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古斯塔夫‧卡耶博特的十大要點

巴黎畫家古斯塔夫‧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以往的名氣雖不及同代藝術家,如今卻被肯定為印象派運動的重要人物

  • 1
  • 卡耶博特並非來自藝術世家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於1848年生於巴黎一個中產家庭,父親馬提亞爾‧卡耶博特(Martial Caillebotte)是商事法院的法官,也是向軍隊供應寢具的Chambry et Cie公司創始合夥人。

少年時期的卡耶博特每年夏天也會與家人到位於耶爾的大莊園避暑,期間他開始繪畫,並培養出濃厚的藝術熱情,從此改寫人生。

  • 2
  • 卡耶博特是印象派藝術圈子的靈魂人物

最初,卡耶博特沒有想過以藝術為生,反而選擇攻讀法律學位。畢業後普法戰爭爆發,他被徵召加入國民衛隊,直至回國後才決定成為藝術家。

卡耶博特加入寫實派畫家兼藝術導師里歐‧博納(Léon Bonnat)的工作室研習藝術,博納與艾德加‧德加(Edgar Degas)、愛德華‧馬奈(Édouard Manet)及埃米爾‧左拉(Émile Zola)等藝術家都是好友,他亦鼓勵卡耶博特以更認真的態度看待藝術,並報讀法國美術學院。

約於1874年,卡耶博特認識了多位參與第一屆印象派展覽的藝術家,並與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彼埃‧奧古斯特‧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及卡密爾‧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等成為好友。他旋即開始探索新的藝術題材,專注於印象派藝術家推崇的現代生活主題。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窗邊的年輕男子》,1876年作,油彩 畫布。45 ⅝ x 31 ⅞英寸(116 x 81公分)。估價待詢。此作將於佳士得紐約「考克斯珍藏:印象派的故事」拍賣呈獻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窗邊的年輕男子》,1876年作,油彩 畫布。45 ⅝ x 31 ⅞英寸(116 x 81公分)。估價待詢。此作將於佳士得紐約「考克斯珍藏:印象派的故事」拍賣呈獻
  • 3
  • 他的作品於第二屆印象派展覽首次展出

1876年2月5日,卡耶博特收到雷諾瓦及其鄰居亨利‧魯阿特(Henri Rouart)的正式邀請,於第二屆印象派展覽展出他的作品,該展覽於春天在杜蘭德·魯埃爾畫廊(Paul Durand-Ruel)的畫廊舉行。於是,卡耶博特挑選了八幅新作參展,當中包括《窗邊的年輕男子》。

他的作品廣獲好評,獲媒體形容為「前途無限的成熟畫家」,其中一位藝評家更認為「卡耶博特是會獲各界歡迎的新秀」。佳士得全球私人洽購部主管Adrien Meyer解釋:「他是現代主義藝術家、寫實派畫家兼破格先驅。他是一位大膽的藝術家,以自己的方式突破界限。」

  • 4
  • 卡耶博特全力支持及贊助同代印象派藝術家

卡耶博特的父母及弟弟不幸相繼離世後,他與其他兄弟繼承了家族財產,並利用這筆財富積極支持生活艱苦、渴望成功的印象派藝術家。

自1878年起,卡耶博特資助、推廣並籌劃多場印象派展覽,並直接支持幾位藝術家,當中最著名者包括莫奈及畢沙羅。卡耶博特不但為他們提供資金維持生計及租用工作室供他們使用,有時更會代他們清償債務。

也許最重要的是,卡耶博特以自己的財富直接買下同代藝術家的作品,因而蒐羅了大批畫作,當中包括莫奈的《公寓一角》(1875年作)、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的《農舍庭院》(1879年作)、艾德加‧德加的《陽台上的女人》(1877作)及愛德華‧馬奈的《陽台》(1869年作),目前全部作品均藏於奧賽博物館。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雨天的巴黎街道》,1877年作,現藏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雨天的巴黎街道》,1877年作,現藏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
  • 5
  • 他的作品捕捉巴黎的巨大變化

卡耶博特在世期間,見證巴黎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轉變。如Adrien Meyer所言:「這些街道都是奧斯曼男爵(Baron Haussmann)當時新建的。」1853至1870年間,奧斯曼男爵在巴黎展開大規模的城市重建及改革計劃,古老的中世紀城區變成重新設計的城市景觀,讓巴黎能成為現代化的首都。

奧斯曼男爵規劃的巴黎成為卡耶博特作品的焦點,他從不同角度描繪在巴黎寬闊大道上穿梭的行人。這類作品包括現藏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的《雨天的巴黎街道》(1877年作)及現藏於小皇宮美術館的《歐洲橋》(1876年作),兩者均捕捉了巴黎重建後的繁華街景。

隨著卡耶博特身處的巴黎逐漸蛻變成一個新世界,他亦透過描繪現代街頭的日常風景,為藝術創作注入現代氣息。

  • 6
  • 他的畫作往往從自己的生活直接取材

卡耶博特的作品捕捉日常生活中的場景及時刻,經常描繪朋友、家人及相識的人身處於豪華的室內場景及為人熟悉的環境之中。

例如,他在1875至1876年間創作了最少三幅描繪家人的畫作。在《窗邊的年輕男子》中,卡耶博特的弟弟勒內(René)背向觀眾,在佈置時尚的公寓中望向窗外的巴黎新風景。

現時由私人珍藏的《午餐》(1876年作)則描繪他的母親與勒內一同吃午餐的畫面,母親身旁的管家正準備從盤子端上食物。而現藏於東京Artizon美術館的《彈鋼琴的年輕男子》(1876年作),則描繪卡耶博特最年幼的弟弟馬提亞爾(Martial)在家中彈奏Érard鋼琴的情景。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彈鋼琴的年輕男子》,1876年作,現藏於東京Artizon美術館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彈鋼琴的年輕男子》,1876年作,現藏於東京Artizon美術館
  • 7
  • 他的風格受攝影影響

與許多印象派藝術家一樣,卡耶博特熟識各種攝影技巧,這種當時相對新穎的媒介對其作品亦影響深遠。卡耶博特的繪畫及素描呈現出獨特的視角,並會「裁切」構圖的邊緣,這些手法皆令人想起攝影藝術。

此外,卡耶博特的弟弟馬提亞爾也是一位業餘攝影師,據知卡耶博特在創作時也參考了馬提亞爾的攝影作品。也有人認為,卡耶博特畫作所採用的部分攝影技巧,其後才在攝影中出現,因此他堪稱引領時代的藝術先驅。

  • 8
  • 藝術並非他的唯一熱忱所在

1881年,卡耶博特與弟弟在小熱訥維耶買了一間宅邸,並於1888年定居於當地。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打理花園、建造遊艇和賽艇,享受遠離城市的生活。這些興趣亦明顯影響了他在這段時期的作品。

舉例而言,他以附近塞納河的遊船景象創作了多幅作品,例如《阿讓特伊塞納河上的帆船》(1893年作),畫作充分體現印象派畫作的輕盈明亮感覺。

卡耶博特亦記錄了家中花園裡豐富的動植物品種。他與莫奈均熱愛園藝,二人經常通信分享這方面的心得。

他經常寫信給莫奈分享自己對鄉村及自然美景的欣賞,而他的多幅後期作品亦以此為題材,例如現藏於巴黎瑪摩丹美術館的《白菊與黃菊》(1893年作),以及曾在提森‧博內米薩博物館展出的《小熱訥維耶花園中的向日葵》(1885年作)。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白菊與黃菊》,1893年作,現藏於巴黎瑪摩丹美術館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4),《白菊與黃菊》,1893年作,現藏於巴黎瑪摩丹美術館
  • 9
  • 卡耶博特將大部分藝術收藏留給法國民眾

1876年,卡耶博特在弟弟勒內離世後立下遺囑,表明將珍藏悉數捐贈予法國政府。他的遺囑列明,法國政府可全數接收他珍藏的68幅佳作,而這批作品後來成為卡耶博特藝術遺贈。

當時,法國政府對印象派藝術家的作品興趣不大,因為藝術家大多沒有受過正規的培訓,而這批遺贈亦有違公共博物館只能展出任何藝術家三幅作品的政策。然而,當卡耶博特於45歲英年早逝時,其遺囑執行人雷諾瓦與馬提亞爾‧卡耶博特決定達成他的遺願,與法國政府幾經磋商,最終後者勉強同意接收其中的38件作品。

雖然數量減少,但這批遺贈仍然包括印象派藝術大師的代表作,並於各大公共博物館中展出,對印象派藝術家於二十世紀及以後奠定地位至關重要。

  • 10
  • 卡耶博特的作品多年來被忽視

卡耶博特的財富豐厚,因此不必出售自己的作品來維持生計,而他在遺囑中指明捐贈的珍藏亦並無包括自己的作品,反而其大部分作品也由親屬繼承。因此多年來,公眾對卡耶博特的畫作十分陌生,大多只視他為印象派藝術家的贊助人兼收藏家。

在卡耶博特死後70年,隨著越來越多畫廊及博物館展出他的畫作,例如1960年代中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舉行的展覽,大眾開始欣賞他的作品。於1988至2001年擔任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繪畫及雕塑總策展人的藝術史學家柯克‧瓦內多(Kirk Varnedoe),於1987年發表有關卡耶博特的研究《Gustave Caillebotte》,令學術界對這位藝術家產生興趣。

卡耶博特描繪的巴黎生活成功引起公眾的共鳴,如今他獲肯定為推動印象派藝術演變及發展的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