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故事─刘山

中国著名藏家刘山分享其购藏心得、建造现代文人书房的重要元素,以及和艺术家之间的深厚情谊

拥有逾二十年鉴藏经验的著名藏家刘山,多年来建立了一套独特的搜藏方法。

「在收藏每一件作品的时候,我一定想到的是,它在我的空间里会放到甚么位置?它是不是跟其他作品、收藏品有冲突?」刘山所指的空间是其工作室,他以一系列亚洲及西方精选艺术品布置室内。「整个书房的布置也是以中西混搭的这个概念。」

刘山解释由中国古典家具引申出来的一个微妙平衡点。「明式家具,我觉得应该是现代书房里面最主要的一个线索,包括书桌、画案。赏石是古代文人的必备,以小见大」。他认为是那是一个「通过从小山见远山的概念。」

刘山深信有家就有收藏家,每一件出现在空间的作品都跟收藏者有直接关系,以此关系为收藏宗旨,比以投资为目的更有意义,过程亦涉及如何把古今作品融合于现代空间之中。「我们其实在现代生活空间的布置上要有现代感。」他认为首要条件是,「现代书房的实践是抛开文人书房的概念。从空间装饰上来讲,就是繁而不乱,简而不陋。」

除了家具和中国文人作品,刘山亦醉心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并与艺术家建立深厚友谊。他通过收藏家具认识了徐累,并指对方的水墨画跟中国传统明式家具搭配得天衣无缝。徐累更为他带来关于摄影的宝贵资料,因而展开了摄影收藏之旅,首件有关藏品为杉本博司的《剧院》。

刘山亦与艺术家陈丹青和刘丹份属好友。他与陈丹青多次到欧洲旅游,一起参观美术馆。至于刘丹,刘山更特别欣赏他的字典作品,认为他采用了中国传统的语言去表达西方素描的概念,是一种幻境透视法。刘丹的字典作品,更将会成为刘山的永久收藏,不会出让,只会留给女儿,把最精采的杰作承传给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