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得現代英國及愛爾蘭藝術部專家Alice Murray解析馬修·史密斯爵士(Sir Matthew Smith, 1879-1959)所作《戴安娜受到薩提爾的驚嚇(仿魯本斯)》的背面故事

專家指南:畫作背面的重要細節

從拍賣和展覽歷史、來源以至藝術家表示作品上下方向的註釋,畫作背面的細節能令畫作身價躍升百倍

1. 人物、事件、時間……和地點

首先,你大概想知道畫家姓甚名誰。大約自十五世紀起,藝術家開始在作品上簽名,當時的簽名通常是在畫作正面,但近代的畫作簽名通常在背面。

佳士得專家可以透過比對藝術家作品目錄查證簽名,有時甚至可以根據藝術家不同時期的簽名令畫作的創作日期範圍更加精確。

藝術家通常會註明作品標題或日期,有時還會添加其他信息。

佳士得現代英國及愛爾蘭藝術部專家Alice Murray表示:「除了在畫背簽名、書題和紀年之外,英國藝術家本‧尼科爾森(Ben Nicholson,1894-1982)通常也會寫上地址,讓我們能構建起作品背後的故事。」

2. 作品使用的媒材能夠表明其來源

十五和十六世紀時,藝術家開始摒棄木板,轉用畫布,以便創作更大型的畫作。在銅板上作畫亦於十七世紀盛行一時。

這些材料供應商的印章和標籤可能包含其公司名稱和地址,我們可以從參考資料中追查,例如亞歷山大·凱特蘭(Alexander Katlan)所著的《美國藝術家媒材供應商目錄》(American Artists’ Materials Suppliers Directory),然後進一步確定畫作的創作時間和地點。

比對購買材料的日期和藝術家在畫作上簽名的日期,也能了解完成作品所需的時間。

用於製作畫板、支架或內框的材料,以及製造方法,亦會因不同年代和地點而有所不同。

意大利流行軟木(例如白楊木),而英國和荷蘭則多用硬木(例如橡木)。畫布固定在內框上的方式,也是另一個線索,因為自1940年代後,釘書釘便取代了鐵釘。

3. 標籤顯示作品的來源和展覽歷史

當畫廊或博物館展出一件作品時,通常會在畫背貼上一張標籤,註明藝術家的姓名和作品標題,通常也附有日期、庫存編號和地址。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部專家Veronica Scarpati解釋:「互聯網的出現令我們更容易研究這些標籤。例如,現代藝術博物館已將早至1929年的展覽圖錄、新聞稿和借展人名單轉化成電子形式。

薩諾·迪·皮特羅(西恩納,1405-1481),《聖母與聖嬰》。金色底漆木板。16 ¼ x 11⅝吋(41.2 x 29.6公分)。2015年7月9日於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70,500英鎊

薩諾·迪·皮特羅(西恩納,1405-1481),《聖母與聖嬰》。金色底漆木板。16 ¼ x 11⅝吋(41.2 x 29.6公分)。2015年7月9日於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70,500英鎊


皮特羅作品背面附有模版、貼紙和標籤,包括倫敦畫商Thomas Agnew & Sons及紐約畫廊Wildenstein & Co.的標籤

皮特羅作品背面附有模版、貼紙和標籤,包括倫敦畫商Thomas Agnew & Sons及紐約畫廊Wildenstein & Co.的標籤



其他要留意的重要信息包括藝術機構,例如皇家藝術學院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還有畫商Richard GreenThe Fine Art Society或上圖畫作背面右上角所示的Wildenstein & Co

其他記錄畫作歷史的標籤可能來自文物管理者、海關和邊境管制部門,甚至已經不復存在的機構,例如納粹文化協會(Chamber of Culture),該協會掠奪的藝術品背面均可見其雙頭鷹標誌。

4. 題字亦暗藏故事

歷史上的私人藏家均愛好在作品背面加上自己的名字,例如英王查理一世(1600-1649)便將加上王冠的姓名簡寫「CR」印在其皇室收藏作品背面。

Alice Murray解釋:「在這幅艾馮‧希金斯(Ivon Hitchens,1893-1979)的風景畫(上圖)背面,你會發現其妻莫莉(Mollie)的印章,以及後期加入的手寫註釋,表示畫作來自艾倫及貝麗爾·弗里爾珍藏。」

2019年,佳士得拍出塞巴斯蒂亞諾‧孔卡(Sebastiano Conca,1680-1764)的一幅畫作(上圖),作品附有古老的手寫註釋,描述作品的標題和創作日期,並註明這是一幅畫作的草圖,另外也提供部份來源資料——作品於1748年7月贈予D. Domenico Guastaferro。

如果想為畫作背面添加支撐,可以考慮使用Perspex壓克力,避免遮蓋背面的標籤,或可請紙本修復員小心將標籤轉移到新的木板上。

5. 庫存編號透露作品的拍賣歷史

自十九世紀初以來,佳士得便開始在作品背面加上庫存編號。最初佳士得以黑色墨水和模版印上編號,而其他拍賣行則使用粉筆。現時作品背面較常見的是印有條碼的貼紙,以模版印上的編號則較少見。

佳士得圖書及檔案庫管理員Lynda Macleod解釋:「這些編號對應的紀錄,列明作品成交的日期和地點,有時更會註明買家和成交價。佳士得倫敦的檔案庫藏有佳士得過去254年大部份拍賣的資料。」

佳士得古典大師部的圖錄編輯Olivia Ghosh補充:「為畫作編製圖錄時,這些編號不但讓我們得悉畫作的來源,還能知道作品過去是否曾被歸為其他藝術家的創作。」

2013年,佳士得拍出林布蘭(或譯倫勃朗,1606-1669)及其工作室創作的一幅肖像畫,背面印有「272ER」編號。Olivia Ghosh解釋:「編號源於1928年佳士得舉行的喬治‧霍爾福德爵士(Sir George Lindsay Holford)珍藏拍賣。」

「經過追溯,我們發現這幅畫作來自喬治的父親羅伯特‧霍爾福德(Robert Stayner Holford),他是Burlington Fine Arts Club的創辦人,並藏有另外三幅林布蘭(或譯倫勃朗)作品,現在全部藏於博物館。這些背景資料都能令畫作身價倍增。」

6. 如果畫作經過托裱,可能曾進行修復

如果畫布背面的邊緣位置有膠水痕跡,或者感覺厚實和簇新,即代表作品可能經過托裱,亦即在原本的畫布上再加一層畫布,以修補破洞和裂縫,並令作品更加牢固穩定。

Olivia Ghosh表示:「無論在過去還是現在,古典大師畫作都常常經過托裱。以往托裱的手工粗糙,但現在已經可以在不破壞顏料表面的情況下完成。」

Alice Murray表示:「蘇格蘭色彩大師法朗西斯卡德爾(F.C.B. Cadell,1883-1937)在作品背面留下作品保養方法的清晰指示。《奧赫納克雷格大道》(上圖)的背面寫有『吸水底漆/切勿塗光油』,因為卡德爾認為油彩表面的粉狀質感是作品最重要的特質。」

7. 變形的內框反映作品可能曾掛在潮濕的環境

如果作品出現大型裂紋,顯示作品可能曾被掛在炎熱乾燥的地方,例如壁爐上方。如果內框變形,則表示作品可能曾掛在浴室。Olivia Ghosh表示:「這兩種做法都不可取。」

雖然藝術家不會建議懸掛畫作的位置,但有些藝術家會留下註釋,表明掛畫時的正確方向,理查‧迪本科恩(Richard Diebenkorn,1922-1993)便是一例。他在作品(上圖)背面,以鉛筆寫上「TOP」字樣,並加上向上的箭頭。

8. 在少數情況下,畫作背面甚至藏有另一幅畫

畫作的背面偶爾會藏著與正面畫作同樣重要的其他信息,例如藝術家手寫的筆記,甚至是另一幅畫。

Olivia Ghosh解釋:「從前繪畫的材料非常昂貴,所以貧窮的藝術家會在同一個畫架上嘗試繪畫不同的作品。」

Veronica Scarpati舉例:「今年二月,佳士得售出卡密爾‧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一幅作品,背面有另一幅附有藝術家簽名的作品。」

「佳士得的藝術品搬運專員將作品裱在特製的畫框上,以便在拍賣預展時大家能欣賞作品的正反兩面。如果掛在牆上,便無法得知背後隱藏的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