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如何在《莫斯梅半身像》的素描中找到“清晰触感”

梵高如何在《莫斯梅半身像》的素描中找到“清晰触感”

这幅绘于梵高艺术生涯创意最澎湃的时期极富表现力的素描,将于3月1日在纽约拍卖中亮相

1888年2月,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离开巴黎,移居普罗旺斯大区的阿尔勒。他希望逃离令人精神萎靡的首都,享受与优美大自然相伴的田园生活。

梵高深受日本文化吸引,甚至可以说是无法自拔,并将普罗旺斯幻想成“相当于日本”的乌托邦。他认为,日本是一片未被资产阶级价值观所玷污的纯净而古老的土地。 

虽然梵高从未踏足远东,但却被十九世纪下半叶席卷欧洲的日本主义热潮迷倒。在巴黎,他每日在法国著名日本艺术品商人西格弗莱德‧宾(Siegfried Bing)的店里流连忘返,仔细研究和选购浮世绘这种木刻版画

梵高也非常喜欢皮埃尔·洛蒂(Pierre Loti)的小说《菊夫人》,这本小说于1887年底出版,甫推出便广获好评。故事讲述一名日本女子与一名驻守在长崎的法国海军军官之间的婚姻。

这本小说其后成为普契尼(Puccini)著名歌剧《蝴蝶夫人》及梵高四幅作品的灵感来源,其中一幅画作将于3月1日在佳士得纽约的家族珍藏:梵高到佛洛伊德的纸上作品拍卖中推出。

文森特‧梵高(1853-1890),《莫斯梅半身像》,1888年作。油彩 画布。整体:73.3 x 60.3公分(28⅞ x 23¾英寸)。切斯特·戴尔珍藏。华盛顿国家艺廊提供
文森特‧梵高(1853-1890),《莫斯梅半身像》,1888年作。油彩 画布。整体:73.3 x 60.3公分(28⅞ x 23¾英寸)。切斯特·戴尔珍藏。华盛顿国家艺廊提供

在1888年7月底,梵高创作了《莫斯梅半身像》油画,作品名字“Mousmé”来自洛蒂创造的一个词语,用来形容类似女主角菊子的日本年轻女性(洛蒂似乎根据“女儿”的日语(Musumé)创出“Mousmé”一字)。

此画作现藏于华盛顿国家艺廊,描绘一位姿态端庄的年轻女子,她身穿红色和紫色条纹紧身上衣,蓝色裙子缀有橙色圆点,背后一片浅淡的维罗纳绿色。

《莫斯梅半身像》的出众之处,在于其丰富多姿的色彩,但令其更加独特的是,梵高在完成画作后数天,绘画了一幅相同题材的素描,而且可能更加令人惊艳。梵高本人肯定也如此认为,因为他在信中向弟弟提奥(Theo)表示,油画缺乏素描的“清晰触感”。

这幅即将登上拍场的素描放大了人物的比例,只刻划了模特儿的头部和上半身,让梵高得以更仔细地探索这位神秘女子脸上的空灵之美。

文森特‧梵高(1853-1890) ,《莫斯梅半身像》,1888年作。芦苇笔 褐色墨水 纸本。12½ x 9½英寸(31.3 x 23.9公分)。此作将于3月1日在佳士得纽约家族珍藏:梵高到佛洛伊德的纸上作品拍卖中呈献

文森特‧梵高(1853-1890) ,《莫斯梅半身像》,1888年作。芦苇笔 褐色墨水 纸本。12½ x 9½英寸(31.3 x 23.9公分)。此作将于3月1日在佳士得纽约家族珍藏:梵高到佛洛伊德的纸上作品拍卖中呈献

油画里的强烈色彩对比,被各种线条、圆点和影线取代,营造出交替的深浅色调,与颜料塑造的效果同样悦目。

背景由一堆圆点组成,为画作注入动感和力量,而一连串细致的影线则在女孩的脸上营造出细腻的光影效果。犹如车轨般的修长笔触,则描绘出紧身上衣的条纹。

这些笔迹迷人交错,于纸上交融,勾勒出这位神秘少女的面貌。

“我相信此刻专注绘画素描是正确的决定……几乎从未失败”——文森特‧梵高

画中人到底是谁?多年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她是当地一位磨坊主人的女儿。贝尔纳德特‧墨菲(Bernadette Murphy)在其著作《Van Gogh’s Ear: The True Story》里,表示模特儿可能是梵高清洁工的侄女Thérèse Mistral,但却无从确认她的身份。

不过,她的身份其实不太重要,因为油画和素描都并非肖像画。梵高在7月29日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表示,自己只是回应洛蒂的小说。“如果你知道什么是莫斯梅(mousmé)(若你读过《菊夫人》就会知道),我刚绘画了一幅……我画的是一名普罗旺斯女孩,大约12或14岁。”

1888年夏天,这幅素描在梵高的创作中扮演比以往更加重要的角色。他认真地创作了多幅纸本杰作,但只有少数能超越这幅《莫斯梅半身像》。此幅素描不再仅仅是其创作过程的准备环节,而是一种独立的表达方式。

正如他对提奥表示︰“我相信此刻专注绘画素描是正确的决定……几乎从未失败。”

梵高合共绘画了三幅《莫斯梅半身像》素描,包括即将拍卖的一幅和完成度较低的两幅(现分别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及莫斯科普希金国家美术博物馆)。

即将于纽约拍卖中推出的作品以芦苇笔和墨水绘制,是梵高于1888年7月底至8月初完成的12幅素描之一。这些作品均对刚完成的油画重新作出演绎,著名的例子包括《步兵》(现藏于纽约古根汉美术馆)和《约瑟夫·鲁林肖像》(现藏于洛杉矶盖蒂博物馆)。

梵高曾把这12幅素描赠予身处法国布列塔尼的朋友约翰·罗素(John Russell),希望能暗中鼓励对方购买一幅保罗·高更(Paul Gauguin)的画作。若同样身处布列塔尼的高更能卖出画作,便能负担火车票,前往阿尔勒与梵高会合。

虽然梵高的策略没有奏效,但高更很快便设法筹得旅费,并于10月开始与梵高同住。

梵高非常高兴,因为他一直希望与高更在阿尔勒建立类似日本僧团(梵高透过《菊夫人》认识的意念)的艺术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