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顶图片

专家指南:新艺术风格珠宝

佳士得专家团队为新艺术运动及其影响作出了深入的剖析,并介绍Lalique和Fouquet等倡议新艺术运动的著名珠宝设计师,细数历来最大型新艺术风格珠宝拍卖的珍品

新艺术时期(约1890-1910年)虽然短暂,但对珠宝设计和其他艺术等范畴影响深远。原创意念、创新物料和截然不同的设计原则,造就了这种全新的艺术风格。鉴于越来越多以机械大量生产的首饰,新艺术主义设计师决定积极向大自然取材,创造出更多自然灵动的形态。

Georges Fouquet新艺术风格蛋白石、珐琅及珍珠吊坠颈链,约1900年制。估价: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Georges Fouquet新艺术风格蛋白石、珐琅及珍珠吊坠颈链,约1900年制。估价: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Georges Fouquet新艺术风格蛋白石、钻石及珐琅香柏造型吊坠颈链,1901年制。估价: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Georges Fouquet新艺术风格蛋白石、钻石及珐琅香柏造型吊坠颈链,1901年制。估价:120,000-18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Georges FouquetHenri Vever等杰出艺术珠宝商以半宝石及非宝石物料打造首饰,当时的首饰以原创意念及杰出设计为主导,物料的内在价值则为次要。

而堪称大师的René Lalique (1860-1945年),其作品更体现了法国新艺术风格的精髓。他喜欢采用充满异国魅力的脆弱物料,特别是模压玻璃和珐琅,加上他热爱选取独特的肖像图案,因而开创了珠宝设计的先河。

Henri Vever新艺术风格珐琅、钻石及珍珠吊坠颈链,约1905年制。估价: 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Henri Vever新艺术风格珐琅、钻石及珍珠吊坠颈链,约1905年制。估价: 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Henri Vever新艺术风格珐琅及珍珠吊坠/胸针,约1900年制。估价: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Henri Vever新艺术风格珐琅及珍珠吊坠/胸针,约1900年制。估价:12,000-1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一众顶尖专家将会深入剖析新艺术运动及其影响,也会介绍Lalique、Georges Fouquet、Henri Vever、Eugène FeuillâtreLéopold GautraitLucien Gaillard等著名设计师。

何时是新艺术运动的巅峰时期?

率先引入珍罕新艺术及装饰艺术风格珠宝的传奇巴黎艺廊东主Michel Perinet表示:「新艺术运动相当短暂,由1898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历时只有15年时间。而最精美、最富创意的原创新艺术风格作品,仅于约1898至1906年短短几年间出现。虽然René Lalique后来不断创作出色的设计,但作品的创新程度已不及从前,反而带有更浓厚的装饰艺术风格。于1908至1910年之间,设计师喜欢采用简约流丽的线条,亦倾向采用铂金和雕刻水晶。」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蛋白石及珐琅胸针,约1900年制。估价: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蛋白石及珐琅胸针,约1900年制。估价: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新艺术运动与十九世纪末的装饰艺术风格是否互不相干?

曾以René Lalique为主题出版过畅销书的作家Sigrid Barten认为:「新艺术运动是一种全面的艺术,渗透珠宝、建筑、绘画、音乐和文学等各个艺术范畴,而且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在1890至1910年间,此风格非常盛行,因此至今依然备受重视。

新艺术风格就像日本艺术一样,没有主流艺术和装饰艺术之分,装饰艺术的重要性有时更过之而无不及!」

装饰艺术博物馆古代及现代珠宝部主管Evelyne Possémé指出:「新艺术风格的确是一种全面的艺术,但全赖René Lalique、Henri Vever和Georges Fouquet等设计师的努力,珠宝成为当时最突出的范畴之一。」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珐琅、绿玉髓及珍珠胸针,约1898-1899年制。估价:80,000-1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珐琅、绿玉髓及珍珠胸针,约1898-1899年制。估价:80,000-10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乳石、珐琅及珍珠吊坠颈链,约1899-1901年制。估价:45,000-6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乳石、珐琅及珍珠吊坠颈链,约1899-1901年制。估价:45,000-65,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Sigrid Barten认为:「Lalique的作品糅合了各种艺术形态,作品的形状、轮廓和浮雕令人想起雕塑,我认为他用色的手法与绘画技术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以珠宝设计突破了艺术的界限,用新颖的物料,包括硬石、半宝石、象牙和玻璃,还有各种珐琅等。事实上,他所用的色调组合比画家或雕塑家更多变化。」

Evelyne Possémé表示:「正如巴黎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首任总监Jean Cassou所言,新艺术孕育了二十世纪。在十九世纪时期,艺术家和设计师似乎裹足不前,受既有传统束缚,不敢创新,亦不懂如何超越前人。事实上,这批新艺术家花了很长时间才能抛开枷锁。

直到十九世纪末的新艺术时期,艺术家才真正摆脱束缚,例如从文艺复兴时期取材,在装饰艺术中加入女性人像。于十九世纪,艺术家重新探索珐琅工艺,使其成为新艺术风格珠宝的重要元素。他们也向陶艺家Bernard Palissy和金匠Benvenuto Cellini借镜,在大自然寻找灵感。」

新艺术风格珠宝设计还受到甚么因素影响?

Sigrid Barten指出:「文学也影响了当时的艺术家,例如Charles Baudelaire的诗歌《恶之花》,便反映了新艺术时期的敏锐触觉,而音乐亦启迪Lalique的设计,他尤其钟情Richard Wagner的作品。」

这些珠宝为谁而设计?

Michel Perinet表示:「新艺术风格作品并非为普通人而设,特别是珠宝首饰。最初,订制和配戴这些珠宝的女士包括Sarah Bernhardt (1844-1923年)等女星、La Belle Otero (1868-1965年)等风流名士,以及Countess Grefulhe (1860-1952年)等名媛,普通市民不会配戴这些珠宝。」

Sigrid Barten表示:「Lalique最初并非以个人名义创作,而是主要为大型巴黎珠宝商设计作品。他后来为Sarah Bernhardt设计舞台首饰。要留意,当时新艺术仍是巴黎知识份子专属的创新艺术运动。」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钻石、珐琅及玻璃山楂胸针,1899-1901年制。估价: 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钻石、珐琅及玻璃山楂胸针,1899-1901年制。估价: 90,000-13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Lalique 山楂胸针背面
Lalique 山楂胸针背面

这些精巧细致的珠宝适合配戴吗?

Sigrid Barten:「不论是Lalique为私人藏家制作的瑰丽珠宝,还是用作展示的作品或小型首饰,全部也可配戴。他设计的珠宝灵活轻巧,绝不坚硬刻板。Lalique会首先考虑配戴者的身分,确保珠宝贴服肌肤,而且正面和背面也一样设计精巧。

除了为Sarah Bernhardt设计首饰,Lalique亦为法国喜剧女星Julia Bartet (1854-1941年)制作珠宝。他采用铝等轻巧的物料,方便演员在台上长时间配戴。」

Michel Perinet补充:「Lalique、Fouquet、Vever等杰出新艺术主义设计师的珠宝皆坚固耐用。没错, Fouquet 巧妙地减少使用金属,务求制作更精致的珠宝,令设计更方便配戴。」

Lalique深受植物的象征意义影响……

Sigrid Barten:「没错,例如常春藤自古以来也象征忠诚和长寿,是一种到处生长、四季常绿的植物。蓟草虽然美丽,但长满荆棘。我认为Lalique采用这些植物时,可能想传达其他讯息,例如『你要保持距离』。山楂、玫瑰或黑莓也是同一道理。

并非所有珠宝设计和刻划的植物也蕴含这种象征意义,但这种倾向却十分明显。Lalique的珠宝不只是一种装饰,它同时也传达一种令人难以解读的含意。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珐琅及玻璃覆盆子吊坠,1902年制。估价:70,000-9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珐琅及玻璃覆盆子吊坠,1902年制。估价:70,000-9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这款吊坠体现所有我喜爱的Lalique作品特质,覆盆子的枝叶栩栩如生,犹如一件小型雕塑,立体有致。他的用色及珐琅的多变色调,也令人深感着迷。」

Lalique的新艺术风格设计还采用哪些常用主题?

佳士得珠宝部专家Marie-Cécile Cisamolo表示:「首先,Lalique是一位设计师,当他受任何动植物,如黄蜂、孔雀或花卉等启发后,便会以不同造型和物料打造各式设计。他的作品经常采用『吻』的主题,最早期的『吻』胸针便于1960年赠予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水晶、钻石及珐琅「吻」吊坠颈链,约1905年制。估价:22,000-28,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水晶、钻石及珐琅「吻」吊坠颈链,约1905年制。估价:22,000-28,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蓝宝石及珐琅戒指。估价:18,000-22,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René Lalique新艺术风格蓝宝石及珐琅戒指。估价:18,000-22,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为研习艺术及深造,年轻的Lalique在1878年移居伦敦,并在当地邂逅一名年轻女子,坠入爱河。两年后,Lalique回到巴黎与家人团聚,并在离开前为他的英国爱人创作了『吻』胸针,正面是一名男子的浮雕,背面则是一名女子的凹雕,二人深情地接吻。」

还有哪些新艺术主义设计师的作品现在深受藏家青睐?

Marie-Cécile Cisamolo:「如之前所述,新艺术运动席卷欧洲,在珍贵的15至20年间影响无数艺术家。除大师Lalique之外,也有几位出类拔萃的珠宝设计师。

我首先想到Georges Fouquet (1862-1957年)。他加入父亲的公司,并曾在1895年父亲退休后接管生意。Fouquet是一位思想前卫的设计师,例如在1900年,他邀请当时籍籍无名的捷克画家Alphonse Mucha重新粉饰其店铺。二人其后携手合作,完成多个重要委托项目,当中包括为Sarah Bernhardt设计的一枚手镯及戒指,作品后来在1987年由佳士得拍出,成交价相当于现今的100万美元,创下新艺术风格珠宝的拍卖纪录,并一直保持至今。

不得不提的还有Henri Vever,他于1821年创立同名品牌,由1871年开始制作文艺复兴风格的珠宝。1900年, Vever在巴黎美术展览会首次展出其作品,而本文开首的珐琅及珍珠吊坠/胸针,以绿色镂空珐琅打造枫树果实造型,成为他在二十世纪初的代表作。Vever的著作《La Bijouterie Française au XIXe Siècle》更是十九世纪珠宝设计的参考。

Eugène Feuillâtre新艺术风格仿蛋白石、珐琅及钻石戒指,约1900年制。估价:3,500-5,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Eugène Feuillâtre新艺术风格仿蛋白石、珐琅及钻石戒指,约1900年制。估价:3,500-5,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Léopold Gautrait新艺术风格珐琅、钻石及祖母绿戒指,约1900年制。估价: 3,500-4,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Léopold Gautrait新艺术风格珐琅、钻石及祖母绿戒指,约1900年制。估价: 3,500-4,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我喜欢Lucien Gallard(1861-1942年) 的新艺术风格珠宝,他的设计深受日本艺术影响,其品牌亦以工艺超凡的日式金属制品见称。他甚至不惜远赴日本聘请工匠到巴黎工作室工作,这在1900年是颇惊人的举动。

其他备受藏家注视的设计名师包括Eugène Feuillâtre (1870-1916年),他曾于1890至1897年担任Lalique珐琅工场的主管。另一位Léopold Gautrait (1865-1937年),则与无数新艺术时期的珠宝商合作,包括Vever。」

Lucien Gaillard新艺术风格珐琅及祖母绿戒指,约1900年制。估值:5,500-7,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Lucien Gaillard新艺术风格珐琅及祖母绿戒指,约1900年制。估值:5,500-7,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Lucien Gaillard新艺术风格珐琅、珍珠及祖母绿戒指,约1900年制。估值: 6,800-8,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Lucien Gaillard新艺术风格珐琅、珍珠及祖母绿戒指,约1900年制。估值: 6,800-8,5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佳士得日内瓦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的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拍卖中呈献。

为何新艺术风格不再流行?

Michel Perinet:「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民众更乐意接受现代发展,服饰、建筑及绘画也采用简单的笔直线条。与此同时,市场出现第一批女士西装,需要配衬更简约的首饰,令新艺术风格设计迅速被淘汰。」

新艺术风格因何复兴?

Michel Perinet:「1964年,Maurice Rheims出版《L’Objet 1900》一书,正式推动新艺术风格复兴。该著作令广大藏家和古董商对这个被彻底遗忘的艺术运动重燃兴趣;然而这份兴趣虽然浓厚,却相对零散和欠缺焦点。」

欢迎阅览拍卖图录,详阅Michel Perinet、Sigrid Barten与 Evelyne Possémé 的完整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