,同時亞洲市場對西方藝術品的需求也與日俱增,大型國際藝廊相繼進駐香港和上海等城市,反映當地藏家比過往更易接觸國際化主流藝術。」

王:「現今的頂尖藏家皆擁有國際視野,他們通常曾於海外留學或工作,接觸到不同的文化,故其收藏也反映出這種多元文化的背景。」

東西方藝術品市場的流通性已成為當下趨勢?

張:「佳士得紐約的亞洲藝術週歷史悠久,今年的成交總額更達歷年新高 (332,783,188美元)。與此同時,近年亞洲市場的購買力和對西方作品的需求亦急速增長,例如中國藏家劉益謙於2015年11月以1.7億美元買下莫迪利安尼(Modigliani)的《側卧的裸女》。收藏的界線變得越來越模糊,凡此種種均是我們能成功策劃此次『融藝』拍賣的因素之一。就藝術家而言,東西方之間的互動於二十世紀前已有跡可尋,甚至有人提出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亦曾受中國山水畫影響。」

王:「其實日本浮世繪也對歐洲十九世紀下半葉的印象派及後印象派畫家影響深遠。所以我們此次拍賣亦是建立於這悠久傳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