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得手袋及配饰部主管林博明(Matthew Rubinger)与他一直期望在拍卖场上亮相的路易威登铝制Explorer Trunk行李箱。此拍品于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典雅传承:手袋及配饰拍卖中呈献。

5分钟短谈:路易威登铝制 Explorer Trunk行李箱

此件当年为最具冒险精神的旅行者而设计的行李箱,历史意义非凡,现有望成为史上最具价值的行李箱。佳士得手袋及配饰部主管林博明剖析个中原因。

佳士得手袋及配饰部主管林博明(Matthew Rubinger)表示:「每一位专家心目中,都有一件他们极为希冀在拍卖场上亮相的梦幻臻品。对我来说,就是这个路易威登铝制Explorer Trunk行李箱。市场上有无数的银色金属行李箱,而这个路易威登箱子是它们的终极灵感源头。」

路易威登只于1892年生产过这款铝制行李箱,而且数量极为稀少,当中仅有两件流传至今;一件由位于巴黎的路易威登基金会(Louis Vuitton Foundation)所拥有,另一件即为于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典雅传承:手袋及配饰拍卖中呈献的这件珍罕拍品。

林博明进一步阐释:「我们知道市面上还有其他路易威登Explorer Trunk行李箱,但不是以这种金属制造。任何于这段时期生产的铝制行李箱都极为矜贵,而这个箱子不但是铝制,更是路易威登出品,因此极具全球性的历史意义。」

罕见铝制EXPLORER TRUNK行李箱,路易威登,1892年。宽75公分X 高43公分X 深42公分。估价:50,000-100,000英镑。此拍品于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典雅传承:手袋及配饰拍卖中呈献。

罕见铝制EXPLORER TRUNK行李箱,路易威登,1892年。宽75公分X 高43公分X 深42公分。估价:50,000-100,000英镑。此拍品于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典雅传承:手袋及配饰拍卖中呈献。

在1890年代,路易威登Explorer Trunk行李箱以锌、红铜和黄铜制造;以铝制作的行李箱,是当年最罕贵的款式。林博明解释:「铝在现今并非什么贵重金属,因为它的产量太多了。然而在1920年代以前,大量产铝的成本非常高昂,在制造这个行李箱的那个年代,铝在法国被视为极矜贵的金属,拿破仑三世就曾以铝制作珠宝及餐具。有一段时期,铝甚至比黄金更贵重。」

路易威登于当年对崭新物料及技术的采用,使这个铝制箱子在行李箱市场拥有崇高地位。品牌为这箱子的特制铰链及箱扣取得专利,平整的箱顶亦属当年的划时代设计,让多个行李箱得以迭放;在这之前,行李箱的箱盖都是拱形的。

「它的历史重要性及游遍各地的浪漫经历,都足以让它被纳入博物馆或相关机构的珍藏之列。」——林博明

林博明表示:「帆布及木制行李箱并不适合亚洲及非洲的气候环境,路易威登采用的物料不但轻巧,同时能抵抗潮湿天气和昆虫;而正是这份远洋冒险的精神,造就Explorer Trunk行李箱的诞生。」

然而遗憾地,未有记录记载此行李箱的原有物主。不过凭其矜贵程度,可推测拥有者必然是十九世纪后期一位极富有的探险家。行李箱的外侧虽印有名字缩写,但仅凭此实难以解构物主为谁。

箱盖内侧印有路易威登的巴黎及伦敦店铺地址,但后者已被划去,并在下方加上另一地址。林博明解释:「路易威登在1890年代曾数度迁址,所以根据这张曾被修改的标签,我推断这箱子是在此段期间于伦敦售出。确切年份实在很难说,不过这也为它增添了神秘感。」

箱盖内侧印有路易威登的巴黎及伦敦店铺地址,但后者已被划去,并在下方加上另一地址。

箱盖内侧印有路易威登的巴黎及伦敦店铺地址,但后者已被划去,并在下方加上另一地址。

这件路易威登Explorer Trunk行李箱上的凹痕和刮痕,都暗示着这件臻品曾经游历世界各地;不过其实大部分时候,它都被妥善存放于英国一所住宅的地牢内。拥有这个行李箱的家族并不知晓它的重要性,就让它与圣诞饰物放在一起。

林博明总结:「即使你不懂得路易威登的历史,这件行李箱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美物。对品牌的拥戴者来说,它固然值得收藏;而它的历史重要性及游遍各地的浪漫经历,都足以让它被纳入博物馆或相关机构的珍藏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