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前创作:伦勃朗的蚀刻自画像

镜前创作:伦勃朗的蚀刻自画像

透过【北方文艺复兴三大师Three Northern Masters】拍卖及佳士得以往上拍的有关作品,呈现出荷兰大师伦勃朗从自信少年到郁郁寡欢中年自我审视的演变过程,并回顾他一生的命运

很少有艺术家会像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 1606-1669) 那样如此频密兼细致地刻划多变的肖像画以呈现复杂的心理状态。他曾于镜前创作了至少40幅的自画像,而在长达30年的艺术生涯中最少完成了32幅蚀刻自画像。

在伦敦古典艺术周期间,【北方文艺复兴三大师】网上拍卖呈献这位荷兰版画家、制图师及画家的两幅蚀刻自画像。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卷发衬白衣领的半身自画像》。蚀刻版画,约1630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57 x 50公分;纸张:60 x 51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以8,750英镑成交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卷发衬白衣领的半身自画像》。蚀刻版画,约1630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57 x 50公分;纸张:60 x 51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以8,750英镑成交

自画像版画是伦勃朗最早期的作品之一,这幅《卷发衬白衣领的半身自画像》约于1630年创作,当时20出头的他住在莱顿。画中他仔细地描绘了自己年轻的五官,配以一头卷发,姿势端正,眼神坚定,一副的严肃样子。全画只用阴影线和交叉阴影线塑造出明暗对照效果,揭示了年轻的伦勃朗已灵活掌握了蚀刻版画的技巧。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如呼喊般张嘴的半身自画像》。蚀刻版画,1630年作,直纹纸,无水印。纸张:66 x 56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以5,625英镑成交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如呼喊般张嘴的半身自画像》。蚀刻版画,1630年作,直纹纸,无水印。纸张:66 x 56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以5,625英镑成交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坐在路堤的乞丐》。蚀刻版画,1630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116 x 70公分;纸张:140 x 94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以20,000英镑成交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坐在路堤的乞丐》。蚀刻版画,1630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116 x 70公分;纸张:140 x 94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以20,000英镑成交

伦勃朗于这段时期以自画像的形式探索面部表情所能展现出的不同情感。这些作品完美演释了艺术家本人呼喊、大笑或皱眉的不同表情,不但展示其精湛的艺术技巧,也成为他往后宗教或历史大型绘画的人物习作。

《如呼喊般张嘴的半身自画像》(1630年) 衍生出于同年后期创作的蚀刻版画《坐在路堤的乞丐》,而伦勃朗于1631年绘画的《十字架上的基督》,基督的痛苦表情亦以此画为蓝本。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与莎斯姬亚一起的自画像》。蚀刻版画,1636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及纸张:103 x 91公分。2019年6月27日至7月3日于【北方文艺复兴三大师】网上拍卖以6,875英镑成交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与莎斯姬亚一起的自画像》。蚀刻版画,1636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及纸张:103 x 91公分。2019年6月27日至7月3日于【北方文艺复兴三大师】网上拍卖以6,875英镑成交

虽然伦勃朗其后不再专注于描绘人类情感的夸张表情,但他于1630年后的自画像仍持续流露出他对刻画人物性格的兴趣。1631年,伦勃朗移居阿姆斯特丹,并很快成为广受赞誉的艺术家及肖像画家。

1634年7月,伦勃朗迎娶莎斯姬亚·范·优伦堡 (Saskia van Uylenburgh),后来妻子更成为他最喜爱的模特儿之一。婚后两年,伦勃朗以30岁的自己和新婚妻子为主题,创作了他与莎斯姬亚的唯一一幅双人蚀刻版画《与莎斯姬亚一起的自画像》

伦勃朗喜欢角色扮演,因此他的自画像中只有两次将自己描绘成当代阿姆斯特丹绅士。此画中二人均身穿古典服饰,而伦勃朗亦在这幅蚀刻版画中首次将自己描绘成正在创作的艺术家。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头戴羽饰天鹅绒帽的自画像》,约1638年作。蚀刻版画,约1638年作,薄直纹纸,无水印。印版:136 x 105公分;纸张:143 x 111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古典大师版画】以10,000英镑成交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头戴羽饰天鹅绒帽的自画像》,约1638年作。蚀刻版画,约1638年作,薄直纹纸,无水印。印版:136 x 105公分;纸张:143 x 111公分。2017年12月14日于佳士得伦敦【古典大师版画】以10,000英镑成交

在1638年创作的《头戴羽饰天鹅绒帽的自画像》,伦勃朗描绘自己身穿十六世纪的服饰(毛皮衬里大衣和羽毛帽),试图将自己化身为北方文艺复兴的杰出艺术家。

于10年后创作的《窗前的蚀刻自画像》则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情感。衣着朴素的伦勃朗坐在铜版前,手执蚀刻钢针,专心研究镜中的自己。这10年变化很大,莎斯姬亚于1642年离世,以及其经济状况逐渐转差,伦勃朗可说厄运连连。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窗前的蚀刻自画像》。蚀刻版画及直刻版画,1648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及纸张:161 x 132公分。2019年6月27日至7月3日于【北方文艺复兴三大师】网上拍卖以10,625英镑成交
伦勃朗·哈尔曼松·范·莱茵 (1606-1669),《窗前的蚀刻自画像》。蚀刻版画及直刻版画,1648年作,直纹纸,无水印。印版及纸张:161 x 132公分。2019年6月27日至7月3日于【北方文艺复兴三大师】网上拍卖以10,625英镑成交

若说《头戴羽饰天鹅绒帽的自画像》中的伦勃朗神采飞扬、自信满溢,那么《窗前的蚀刻自画像》则展现了他中年的低调朴素。阴影浓重的室内场景只以一个光源照亮,令人想起伦勃朗于1642年创作的蚀刻版画《黑暗房间里的圣杰罗姆》。伦勃朗逐步雕刻印版,轻轻刻出初步构图后,再添加不同层次的蚀刻、直刻及雕刻,营造光影的丰富对比,直到第四阶段才添加窗外的景色。

窗外山峦起伏的景象更似是意大利风光,而并非一些低洼地区如同伦勃朗在阿姆斯特丹Breestraat工作室所在的景色。可想而知是一幅结合了他的观察和知识而凭空想象的作品。虽然他从未踏足意大利,而且在经济欠佳的情况下也难以前往,但他似乎透过作品表明这并不影响其创作。

《窗前的蚀刻自画像》是伦勃朗描绘日常环境里创作的过程中的自己。此作成为他面对逆境的自我肯定。在伦勃朗的众多蚀刻自画像中,这大概是最私人的一幅,也是他的最后一幅蚀刻版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