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時的迪拜天際線。照片:Alamy Stock Photo

迪拜藝術博覽會:「這個城市活力澎湃」

迪拜的文化生活正在蓬勃發展,從繪畫、藝術裝置到非同質化代幣(NFT)的展覽,反映了當地居民的多元面貌,而迪拜的年度藝術盛事更雲集全球幾乎所有國家的藝術家傑作

迪拜現正成為焦點所在。佳士得中東區主席Michael Jeha表示:「這個城市活力澎湃。在過去12個月內,市內的氣氛出現非常明顯的轉變,大家再次外出,地產市場暢旺,亦出現新一代的年輕藏家和龐大的加密貨幣社群。」

大量人口湧入迪拜的原因之一,是政府近期推行黃金簽證等計劃,以及迪拜相對寬鬆的防疫政策。(截至2021年9月,阿聯酋約80%成年人口已經完成接種疫苗。)

Michael Jeha指:「迪拜比其他地方更早開放,許多人為了避開本國的限制而前往迪拜,當中大部分人最終決定留下來,形成更富活力的社區。」

「如果我們想吸引國際社會,便不能僅僅模仿西方的博覽會」—迪拜藝術博覽會藝術總監Pablo del Val

迪拜多姿多彩的藝術和文化展覽,正好反映當地人口的多元化面貌(僑民約佔人口的85%)。除了大量現代和當代中東藝術外,也能看到幾乎所有國家及城市的藝術家傑作。

賈米爾藝術中心於2018年開幕,展出中東和國際當代藝術,鞏固了迪拜作為繁榮文化中心的地位。阿薩卡藝術區的發展亦是如此,現時區內匯聚了各式各樣的本地和國際藝廊、表演藝術組織、設計工作室、創意企業和社區空間。

位於阿薩卡藝術區、由OMA設計的多用途藝術空間「Concrete」。藝術品:《在我們等待的時候》,2017年作,建築師埃利亞斯和尤瑟夫‧阿納斯塔斯作。照片:Musthafa Aboobacker。由阿薩卡藝術區提供
位於阿薩卡藝術區、由OMA設計的多用途藝術空間「Concrete」。藝術品:《在我們等待的時候》,2017年作,建築師埃利亞斯和尤瑟夫‧阿納斯塔斯作。照片:Musthafa Aboobacker。由阿薩卡藝術區提供

同樣位於區內的Alserkal Arts Foundation是由阿薩卡(Alserkal)家族創立的非贏利組織,致力支持公共藝術委託項目、駐場藝術家、研究和教育項目。

Michael Jeha認為:「這些項目真正鞏固了迪拜作為全球藝術中心的地位。當地居民現在已經習慣參觀展覽,並在商業和社區層面與藝術互動。」

由迪拜文化藝術局與Art Dubai Group攜手於2020年成立的Dubai Collection,也對推動迪拜的創意經濟發展貢獻良多。這項計劃與當地贊助人合作推行,他們將藏品借予Dubai Collection作公開展覽,拉近民眾與藝術和藝術家之間的距離。

迪拜阿提哈德博物館「When Images Speak」展覽的現場照片。照片:由 Dubai Collection提供
迪拜阿提哈德博物館「When Images Speak」展覽的現場照片。照片:由 Dubai Collection提供

去年11月,Dubai Collection於阿提哈德博物館為首場實體展覽「When Images Speak」揭幕(展期至5月6日),展出約70件現代和當代藝術佳作,由阿聯酋副總統兼總理、迪拜酋長謝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殿下(His Highness 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等11位贊助人出借。

除了舉辦現場展覽外,Dubai Collection亦推出數碼博物館,向公眾提供虛擬的教育資源,介紹珍藏內的藝術作品和藝術家,以及相關的評論內容。

另外,迪拜亦迎來全新的發展項目「Al Khayat Avenue」,將於發展迅速的庫斯藝術區引入約50間藝術和創意企業,當中包括專營非洲藝術的Efie Gallery,畫廊於3月8日開幕,並帶來迦納藝術家艾爾‧安納祖(El Anatsui) 的新作個展。

艾爾‧安納祖(1944年生),《Detsi》,2022年作。鋁、銅。300 x 800公分。圖片由Efie Gallery提供
艾爾‧安納祖(1944年生),《Detsi》,2022年作。鋁、銅。300 x 800公分。圖片由Efie Gallery提供

畫廊三位聯席創辦人之一的Valentina Mintah表示:「政府正在為Al Khayat Avenue投入大量資金、資源和專業知識。我們作為先行者之一,希望利用這項投資帶來的機會,為兩地之間的合作和交流創造平台。」

Valentina Mintah表示決定於此地開設畫廊的另一個原因,是中東地區藏家對西非藝術的興趣日濃,特別是迪拜的藏家。她表示:「沙迦藝術基金會非洲研究所AKKA Project等機構引起了藏家的注意。由於我們專注於西非藝術,因此能穩居有利位置滿足這一需求。」

「迪拜藝術博覽會反映了迪拜不同社區的多元性。你可以看到伊朗、沙特阿拉伯、印度、巴基斯坦、尼日利亞和拉丁美洲藝術家的作品一同展出」— Pablo del Val

對於迪拜藝術博覽會藝術總監Pablo del Val來說,這種多元性令迪拜的大型藝術博覽會能在市場中脫穎而出。他解釋50%以上的博覽會項目均來自發展中國家:「如果我們想吸引國際社會,就不能僅僅模仿西方博覽會。」

他補充:「迪拜藝術博覽會反映了當地不同社區的多元性。你可以看到伊朗、沙特阿拉伯、印度、巴基斯坦、尼日利亞和拉丁美洲藝術家的作品於展位內一同展出。而在西方,你可能會看到五位西方藝術家的作品,才有一位以上國籍的藝術家作品。這裡的常態在其他地方十分罕見。」

2021年迪拜藝術博覽會的Meem Gallery展位。照片:由迪拜藝術博覽會及chrissified提供
2021年迪拜藝術博覽會的Meem Gallery展位。照片:由迪拜藝術博覽會及chrissified提供

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迪拜藝術博覽會(3月11至13日)將會匯聚來自40多個國家及城市的100多間畫廊,在33間首次參展的畫廊中,不少均為國際知名,例如來自巴黎的Galerie Julien Cadet首爾的琴山畫廊,以及去年9月於阿薩卡藝術區開幕、佔地8,000平方呎的Volte Art Projects

Volte創辦人Tushar Jiwarajka表示:「在孟買經營了14年之後,我們的展覽已非常國際化,因此很自然地探索像迪拜這種更大的市場。印度的大部分藏家傾向於只收藏印度藝術品,但這裡的市場卻更欣然接受海外的作品。」

他亦表示另一吸引之處是迪拜的地理環境:「Volte的展覽方式往往很大型,大膽而獨特,而在進駐阿薩卡藝術區後,我們便能展示這種空間規模。」

拉加瓦,《格爾尼卡IV》,2020年作。壓克力 畫布。256 x 536公分。照片:由Volte Art Projects提供
拉加瓦,《格爾尼卡IV》,2020年作。壓克力 畫布。256 x 536公分。照片:由Volte Art Projects提供

首次參與迪拜藝術博覽會的Volte將會帶來溫‧德爾維(Wim Delvoye)安尼施‧卡普爾(Anish Kapoor)Studio Drift等藝術家作品。Tushar Jiwarajka解釋,這次展覽將分為兩個展位:一個設於當代藝術展區,將會展出納里尼‧馬拉尼(Nalini Malani)的新作和大型畫作《被掠奪的海岸》;另一個展位則設於數碼展區,將會展出拉加瓦(Raghava KK)作品《格爾尼卡項目》的全新數碼版本。

迪拜藝術博覽會數碼展及對NFT加密藝術品的渴求

倫敦的Institut畫廊、迪拜的Morrow Collective,以及在杜塞爾多夫和伊斯坦堡均有分址的Anna Laudel畫廊,均為迪拜藝術博覽會數碼展的參展畫廊,這個全新展區將會透過精心策劃的展覽和多元化的講座,深入介紹這個發展迅速的領域。

畫廊總監Anna Laudel解釋:「參加數碼展讓我們能夠更深入了解此領域的最新發展,亦讓我們有機會向廣大觀眾介紹旗下藝術家的新媒介作品。」

畫廊將會展出弗洛拉‧波西(Flora Borsi)和薩爾普‧卡里姆‧亞武茲(Sarp Kerem Yavuz)的全新NFT加密藝術作品,二人均首次展出作品。

Osinachi(1991年生),《窗裡的男人》,佳士得迪拜NFT洽購展覽「Block Party」的展品
Osinachi(1991年生),《窗裡的男人》,佳士得迪拜NFT洽購展覽「Block Party」的展品
薩爾普‧卡里姆‧亞武茲,《她的手》,2016年作。哈內姆勒光面紙沖印。70 x 50公分。照片:由Anna Laudel Gallery提供
薩爾普‧卡里姆‧亞武茲,《她的手》,2016年作。哈內姆勒光面紙沖印。70 x 50公分。照片:由Anna Laudel Gallery提供

對於Pablo Del Val來說,數碼展是全球加密領域與國際藝術市場之間的重要橋樑。

他表示:「隨著迪拜成為新的區塊鏈之都,市場對NFT的需求只會越來越大。所有數碼和傳統藝術品的藏家都必須了解區塊鏈、關於NFT的詞彙及創造NFT的技術。作為迪拜主要的藝術博覽會之一,我們具備優越的條件提供這種教育機會。」

佳士得亦積極行動,與迪拜新興的加密社群建立聯繫。佳士得迪拜將於3月7至29日期間舉行區內首個NFT展覽「Block Party」。展覽由Daria Borisova策展,將會探討NFT在過去一年掀起的熱潮,同時審視造就NFT的歷史背景,以及加密貨幣、影片藝術和虛擬現實等主題。

妮可•魯吉埃羅(1991年生),《你會愛我多久》,2021年作
妮可•魯吉埃羅(1991年生),《你會愛我多久》,2021年作

在迪拜國際金融中心舉行的展覽將會展出奧利弗‧艾倫(Olive Allen)賈斯汀‧阿弗薩諾(Justin Aversano)Rewind Collective等全球領先NFT藝術家的精選作品。焦點之作當數妮可·魯吉埃羅(Nicole Ruggiero)的《你會愛我多久》(上圖),以及非洲加密藝術先驅、30歲的Osinachi創作的《窗裡的男人 》。

珠寶及名錶

佳士得亦與A2Z畫廊合辦高級珠寶洽購展覽 「Rock Party」(3月7至13日),呈獻JAR、Sabba和Nikos Koulis等頂尖當代設計師的精選作品,以及卡地亞寶格麗海瑞·溫斯頓等傳奇品牌的珠寶傑作。

豔彩黃鑽、祖母綠及珍珠長項鍊,JAR設計。3月7至13日於佳士得迪拜「Rock Party — A Selling Exhibition of Jewellery Wonders」推出。估價待詢
豔彩黃鑽、祖母綠及珍珠長項鍊,JAR設計。3月7至13日於佳士得迪拜「Rock Party — A Selling Exhibition of Jewellery Wonders」推出。估價待詢

展出的臻品包括JAR設計的豔彩黃鑽、祖母綠及珍珠長項鍊(上圖),以及Nikos Koulis設計的一對奪目祖母綠、鑽石及黑色琺瑯耳環(下圖)。

Michael Jeha分享「Rock Party」背後的策展理念時表示:「目前迪拜對珠寶的需求殷切,而市場對設計精品、手袋及腕錶等其他奢侈品的興趣也更濃厚。」

祖母綠、鑽石及黑色琺瑯耳環,「Oui」系列,Nikos Koulis設計。3月7至13日於佳士得迪拜「Rock Party — A Selling Exhibition of Jewellery Wonders」推出。估價待詢
祖母綠、鑽石及黑色琺瑯耳環,「Oui」系列,Nikos Koulis設計。3月7至13日於佳士得迪拜「Rock Party — A Selling Exhibition of Jewellery Wonders」推出。估價待詢

佳士得名錶部去年於迪拜創下2,450萬美元的破紀錄年度成交總額,正是市場蓬勃發展的力證。迪拜精緻名錶網上拍賣的成交總額高達1,410萬美元,打破佳士得所有名錶網上拍賣的紀錄。其中一枚百達翡麗Sky Moon Tourbillon型號5002P-001腕錶以1,590,000美元高價收槌,寫下中東地區腕錶拍賣的新紀錄。

佳士得迪拜名錶部主管Remy Julia指:「迪拜是名錶收藏領域中日益重要的中心,令賣家有信心能以理想的價格拍出珍罕藏品。」

勞力士Daytona Rainbow 及Richard Mille RM 70-01 Tourbillon Alain Prost腕錶。拍品均將於2022年3月15至29日在迪拜精緻名錶網上拍賣推呈獻
勞力士Daytona Rainbow 及Richard Mille RM 70-01 Tourbillon Alain Prost腕錶。拍品均將於2022年3月15至29日在迪拜精緻名錶網上拍賣推呈獻

即將舉行的網上拍賣(3月15至29日)蒐羅多枚矚目之作,包括Richard Mille與一級方程式賽車四屆冠軍車手合作打造、全球限量30枚的RM70-01 Tourbillon Alain Prost腕錶,以及備受藏家追捧的勞力士Daytona Rainbow腕錶,錶圈鑲嵌36顆組成漸變色調的長方形切割藍寶石。

在疫情期間,數碼展覽形式的確是現場活動的理想替代方案,但Michael Jeha認為在藝術行業中,現場親身體驗永遠都有其存在價值。

他認為:「實體展覽對建立關係、拓展人脈和進行實驗非常重要,我們無法複製人與人之間的實際聯繫。」

在迪拜,與藝術相關的交易當然亦有增無減。Pablo Del Val表示:「再次傳出許多人在迪拜大展拳腳的消息。藝術品買賣的情況前所未見。能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引領區內的藝術發展,的確令人感到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