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的無限可能」:新巴黎畫派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一批外國藝術家來到巴黎,以無窮靈感創造出一種全新的詩意抽象風格。賞析即將於佳士得香港上拍的喬治·馬修、趙無極及朱德群等藝術家鉅作

「一股全新的創意趨勢正在巴黎重新興起。」法國藝評家夏爾·艾斯蒂爾(Charles Estienne)於1953年1月如是說。

巴黎解放後,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來到這座都城,期待復興這座歐洲文化之都的舊日榮光。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滿目瘡痍後,這些滿懷雄心的知識分子擁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互相對立的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之外,建造另一個不同世界。

這場運動的中心人物是一批滿懷烏托邦式激情的外國藝術家,他們夢想創建一個超越邊境和國界的藝術世界。這批藝術家後來以「新巴黎畫派」之名而廣為人知。

佳士得巴黎亞太區現代及當代藝術部專家陳淑興(Emmanuelle Chan)表示:「這是非常激動人心的一段時期。來自中國的藝術家受到馬蒂斯(Matisse)畢加索(Picasso)影響,他們在巴黎結識了其他來自匈牙利、德國、加拿大和法國本地的藝術家,他們迫切想要了解亞洲書法和哲學。這些美學理念互相融合,形成全新的藝術靈感。」

T這種全新的藝術風格得名為不定形藝術(Art Informel),以無拘無束的姿態抽象探索色彩、肌理、光線和動勢。

這種風格的重要倡導者包括法國畫家彼埃·蘇拉吉(Pierre Soulages,1919年生)喬治·馬修(Georges Mathieu,1921-2012)、德國藝術家漢斯·哈同(Hans Hartong,1904-1989)、法籍加拿大藝術家尚·保羅·利奧佩爾(Jean-Paul Riopelle,1923-2002)、中國藝術家趙無極(1920-2013)朱德群(1920-2014),以及葡萄牙畫家瑪麗亞·艾蓮娜·維埃拉·席爾瓦(Maria Helena Vieira da Silva,1908-1992)等。

巴黎皮埃畫廊,約1950年。站立者(左起):雅克·日耳曼(Jacques Germain)、趙無極。坐者:瑪麗亞·艾蓮娜·維埃拉·席爾瓦、喬治·馬修、藝術商皮耶·勒伯及尚·保羅·利奧佩爾。照片:© Ministère de la Culture — Médiathèque de l’architecture et du patrimoine, Dist. RMN-Grand Palais, © Denise Colomb. Artworks © SODRAC, Montreal and DACS, London 2020; ©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巴黎皮埃畫廊,約1950年。站立者(左起):雅克·日耳曼(Jacques Germain)、趙無極。坐者:瑪麗亞·艾蓮娜·維埃拉·席爾瓦、喬治·馬修、藝術商皮耶·勒伯及尚·保羅·利奧佩爾。照片:© Ministère de la Culture — Médiathèque de l’architecture et du patrimoine, Dist. RMN-Grand Palais, © Denise Colomb. Artworks: © SODRAC, Montreal and DACS, London 2020; ©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巴黎左岸的這些世界公民們常常聚集在畫廊街上的皮耶·勒伯畫廊周圍。專家說道:「勒伯十分相信他們的創作。他推廣的藝術家彼此都是好友;他們經常一同外出並結伴旅行。」

喬治·馬修(1921-2012),《裂谷》,1989年作。油彩 畫布。114 x 146公分(44 78 x 57 ½英寸)。此作於2020年12月3日在佳士得香港現代及當代藝術下午拍賣中售出,成交價1,937,500港元

喬治·馬修(1921-2012),《裂谷》,1989年作。油彩 畫布。114 x 146公分(44 7/8 x 57 ½英寸)。此作於2020年12月3日在佳士得香港現代及當代藝術下午拍賣中售出,成交價1,937,500港元

「我繪畫迅速因為這是我的節奏。」新畫派中最耀眼的藝術家馬修表示。他將芭蕾般優雅感性的風格注入新畫派作品中,作於1989年的《裂谷》(上圖)便是當中傑作。

而趙無極則採用更加形而上的藝術風格。「我試圖以最接近夢境的方式作畫。」他這樣解釋道。其1985年的作品《04.12.85》(下圖)見證了奇蹟與光線之間的微妙平衡。

趙無極(1920-2013),《04.12.85》,1985年作。油彩 畫布。100 x 81公分(39 38 x 31 78英寸)。此作於2020年12月3日在現代及當代藝術下午拍賣中售出,成交價13,450,000港元

趙無極(1920-2013),《04.12.85》,1985年作。油彩 畫布。100 x 81公分(39 3/8 x 31 7/8英寸)。此作於2020年12月3日在現代及當代藝術下午拍賣中售出,成交價13,450,000港元

朱德群1955年從北京來到巴黎,此後幾乎馬上摒棄了具象繪畫,轉而採用全新風格:「我的繪畫完全與自然有關……這一抽象風格就如同中國人所說,不可言狀卻具有魔力。」他作於1987年的畫作《白色森林之一》(下圖)便是於阿爾卑斯山中大雪後所作,從中可見肅穆莊嚴的情感。

不久後,新巴黎畫派便受到紐約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的關注,從而開啟一段跨文化對話。專家對此表示:「他們彼此互相欣賞。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到訪巴黎,並與哈同(Hartung)成為好友。蘇拉吉(Soulages)和趙無極則來到紐約,與羅斯科和法蘭茲·克萊因(Franz Kline)相識相交。」

朱德群(1920-2014),《白色森林之一》,1987年作。油彩 畫布。130 x 195.5公分(51 18 x 77英寸)。此作於2020年12月2日在佳士得香港現代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中售出,成交價42,250,000港元

朱德群(1920-2014),《白色森林之一》,1987年作。油彩 畫布。130 x 195.5公分(51 1/8 x 77英寸)。此作於2020年12月2日在佳士得香港現代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中售出,成交價42,250,000港元

但不久後兩個畫派間的競爭便愈演愈烈。紐約的藝術展覽將歐洲的詩意抽象與美國的抽象表現主義對立起來,畫廊藝術商亦迫於壓力不得不停止代理法國藝術家。

名聲在外、風格獨特的喬治·馬修因其以電視轉播方式作繪畫表演而受到批評,因為美國人僅將之視作演出技巧。「我感受到一種針對自己的冷漠之情。」他回憶起1957年一次美國之旅時說道。

「這些藝術家創造出東西方觀眾都能夠欣賞的藝術語言,向我們展示了藝術大同的可行性。」——專家陳淑興

「從意識形態而言他們相距甚遠。歐洲藝術家尋找的是一種共通的創作語言,而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則相信只有美國人才能理解抽象。」專家說道。

曾經予馬修以創作靈感的日本前衛藝術群體具體派則並未覺察這兩個流派間的巨大分歧。他們在1956年發表的《具體藝術宣言》中同時讚揚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與馬修,並稱:「他們的創作彷彿包含了來自物質、顏料和塗漆的吶喊。」

瑪麗亞·艾蓮娜·維埃拉·席爾瓦於二戰的大部分時間中都在巴西居住,結交了新具體藝術運動初期的藝術家。她在南美洲接觸到幾何抽象,並於1947年回到巴黎後決定將其推向極致。她在自己複雜的空間畫作中以激昂的切分法描繪飽受戰火摧殘的巴黎。

「我觀察街道和行人,他們外貌各異,步調不同。我試圖看清操縱他們的背後機制。我想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就是我嘗試繪畫的主題。」她這樣說道。

到了1960年代末,美國與歐洲藝術群體間的緊張局勢逐漸平息。我們可以在山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1923-1994)海倫·弗蘭肯特勒(Helen Frankenthaler ,1928-2011)的畫作中看到不定形藝術的影響。後來,布萊斯·馬爾頓(Brice Marden)亦開始對中國書法表現出興趣。

專家相信新巴黎畫派湧現的時代在藝術史上絕無僅有。「就在冷戰開始之前的這段時期中,新世界擁有無限可能。」她說道。「這些藝術家創造出東西方觀眾都能夠欣賞的藝術語言,向我們展示了藝術大同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