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大型陶骆驼冥器——往生的“魂魄瓶”

唐代大型陶骆驼冥器——往生的“魂魄瓶”

专家Camille de Foresta解释逾1,000年前这对令人惊叹的骆驼陶像随墓葬主人往生的故事。它们将于12月10日在巴黎上拍

对于生活在唐代的中国人而言,没有其他动物的重要性可以与骆驼相提并论。

“它们能够负载120公斤的货物,日行30英里,因而被称作沙漠之舟。在丝绸之路上成为运输珍贵货物不可或缺的牲畜——穿过连绵数千里的崎岖险境,来到大马士革、萨马尔罕及君士坦丁堡。”佳士得巴黎亚洲艺术部专家Camille de Foresta解释道。

当骆驼无法再行走时,驼毛可以纺成又轻又暖的纱线,骆驼奶可以饮用而骆驼肉亦可食用,“驼峰尤其美味。”专家表示。

唐 陶骆驼一对。长33 ½英寸(85公分)及34 58英寸(88公分);高24 ½英寸(62公分);宽12 ½英寸(32公分)。估价:100,000 -150,000欧元。此作将于2020年12月10日在佳士得巴黎亚洲艺术拍卖中呈献

唐 陶骆驼一对长33 ½英寸(85公分)及34 5/8英寸(88公分);高24 ½英寸(62公分);宽12 ½英寸(32公分)。估价:100,000 -150,000欧元。此作将于2020年12月10日在佳士得巴黎亚洲艺术拍卖中呈献

因此唐代贵族在挑选墓葬品时,亦常常选择骆驼。

“社会上流阶层与贵族会在墓葬中安放大量陶俑,作为自己往生后的仆佣,如士兵、乐师、仕女、奴婢、酒商等,甚至还有打马球俑——当然也少不了骆驼的踪影。这些陪葬物品被称作‘冥器’。”专家如是说。

随着时间推移,贵族们争相将墓葬品数量增多,有时竟为一座坟墓委托制造数百件冥器——直至742年一条禁奢律出台,方才以死者身份不同而严格限制冥器数量。譬如三品以上官员仅可陪葬冥器90件。

“我十分喜爱骆驼张开的大口,可见它们灵活的长舌和硕大的牙齿”——专家Camille de Foresta
“我十分喜爱骆驼张开的大口,可见它们灵活的长舌和硕大的牙齿”——专家Camille de Foresta

佳士得巴黎将于12月10日在拍卖中推出一对陶骆驼,尽管我们无法得知具体有多少件冥器与这对骆驼一同下葬,但可以根据骆驼推断墓葬主身份。

“墓葬主人一定身家丰厚,因为我在佳士得没有见过比这更大的唐代骆驼,而且成双成对,极其罕见。”专家感叹道。“我相信它们属于在丝绸之路上成功发家的商人,他应该尤其喜爱骆驼,因为它们是帮助他致富的重要伙伴。”

“大型博物馆珍藏中有不少知名唐代陶骆驼,但我没有见过任何一对尺寸如此硕大、姿势如此特别的骆驼。”

中空的陶器乃将黏土覆于模具表面上制成;两头骆驼的尺寸和形态有细微差别,证明它们来自两个不同模具。而蹄子和眼部的细节则是烧制前在湿黏土表面刻成。

陶像表面的土质颜料表明骆驼在烧制完成后,表面再添一层颜料,令其更加栩栩如生。专家指出,“长长的鬃毛曾以颜料提亮过。”

“我见过几乎所有的唐代骆驼都是站姿。谁知道这对骆驼的主人为何令其坐卧于地,但这种情况十分少见。它们彷佛在休息。”她继续说道。

其它唐代骆驼雕像一般都负载着装满布匹、玉器、竹子、香料或茶叶的包袱,或是有骑手跨坐身上,但这一对骆驼却十分简洁,独具风格。“我十分喜爱骆驼张开的大口,可见它们灵活的长舌和硕大的牙齿。”专家笑说。“它们好像在冲着天空嘶吼。”

著名考古学家马克斯·马洛温爵士曾经将一尊骆驼冥器塑像送给妻子阿加莎·克里斯蒂,纪念二人一同走过丝绸之旅的美好回忆

学界于1870年代开始注意到骆驼冥器,当时中国为修建铁路而发掘出不少古墓。1910年在伦敦伯灵顿美术俱乐部(Burlington Fine Arts Club)举行的中国瓷器展览中便包括一尊“米白色陶器,红色颜料”的骆驼。

骆驼陶像不久后便风靡欧洲:1916年,安东尼·古斯塔夫·德·罗斯柴尔德(Anthony Gustav de Rothschild,1887-1961)以135元英镑的高价买下一件骆驼冥器,而著名考古学家马克斯·马洛温爵士(Sir Max Mallowan,1904-1978)亦曾经将一尊骆驼冥器塑像送给妻子、英国著名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女爵士(Dame Agatha Christie,1890-1976),纪念二人一同走过丝绸之旅的美好回忆。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1883-1971)在巴黎康朋街的公寓中也摆放了两件骆驼陶像

“大型博物馆珍藏中有不少知名唐代陶骆驼,比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大英博物馆阿什莫林博物馆费城艺术博物馆等,但我没有见过任何一对尺寸如此硕大、姿势如此特别的骆驼,它们可谓独树一帜!

此对陶骆驼将于12月5至9日间在佳士得巴黎展出,12月10日在亚洲艺术拍卖中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