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尔基奥尔·洛尔可(152627-1588年后),《阿尔布雷特‧丢勒肖像》(局部)。印版165 x 99毫米,纸张166 x 99毫米。此作于2019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版画拍卖中售出,成交价3,750美元

有关阿尔布雷特‧丢勒的十大要点

Alastair Smart带领我们回顾阿尔布雷特‧丢勒(Albrecht Dürer)的生平。丢勒堪称艺术史上最出色的版画家,亦将文艺复兴带到北欧,更画下那幅经典的犀牛作品

  • 1
  • 他于13岁时已开创先河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年5月生于德国纽伦堡,是阿尔布雷特(Albrecht)与芭芭拉‧丢勒(Barbara Dürer)的18名子女之一(其兄弟姐妹大多夭折,只有三人长大成人)。父亲老阿尔布雷特是一位成功的金匠,拥有匈牙利血统,年轻的丢勒曾跟随父亲学艺,后来决定投身艺术创作。

丢勒年幼时已崭露天赋。在1484年以银尖笔绘成的《自画像》中,他将自己描绘成眼神纯真、脸颊圆润的男孩。这是现存最早的欧洲艺术大师自画像真迹,当时他只有十多岁。

  • 2
  • 丢勒的家乡曾是欧洲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纽伦堡位于神圣罗马帝国——亦即欧洲——的中心,是经济和制造业枢纽,当地的大批金属制品工人利用邻近萨克森和波希米亚开采出的银和铜,制成奢华实用的生活物品。这里也是人文主义思想的大熔炉,孕育出威利博尔德‧皮尔克海默(Willibald Pirckheimer)、康拉德‧策尔蒂斯(Konrad Celtis)和腓力·墨兰顿(Philipp Melanchthon)等名人。由于纽伦堡的印刷厂林立(令宗教改革的信息得以迅速广传),因此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称之为“德国的耳目”。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1528),《启示录四骑士》,出自《启示录》。木板:388 x 280毫米;纸张:429 x 305毫米。此作于2019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12,500美元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1528),《启示录四骑士》,出自《启示录》。木板:388 x 280毫米;纸张:429 x 305毫米。此作于2019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12,500美元

虽然纽伦堡看似非常现代开明,但仍然保留一股哥德式的中世纪气息,而丢勒从1498年起创作的奇幻木刻版画系列《启示录》亦体现这一点。当时,世纪末的来临引发不少关于世界末日的谣言,彗星、日食、洪水和瘟疫也被视为末日的先兆。《启示录》描绘的场景来自《约翰的启示录》,令当时的末世气氛更加浓厚。

  • 3
  • 他将文艺复兴带到北欧

丢勒一生四处游历,定期到海外不同地方寻找灵感和委托人。他从1490至1494年展开第一趟称之为“奇观之年”(wanderjahre) 的重要旅行,先后到访法兰克福、巴塞尔和其它地方。期间他曾短暂返回纽伦堡结婚(父亲安排他迎娶当地富商的女儿艾格尼丝•佛雷)。婚礼过后,丢勒再次展开另一段旅程,这次要跨越阿尔卑斯山前往威尼斯。

他在威尼斯看到安德烈亚·曼特尼亚(Andrea Mantegna)和乔瓦尼·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的作品(特别是前者的裸体雕塑和后者的圣母像),深感着迷。在随后数十年里,丢勒在意大利建立了不错的声望,即便是向来鄙视托斯卡纳以外、遑论意大利以外艺术家的艺术史学家乔尔乔‧瓦萨里(Giorgio Vasari),亦称赞丢勒的“美妙幻想和创造力”。

阿尔布雷特‧丢勒,《忧郁I》(B. 74; M., Holl. 75; S.M.S. 71)。雕刻版画,1514年作。此作于2013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30,500美元

阿尔布雷特‧丢勒,《忧郁I》(B. 74; M., Holl. 75; S.M.S. 71)。雕刻版画,1514年作。此作于2013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30,500美元

  • 4
  • 他是一位出色的画家,更是史上首屈一指的版画大师

丢勒的绘画作品以肖像画、祭坛画和私人宗教画作为主。(他从威尼斯跨越阿尔卑斯山回国途中,也画了一系列地形水彩画,有人认为这些作品是艺术史上第一批纯粹的风景习作)不过,他最享负盛名的作品却是开创先河的木刻和雕刻版画。

阿尔布雷特‧丢勒,《亚当与夏娃》(B., M,. Holl. 1; S.M.S. 39)。雕刻版画,1504年作。 此作于2013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62,500美元

阿尔布雷特‧丢勒,《亚当与夏娃》(B., M,. Holl. 1; S.M.S. 39)。雕刻版画,1504年作。 此作于2013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62,500美元

在丢勒其中一幅名作《亚当与夏娃》中刻画着世上第一对爱侣在堕落前的完美形象,他们以近乎对称的姿态站在知善恶树两旁。亚当的造型灵感来自最近在罗马附近出土的希腊雕塑《观景殿的阿波罗》(1489年)。作品中雕刻人物皮肤及树皮不同质感的细节和细腻线条均展现出丢勒前所未有的创作方式。

  • 5
  • 他在1513至1514年间创作三幅获誉为“大师级版画”的雕刻版画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1528),《天使手中的面纱》。印版:187 x 135毫米;纸张:195 x 143毫米。此作于2019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5,000美元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1528),《天使手中的面纱》。印版:187 x 135毫米;纸张:195 x 143毫米。此作于2019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5,000美元

在大约12个月里,丢勒完成了三幅极其精美的“大师级版画”作品,描绘独自身处极具象征意义环境里的三位人物:《书房中的圣杰洛姆》描绘了圣杰洛姆安静工作的场景;《忧郁I》中,丢勒刻画了一名长有翅膀的悲伤女子,她单手托腮,面部沮丧,淋漓尽致地展现“忧郁”情绪;《骑士、死神与魔鬼》则描绘基督教骑士骑马穿越德国森林的场景。

阿尔布雷特‧丢勒,《骑士、死神与魔鬼》,1513年作。雕刻、直纹纸。此作于2017年1月2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87,500 美元

阿尔布雷特‧丢勒,《骑士、死神与魔鬼》,1513年作。雕刻、直纹纸。此作于2017年1月2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87,500 美元

在《骑士、死神与魔鬼》中,骑士在面对可怕的死神和山羊脸孔的魔鬼时,仍能保持冷静、继续前进,紧握缰绳、确保马匹平稳前行。这幅作品歌颂了一位勇敢的日耳曼英雄,深受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喜爱。

  • 6
  • 他是神圣罗马皇帝最喜爱的艺术家

1509年,年近不惑的丢勒获任命为纽伦堡大议事会成员,足见其社会地位不断提升。他也在1512年左右成为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御用画家。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希望成为品味独到的艺术赞助人,并将他的历史事迹流传后世。

他意识到当时流行的木刻版画能够助其实现目标,于是委托丢勒创作大型的《凯旋门》,以在帝国内展示。作品由多个场景组成,歌颂马克西米利安在战场上的英勇事迹,表面积足有10平方米(357公分x295公分),是史上最大型的木刻版画之一。

  • 7
  • 他描绘的犀牛是艺术史上最著名的动物作品之一

丢勒身处大航海时代。当时西班牙航海家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án Cortés)与其余征服者正在占领新世界,并为查理五世带回异国的战利品(武器、珠宝和纺织品等),成为欧洲热话。1520年8月,丢勒在到访布鲁塞尔的旅程中看到一批中部美洲宝物,根据他的游记,他表示自己“一生中从未见过像这些美妙的工艺品般……令我如此欣喜的东西”。



大约在同一时期,葡萄牙探险家将一头犀牛从印度运到欧洲,献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引起更大的轰动。虽然丢勒没有亲眼看到这头犀牛,但他决定趁着这股热潮,根据里斯本一位德国商人的一张素描制作犀牛的木刻版画。他的版本加入大量创意想象的细节,包括像盔甲一样的皮肤皱褶,务求激发观赏者的想象力。

  • 8
  • 他创造了艺坛最独特的签名

丢勒深明保持个人风格的重要意义——现代人称之为“品牌”。1490年代中期,他开始在作品加上自己的姓名缩写。“AD”这个花押字变得备受推崇,也非常珍贵,因此不少抄袭其作品的艺术家也会经常伪冒他的签名。丢勒甚至将抄袭其作品的博洛尼亚的马尔坎托尼奥‧雷梦迪(Marcantonio Raimondi)告上法庭,成为艺术史上第一场版权诉讼。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1528),《巴比伦的妓女》,来自《启示录》。印版及纸张:391 x 282毫米。此作于2019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87,500美元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1528),《巴比伦的妓女》,来自《启示录》。印版及纸张:391 x 282毫米。此作于2019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87,500美元

  • 9
  • 他既是艺术家,也是作家

丢勒在晚年时逐渐减少创作,反而花更多时间撰写关于艺术的书籍。自从他第一次到访意大利后,便一直提倡“文艺复兴美学”,主张神圣的和谐和比例。(甚至有人认为,他在1505年第二次到访意大利,是希望发掘威尼斯艺术家雅各布‧德巴尔巴里(Jacopo de’ Barbari)的秘密,据说后者发现了一套完美的量度和比例系统。)

丢勒在第一本著作《圆规、直尺测量法》(Instructions for Measuring with a Compass and Ruler,1525年作)中,深入探究透视法。他认为艺术并非一门普通的手艺,而是建基于理论的崇高成就。

  • 10
  • 他逝世后依然备受尊崇

1521年,丢勒在去往荷兰旅行时染病(可能是慢性疟疾),自此经常发烧,不得不多次向医生求诊。他于1528年去世,享年56岁。朋友皮尔克海默为他撰写墓志铭:“这座土丘之下,是阿尔布雷特‧丢勒的凡尘躯体”。

据说,其他朋友在丢勒下葬后数天,偷偷挖出他的尸体,为他的面容和手造作石膏模型。朋友更在他弥留之际剪下他的一缕头发,像圣人的遗物一样送往斯特拉斯堡,交给他以前的学生汉斯·巴尔东(Hans Baldung)。这缕头发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学院的一个银制圣物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