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作品(左起)︰克劳德.拉兰内「Banquette Gingko」银杏长椅,2006年作(局部),以及克劳德.拉兰内「Crocoseat」鳄鱼椅子,2007年作,© Claude Lalanne, DACS 2021;艾末末,《无题(具体神圣比例)》,2010年作。© Ai Weiwei;苏笑柏,《满意1号》,2015年作。© Su

与设计师傅厚民(André Fu)的家居访谈

建筑师及设计师傅厚民畅谈其职业生涯、设计理念及其香港家中收藏的艺术作品

傅厚民表示︰“从手工艺品到雕塑,再到近期的油画和古董家具,这些收藏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我在欣赏艺术方面的转变。”他于2000年成立工作室后,便一直低调地收藏艺术品,并于俯瞰香港深水湾和浅水湾美景的复式寓所内展示这些珍藏。

在香港艺术博览会上,傅氏向布朗画廊买下克劳德·拉兰内(Claude Lalanne)设计的“Banquette Gingko”银杏长椅,并示︰“我被它的雕塑美感深深吸引,同时它又有实用的一面,我偶尔也会坐在椅上。”

由此出发,这件藏品为他带来一个委托项目,并让他得以将另一件艺术品收归囊中。“买下长椅后,布朗先生邀请我为他设计香港的画廊,我亦有机会于画廊举行的展览上买下拉兰内的‘Crocoseat’鳄鱼椅子。看到天性凶猛的鳄鱼竟然变得如此精致,感觉十分有趣。”

傅厚民家中还有一件购自纽约军械库展览会的意大利活动几,由伊科·帕里斯(Ico Parisi)设计,并由De Baggis于1958年制作。他指︰“精湛的工艺与设计能互相融合,成为如此实用的东西,让我叹为观止。”

傅厚民在20年的设计生涯中平步青云,经常主理奢华项目,不但将融贯中西的时尚设计美学与天然物料相结合,更注重“体验,而非只讲求美感”。 

这位设计师于香港出生,曾在剑桥大学修读建筑(他表示︰“我喜爱美术,但父母希望我成为专业人士。”),他完成首个酒店设计项目香港奕居时年仅35岁,随即声名大噪。

“我实际上是以游牧浪人的角度,拥抱并回应不同文化”

傅厚民其后主理的委托项目包括为伦敦The Berkeley酒店设计特色套房,以及为Villa La Coste酒店设计、获誉为“现代普罗旺斯”的公共空间。Villa La Coste酒店位于帕特里克·麦基伦(Patrick McKillen)拥有的酒庄内,设有28间套房,不但汇聚世界级艺术收藏,也是一座建筑杰作。此外,傅厚民亦配合客户需要,以简洁美学手法,为艾曼纽·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设计四间风格截然不同的亚洲画廊。

谈到这次合作时,傅厚民表示︰“贝浩登画廊的亚洲总监非常喜欢奕居的设计,认为与艾曼纽的公寓感觉相近,因此认为我们将会非常合拍。”合作项目包括位于上海外滩“犹如嵌入斜顶阁楼的白盒子”,以及香港K11购物艺术馆建筑内的画廊。

这些委托设计项目“诉说品牌的故事”,而傅厚民则透过为André Fu Living设计的家品和配饰,展示自己的风格。André Fu Living是他与年轻工匠合作的项目,于2019年在米兰推出。

艺术作品(左起)︰艾末末,《无题(具体神圣比例)》,2010年作(局部)©Ai Weiwei。苏笑柏,《满意1号》,2015年作 ©Su Xiaobai。克劳德·拉兰内,“Banquette Gingko”银杏长椅,2006年作 © Claude Lalanne, DACS 2021。安东尼‧葛姆雷,《领域LX》,2006年作,4.76毫米不锈钢方管,189 x 65 x 35公分 © the artist。克劳德·拉兰内,“Crocoseat”鳄鱼椅子,2007年作 © Claude Lalanne, DACS 2021。
李晓峰,《北京记忆之三》,2006年作。由李晓峰及北京红门画廊提供。Amanda Kho摄
艺术作品(左起)︰艾末末,《无题(具体神圣比例)》,2010年作(局部)©Ai Weiwei。苏笑柏,《满意1号》,2015年作 ©Su Xiaobai。克劳德·拉兰内,“Banquette Gingko”银杏长椅,2006年作 © Claude Lalanne, DACS 2021。安东尼‧葛姆雷,《领域LX》,2006年作,4.76毫米不锈钢方管,189 x 65 x 35公分 © the artist。克劳德·拉兰内,“Crocoseat”鳄鱼椅子,2007年作 © Claude Lalanne, DACS 2021。 李晓峰,《北京记忆之三》,2006年作。由李晓峰及北京红门画廊提供。Amanda Kho摄

上图背景中的屏风是此合作项目的成果之一,傅厚民表示︰“作品主要想颂扬中国手工艺,但同时亦呼应香港的城市生活和摩天大厦,因而构建出一场有趣的对话。”

继米兰之后,André Fu Living的作品亦于纽约53 West 53大厦的示范单位中展出,这座大楼由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并与现代艺术博物馆相连。此项目见证傅厚民首次进军美国市场,而他于2018年为路易威登Objets Nomades系列设计的立体「Ribbon Dance」座椅,则成为其首件藏品级家具作品。

傅厚民家中展示的收藏,反映出他仍然热爱艺术品。“我喜欢艾末末作品惹人争议的特质,而他于2010年创作的《无题(具体神圣比例)》,更将这种特质与黄花梨木雕工艺结合,非常出色。”

他的藏品亦包括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苏笑柏的作品。“葛姆雷的雕塑来自《领域》系列,他形容作品企图将‘肉身与灵魂分开’。至于苏笑柏的《满意1号》则非常立体,作品喷上多层亮漆,部分出现裂纹和破损,细看之下会发现里面有许多色彩。”

傅厚民的第二本著作《Crossing Cultures with Design》(由Thames & Hudson于2020年2月出版)亦显示,他将旅行体验直接融入设计理念之中,并指︰“我参与许多酒店项目,而且经常要到当地完成设计,所以我实际上是以游牧浪人的角度,拥抱和回应不同文化。”

他家中的一件藏品见证了这趟旅程的开端︰“我在伍斯特郡墨尔文学院就读时,为应考中等教育普通证书(GCSE)美术科而创作了这个紫色的旋转花瓶,这是我创作的唯一一件陶瓷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