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尼‧艾伯斯渥斯在家中与(左)阿希尔‧戈尔基(1904-1948年)《林肯太太,午安》,1944年。油彩 画布。30 x 38吋 © 2018 The Arshile Gorky  Foundation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纽约;及(墙上)爱德华‧霍普(1882-1967年)《中餐厅(杂碎)》,1929年。32 x 38吋 © 2018

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亮相佳士得

在此无与伦比的美国现代艺术私人珍藏即将亮相之际,让我们细探巴尼‧艾伯斯渥斯(Barney A. Ebsworth)非顶尖逸品不选的决心,以及来自霍普、舍勒、欧姬芙、德‧库宁、波洛克等大师的经典之作

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Barney A. Ebsworth Collection)是收藏史上的一大成就,彰显二十世纪美国艺术的兴起及发展。然而,法国的大西洋海岸才是这个非凡组合的起源之地。

艾伯斯渥斯(1934-2018年)在其自传中透露:「其实,我对艺术的兴趣始于1957年。当时我并非艺术鉴赏家。我参观[罗浮宫]是因为那里是巴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我在馆内所见的事物,深深改变了我。」

艾伯斯渥斯当时在美国军队服役,在完成基本训练后「极度希望前往法国」。 他在大学时读过普鲁斯特(Proust)的作品,点燃了他对这个国家的热爱。步下那班从德国出发的火车的一刻,他指自己就如「踏足历史悠久的迷人领域」。

他的首趟巴黎之旅仅仅为期三天,但足以成为其一生的关键时刻。他忆述自己穿梭于罗浮宫各个展览,「如何被伟大的艺术作品所包围,令他心存敬畏」。这令他留下深刻印象,离开后一直希望认识「每幅画作、其创作时段乃至相关的艺术家。」

艾伯斯渥斯充分展现了他的探究精神及对知识的渴求,有空便前往当地图书馆了解上个周末所欣赏的艺术品,并为下次博物馆之旅作准备。他说:「我没有接受过导师的培训,也没上过正式课程,我只是通过阅读和观察来学习艺术史。我的双眼,便是我的导师。」

「地产界最讲求三大重点:地段、地段和地段。对我来说,收藏艺术品则讲求品质、品质和品质。」——巴尼‧艾伯斯渥斯

巴黎不仅让艾伯斯渥斯发现自己对艺术的热爱,在1956年的新年前夕,他更于USO派对上遇到19岁的法国少女玛田‧迪维斯媚(Martine deVisme),二人在午夜时分开始共舞。他在多年后写道:「我当时从未想过她会成为我的妻子。」

他们于1958年3月结婚,艾伯斯渥斯与妻子回到美国圣路易斯,并诞下女儿克里斯蒂安(Christiane)。与此同时,他在旅游业界迈出成功事业的第一步,买下一家小型旅游公司,并逐步发展成国际公司INTRAV,在世界各地举办奢华旅行团。他的事业稳步上扬,对艺术的热爱亦有增无减。

艾伯斯渥斯说:「没有人一开始便是收藏家。当你买了一些喜欢的东西,大概八到十件,然后有人跟你说:『你的收藏真棒。』此时你才会发现自己的确拥有一个收藏系列。」他的收藏之旅始于十七世纪的荷兰画作和日本书画,直至1971年前往鹿特丹公干时的一次晚餐会谈,令他的收藏有了截然不同且更加明确的方向。

巴尼‧艾伯斯渥斯在其西雅图寓所,又名「美国之地」,身后是加斯顿‧拉谢 (Gaston Lachaise )(1882-1935年)的作品 《站立的女子》,1932年。铜雕。高88 ½吋。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照片: Brian Smale

巴尼‧艾伯斯渥斯在其西雅图寓所,又名「美国之地」,身后是加斯顿‧拉谢 (Gaston Lachaise )(1882-1935年)的作品 《站立的女子》,1932年。铜雕。高88 ½吋。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照片: Brian Smale

艾伯斯渥斯获邀鉴赏一个网罗林布兰(Rembrandt)、哈尔斯(Frans Hals)等古典大师画作的私人珍藏。他意识到自己的藏品无法与之媲美,于是回家后和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St. Louis Art Museum)时任馆长查尔斯‧巴克利(Charles Buckley)会面。

艾伯斯渥斯忆述:「[巴克利]建议法国印象派画作,我告诉他我买不起。他再提议巴黎画派,我也直说自己负担不起。于是,他提出了美国印象派,我问道:『这是甚么?』不知怎的,我们便谈到美国现代主义,这就是我整个收藏的起源。」

艾伯斯渥斯认同应从垃圾箱画派(Ashcan School)开始收藏,这些二十世纪早期的画家以纽约日常生活场景为题,成员包括罗伯特‧亨利(Robert Henri)威廉‧格拉肯斯(William Glackens)埃弗雷特‧希恩(Everett Shinn)乔治‧卢克斯(George Luks)约翰‧斯隆(John Sloan)

艾伯斯渥斯说:「地产界最讲求三大重点:地段、地段和地段。对我来说,收藏艺术品则讲求品质、品质和品质。我宁可重质不重量。」

他发誓只选购最佳精品,或者「现在(而非日后某个时候)能挂在博物馆墙上的杰作」。艾伯斯渥斯的另一原则是,他只会购置已经去世的艺术家的作品,以便他从整个艺术珍藏系列作出选择,并且专注于作品本身而非艺术家。他解释:「最重要的是我能从作品看到甚么,以及与同一艺术家的其他创作相比较,我对该作品的理解又有多少。」

威廉‧詹姆斯‧格拉肯斯(1870-1938年), 《拉法叶咖啡厅(凯‧刘雷尔肖像)》,1914年作。油彩 画布。32 x 26吋(81.3 x 66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威廉‧詹姆斯‧格拉肯斯(1870-1938年), 《拉法叶咖啡厅(凯‧刘雷尔肖像)》,1914年作。油彩 画布。32 x 26吋(81.3 x 66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艾伯斯渥斯在1972年创立了皇家邮轮公司(Royal Cruise Line),同年他和巴克利注意到威廉‧格拉肯斯1914年的作品《拉法叶咖啡厅(凯‧刘雷尔肖像)》(上图)于纽约公开拍卖。他指自己对作品「一见钟情」。

该场拍卖亦呈献了查尔斯‧伯奇菲尔德(Charles E. Burchfield)的精采水彩画作,这促使艾伯斯渥斯展开新一轮的研究。「在仅仅一小时的速成班中,我便认定此作绘于他的最佳时期,如符合预算,我就买下。」结果,他离开纽约时,已是这两幅画作的新主人。

爱德华‧霍普(1882-1967年),《中餐厅(杂碎)》,1929年作。油彩 画布。32 x 38吋(81.3 x 96.5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爱德华‧霍普(1882-1967年),《中餐厅(杂碎)》,1929年作。油彩 画布。32 x 38吋(81.3 x 96.5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艾伯斯渥斯在下一场拍卖购藏了查尔斯‧舍勒(Charles Sheeler)的三件画作。随后,他再添购了斯图尔特‧戴维斯(Stuart Davis)阿尔伯特‧比尔施塔特(Albert Bierstadt)的小型画作,直至发现自己身处另一个两难局面:要选择二十世纪初期还是十九世纪的艺术品?他最终选择了前者。

斯图尔特‧戴维斯(1892-1964年),《街上静物》,1941年作。油彩 画布。10⅛ x 12⅛ 吋(25.7 x 30.8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斯图尔特‧戴维斯(1892-1964年),《街上静物》,1941年作。油彩 画布。10⅛ x 12⅛ 吋(25.7 x 30.8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巴克利深得艾伯斯渥斯的信任,并鼓励他聚焦于美国现代主义的名家,如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查尔斯‧德穆斯(Charles Demuth)约瑟夫‧斯特拉(Joseph Stella)和查尔斯‧舍勒。他还向艾伯斯渥斯介绍了多位著名画商,如琼‧沃什伯恩(Joan Washburn)、安托瓦内特‧卡沃西亚(Antoinette Kraushaar)和维珍尼亚‧扎布里斯基(Virginia Zabriskie)。

巴克利向艾伯斯渥斯建议在预算之内,建立一个云集十二大美国现代主义画作的系列。如果他发现有第13幅画作较现有藏品更佳,便应将现有作品卖掉,去旧迎新。不过,艾伯斯渥斯在短短一年之间,已经购下第13、14和15件珍品。

查尔斯‧舍勒(1883-1965年),《猫步》,1947年作。24 x 20吋(61 x 50.8公分)。作品于2018年11月在「美国之家: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上登场

查尔斯‧舍勒(1883-1965年),《猫步》,1947年作。24 x 20吋(61 x 50.8公分)。作品于2018年11月在「美国之家: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上登场

下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在1973年举行的伊迪丝‧格雷戈尔‧哈尔珀特珍藏(The Estate of Edith Gregor Halpert)拍卖。她是Downtown画廊的拥有者,亦是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去世后,美国现代主义作品的一大重要画商。艾伯斯渥斯其后承认,他本来计划购下全部20幅画作,但最终他花了150万美元,投得一件此前曾以35,000美元拍出的作品。

在此次拍卖中,他不敌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未能投得约翰‧马林(John Marin)的水彩画,却成功以47,000美元成功竞投乔治亚‧欧姬芙的《黑、白、蓝》。随后,他认识了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 Museum of Art)馆长劳埃德‧古德里奇(Lloyd Goodrich)。他曾于1970年为欧姬芙策划回顾展,古德里奇向他表示,自己认为1930年的抽象油画是「欧姬芙的最佳画作」。

乔治亚‧欧姬芙(1887-1986年),《尖角和羽毛》,1937年作。油彩 画布。9 x 14吋(22.9 x 35.6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乔治亚‧欧姬芙(1887-1986年),《尖角和羽毛》,1937年作。油彩 画布。9 x 14吋(22.9 x 35.6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艾伯斯渥斯写道:「我理解乔治亚的作品,是因为我能以欧洲人的眼光看待美国艺术家。欧洲人早于美国人以前,便能理解这种艺术。我们仍存在文化自卑感,认为所有伟大的艺术作品均来自欧洲。」

乔治亚‧欧姬芙(1887-1986年),《百福特‧德莱尼》,1943年作。木炭 纸本。24¾ x 18½吋(62.9 x 47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乔治亚‧欧姬芙(1887-1986年),《百福特‧德莱尼》,1943年作。木炭 纸本。24¾ x 18½吋(62.9 x 47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艺术才开始蓬勃,著名艺术家包括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乔治亚的作品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没有其他人的影子,是纯粹的美国风格。」艾伯斯渥斯与欧姬芙建立起长久友谊,他迎娶第二任妻子帕特里夏(Patricia)时,欧姬芙更在新墨西哥州的阿比基家中担任二人的证婚人。

艾伯斯渥斯对自己购下的美国现代主义佳作非常满意,转而把目光投向抽象表现主义大师的博物馆级作品,延续他对独特创意实验的追寻,欧洲经典传统被搁在一旁,并由大胆崭新的民族认同精神所取替。

威廉‧德‧库宁(1904–1997年),《女人风景》 ,1954-1955年作。油彩 木炭 画布。65½ x 49⅜吋(166.3 x 125.4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威廉‧德‧库宁(1904–1997年),《女人风景》 ,1954-1955年作。油彩 木炭 画布。65½ x 49⅜吋(166.3 x 125.4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艾伯斯渥斯在2010年时曾告诉佳士得:「我当时想做的就是将自己的美国现代主义系列收藏,变成美国二十世纪系列。我亦从那时开始有兴趣购买法兰兹‧克莱因(Franz Kline)、德‧库宁、波洛克、 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沃荷(Warhol)霍克尼(Hockney)的作品。」

历史学家布鲁斯‧罗伯逊(Bruce Robertson)认为:「美国最伟大的行为,以及最原始的创作,肯定便是美国本身。」艾伯斯渥斯珍藏带来独特而强烈的国家情怀,并通过霍普、欧姬芙、波洛克、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法兰兹‧克莱因、德‧库宁等远见卓识的大师一一体现。罗伯逊称:「这正是单一伟大珍藏的价值所在。」

杰克逊‧波洛克(1912-1956年),《红色笔触的构成》,1950年作。油彩  瓷漆  铝漆 画布。36⅝ x 25⅝吋(93 x 65.1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杰克逊‧波洛克(1912-1956年),《红色笔触的构成》,1950年作。油彩  瓷漆 铝漆 画布。36⅝ x 25⅝吋(93 x 65.1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艾伯斯渥斯表示:「凭借运气、时机和钻研,我得以成就这一现存最优秀的美国现代主义画作私人珍藏。」此珍藏曾于1987至1988年作巡回展览,地点包括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檀香山艺术学院(Honolulu Academy of Arts)和波士顿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2000年又举行第二次巡展,地点包括国家艺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和西雅图艺术博物馆(Seattle Art Museum)。

埃利‧纳德尔文(Elie Nadelman)(1882-1946年),《舞者》,约1916-17年作。铜雕 棕色铜锈。高29½吋(74.9公分),底座高1½吋(3.8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埃利‧纳德尔文(Elie Nadelman)(1882-1946年),《舞者》,约1916-17年作。铜雕 棕色铜锈。高29½吋(74.9公分),底座高1½吋(3.8公分)。此拍品于2018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中呈献。

这个系列在众多方面反映了巴尼‧艾伯斯渥斯本身艺术品味的鉴赏之旅。查尔斯‧巴克利写道:「对巴尼而言,购买此时期的美国艺术品是个人承诺和发现的一大力证。尽管认识巴尼的人也清楚知道收藏为他带来的乐趣,但巴尼最大的满足感,相信是来自从这些绘画和雕塑一起的生活中所学到的东西。」

艾伯斯渥斯秉承亨利‧克莱弗里克(Henry Clay Frick)、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Isabella Stewart Gardner)和阿尔伯特‧巴恩斯(Albert C. Barnes)等美国收藏名家的传统,视自己的宅邸为艺术与建筑之间的对话。此大宅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市郊,由知名建筑师吉姆‧奥尔森(Jim Olson)设计,是他与第三任妻子帕米拉(Pamela)
的居所。国家艺廊策展人富兰克林‧凯利(Franklin Kelly)曾写道:「历史上,曾有无数大宅汇聚伟大的艺术,但从一开始便以艺术为核心元素构建的房屋,实在为数不多。」

在巴尼‧艾伯斯渥斯的艺术收藏生涯中,他十分重视把大宅开放予不同的博物馆团体、学术和艺术教育项目,让更多人可亲眼鉴赏并亲身体验艺术作品。他深信在其一生自己只是这些杰作的保管者,因此应该让那些有兴趣学习和真正体验艺术的人们和他一样,能亲身接触这些艺术杰作。

巴尼‧艾伯斯渥斯获誉为「全球200大收藏家」以及「美国百大收藏家」,并担任西雅图艺术馆(Seattle Art Museum)、檀香山艺术馆(Honolulu Museum of Art)、圣路易斯艺术馆(St. Louis Art Museum)、华盛顿国家艺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史密森尼美国艺术馆(Smithsonian American Art Museum)、位于圣路易斯艾伯斯渥斯公园(Ebsworth Park)的弗兰克‧洛伊‧莱特之家(Frank Lloyd Wright House)和劳梅尔雕塑公园(Laumeier Sculpture Park)的董事会成员或受托人。多年来,他向西雅图艺术馆(Seattle Art Museum),以及其他博物馆和慈善机构慷慨捐赠多件美国早期重要作品。    

当他回顾曾和自己一生共处的艺术珍品时说:「这并不关乎拥有个别作品。重点是因收藏而来的情感和知识体验:使我的人生充满光辉,更显丰盛。」

艾伯斯渥斯于2018年4月去世,去世时身边有他的第四任妻子丽贝卡(Rebecca)和女儿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