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及钻石“Parrot Tulip”胸针,JAR设计。安·盖蒂故藏。估价:美元200,000-300,000。此拍品将于2022年6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

专家指南:JAR珠宝

乔尔・阿瑟・罗森塔尔(Joel Arthur Rosenthal)每年只制作大约70件珠宝,全部充满巧思、巧夺天工,因而备受全球影星、品味之士及慧眼藏家追捧

位于旺多姆广场7号的店铺没有招牌或橱窗,只有“JAR”三个简单的字,令人难以估量门后的精彩世界,但对珠宝藏家而言,当代知名珠宝设计师乔尔·亚瑟·罗森塔尔的珠宝店,却是他们的朝圣之地。

罗森塔尔1943年生于纽约市,毕业于哈佛大学艺术史及哲学系,其后移居巴黎,在当地开设刺绣用品店,并以颜色独特的纱线获得爱马仕(Hermès)及华伦天奴(Valentino)等品牌设计师青睐。他在纽约为宝格丽(Bulgari)效力后回到巴黎,并于1977年与生意伙伴皮埃‧让内特(Pierre Jeannet)开设珠宝店。

蓝宝石、钻石及石榴石耳环,JAR设计。安·盖蒂故藏。估价:美元200,000-300,000。此拍品将于2022年6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

蓝宝石、钻石及石榴石耳环,JAR设计。安·盖蒂故藏。估价:美元200,000-300,000。此拍品将于2022年6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


罗森塔尔以JAR的名号为世人所知,他以非凡创意及精湛工艺闻名,擅长结合非比寻常的宝石与颠覆传统的物料,大胆尝试各种颜色和比例。他的作品精巧出众,媲美十八和十九世纪的瑰丽杰作。2013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罗森塔尔举行回顾展,成为首位在该馆举行回顾展的在世“宝石艺术家”。

宝石及钻石“Vitrail Fleur-de-Lys”胸针,JAR设计。安·盖蒂故藏。估價:美元80,000-120,000。此拍品将于2022年6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
宝石及钻石“Vitrail Fleur-de-Lys”胸针,JAR设计。安·盖蒂故藏。估價:美元80,000-120,000。此拍品将于2022年6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


JAR每年只制作大约70件珠宝,他擅长制作极富动感及立体深度的慑人珠宝,因而深受全球时尚先驱、品味之士及珠宝藏家喜爱。

玛瑙、钻石及蓝宝石斑马胸针,JAR设计。安·盖蒂故藏。估价:美元50,000-70,000。此拍品将于2022年6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

玛瑙、钻石及蓝宝石斑马胸针,JAR设计。安·盖蒂故藏。估价:美元50,000-70,000。此拍品将于2022年6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


“Pansy”耳环

JAR于2002年在伦敦萨默塞特宫举行大型珠宝展,旋即吸引全球时尚女士的目光。展览汇聚400件JAR珠宝珍品,为答谢145位顾客为展览慷慨借出珠宝,JAR向每人赠送一对“Pansy”有色铝金属耳环。

这份礼物别具象征意义,因为“Pansy”解作三色堇,其法语是“pensée”,亦有“心思”之意,传统上法式珠宝会以三色堇代表“体贴”。

“Pansy”铝金属耳环,JAR设计。3公分 x 3公分。2019年4月17日于网上专场售出,成交价10,000美元
“Pansy”铝金属耳环,JAR设计。3公分 x 3公分。2019年4月17日于网上专场售出,成交价10,000美元

JAR另外制作了1,000对“Pansy”铝金属耳环,供参观展览的人士购买,而耳环亦在几日中被抢购一空。

“Mogol”花形手镯

2002年4月,佳士得拍卖JAR的“Mogol”花形手镯,其丰富色彩与迷人图案令人想起绚丽夺目的印度图案。

这条手镯是JAR以氧化钛制作的第一批珠宝,过去从未有高级珠宝使用这种物料。闪亮紫色钛金属饰满夺目的立体花蕾,花朵从边缘向内延伸,体现JAR设计的一大特色,藉此向传统印度珠宝致敬。

“Mogol”花形手镯,JAR设计。2002年4月8至9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56,000美元

“Mogol”花形手镯,JAR设计。2002年4月8至9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56,000美元

JAR于1994年创作的“Parrot Tulip”手镯亦巧妙捕捉大自然的美态。看似布料般柔软的花瓣配上闪烁钻石及绿石榴石,造型自然,瑰丽不凡。虽然只有一朵花,但这枚黄金手镯也与“Mogol”手镯一样,能完美紧贴手腕。

“Parrot Tulip”黄金、钻石及绿石榴石手镯,JAR设计。金手镯采用立体花形设计,底部两片花瓣组成铰链手镯,镶嵌单翻式切割钻石及圆形切割绿石榴石,1994年制,花朵尺寸9.5公分,配JAR特制粉红色皮革珠宝盒。2014年11月11日于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3,525,000瑞士法郎

“Parrot Tulip”黄金、钻石及绿石榴石手镯,JAR设计。金手镯采用立体花形设计,底部两片花瓣组成铰链手镯,镶嵌单翻式切割钻石及圆形切割绿石榴石,1994年制,花朵尺寸9.5公分,配JAR特制粉红色皮革珠宝盒。2014年11月11日于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3,525,000瑞士法郎

“他就像现代的马蒂斯”—艾伦‧芭金(Ellen Barkin)

佳士得于2006年10月推出艾伦‧芭金珠宝珍藏,当中包括17件JAR珠宝,是当时拍卖史上最重要的JAR珍藏之一。芭金形容JAR为“现代的马蒂斯”,并赞扬他教会自己如何佩戴珠宝。

JAR曾于1960年代在巴黎开设刺绣用品店,也许因而受到启发,他著名的“缝线”设计由多排精致的密镶宝石结构交织而成,非常复杂,并通常用作一颗宝石的镶托。芭金珍藏的一枚22.76克拉长椭圆形切割钻石指环(左下图)便是最佳例子,镶托结构复杂,但十分轻巧,既凸显钻石的美态,本身的设计亦惹人注目。

“Thread”钻石指环,JAR设计。2018年4月17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2,772,500美元
“Thread”钻石指环,JAR设计。2018年4月17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2,772,500美元
帝王托帕石、红宝石及钻石耳环,JAR设计。此拍品于2010年10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美元650,500

帝王托帕石、红宝石及钻石耳环,JAR设计。此拍品于2010年10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美元650,500


这对帝王托帕石耳环彰显JAR融合色彩和宝石的高超技艺。每边耳环都镶嵌一颗修长椭圆形帝王托帕石,另镶红宝石及钻石——在珠宝中同时采用红色、橙色和白色的手法并不常见。著名女星艾伦·芭金(Barkin)曾于2005年奥斯卡金像奖典礼上佩戴此副耳环。

伊丽莎白‧泰勒

2011年,佳士得推出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珍藏,迄今仍是拍卖史上价值最高的单一藏家珠宝珍藏。

钻石及铂金指环,JAR设计。2011年12月13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58,500美元

钻石及铂金指环,JAR设计。2011年12月13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58,500美元

上图的指环乃JAR为庆祝伊丽莎白‧泰勒70岁生辰而特别制作。铰接式心形吊饰一面以钻石拼出“E”字,背面则有一个代表无限的符号,并以铂金镶嵌。简洁而别具意义的设计,充份展示JAR运用单翻式切割钻石的高超技巧。单翻式钻石是以古老方式切割的钻石,台面及亭部各有八个琢面,折射的光芒更柔美动人。

单翻式切割宝石现已成为JAR的标志,既能升华每颗宝石的美态,也不会盖过整体设计,同时含蓄地向古董珠宝及钻石切割的历史致敬。

“Ball”钻石及彩色蓝宝石耳夹,JAR设计。2011年12月13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02,500美元

“Ball”钻石及彩色蓝宝石耳夹,JAR设计。2011年12月13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02,500美元

该场拍卖亦呈献伊丽莎白‧泰勒于2001年12月在巴黎购买的一对“Ball”彩色刚玉及钻石耳环。球形耳环配上镶嵌宝石的直纹,形成意想不到的直线与弧面组合。彩色条纹从一只耳环延伸至另一只耳环,形成不对称效果,含蓄低调,匠心独运。

莉丽‧萨夫拉(Lily Safra)夫人

2012年5月,佳士得举行希望之光:莉丽‧萨夫拉夫人珍藏系列慈善拍卖,呈献18件JAR珠宝,是拍卖史上最大型的单一藏家JAR珠宝珍藏。

红宝石山茶花胸针,JAR设计。山茶花花冠造型胸针以密镶方式镶嵌红宝石,宝石共重约173.09克拉,以金和银镶嵌,2003年制,8.0公分,法国黄金印记,配JAR特制粉红色皮革珠宝盒。2012年5月14日在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4,003,000瑞士法郎

红宝石山茶花胸针,JAR设计。山茶花花冠造型胸针以密镶方式镶嵌红宝石,宝石共重约173.09克拉,以金和银镶嵌,2003年制,8.0公分,法国黄金印记,配JAR特制粉红色皮革珠宝盒。2012年5月14日在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4,003,000瑞士法郎

上图的山茶花胸针镶嵌超过170克拉红宝石,以金和银镶嵌,但花朵却娇美动人,令人惊艳。胸针由JAR于2003年为萨夫拉夫人制作,充分体现其对细节的讲究,致力突破珠宝与雕塑之间的界限。胸针更创下JAR珠宝拍卖纪录,以430万美元成交。

碧玺及钻石花形胸针,JAR设计。胸针由镶嵌绿色及粉红色碧玺的两朵罂粟花及花蕾组成,两者以镶嵌绿色碧玺的花茎相连,花茎缠绕一颗重约37.23克拉的梨形钻石,以黄金镶嵌,1982年制,9.9公分。2012年5月14日于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1,179,000瑞士法郎

碧玺及钻石花形胸针,JAR设计。胸针由镶嵌绿色及粉红色碧玺的两朵罂粟花及花蕾组成,两者以镶嵌绿色碧玺的花茎相连,花茎缠绕一颗重约37.23克拉的梨形钻石,以黄金镶嵌,1982年制,9.9公分。2012年5月14日于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1,179,000瑞士法郎

上图的胸针同样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37.23克拉梨形钻石被镶嵌绿色和粉红色碧玺的罂粟花及花蕾环绕,边缘圆滑的蛋面碧玺与切割利落的璀璨钻石形成悦目对比。

阿勒萨尼珍藏

佳士得于2019年6月举行「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著名阿勒萨尼(Al Thani)博物馆珍藏的印度珠宝、宝石珍品及艺术杰作。

拍卖搜罗横跨四个世纪的400多件珍宝,展现十六世纪莫卧儿王朝的辉煌与传统,以至十九及二十世纪大君的奢华风尚,当中只有JAR及Bhagat两位当代珠宝设计师的作品。

“The Pink Golconda Diamond”镶嵌一颗10.46克拉淡粉红色钻石,来自印度最古老、产量最丰富的戈尔康达钻矿,配以JAR镀黑黄金及单翻式钻石镶托。戈尔康达钻石质量上乘、唯美浪漫,在市场上难得一见,因而备受皇室及宝石鉴赏家追捧。

钻石、美蛋白石、蓝宝石及钛金属胸针,JAR设计。2019年6月19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55,000美元

钻石、美蛋白石、蓝宝石及钛金属胸针,JAR设计。2019年6月19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55,000美元

JAR再次选择以钛金属制作上图的胸针,这枚栩栩如生的大象胸针饰以美好年代风格的钻石冠饰,呼应印度为王室饲养的动物佩戴珠宝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