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加百列‧罗塞蒂(1828-1882),《「但丁的梦」的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1844-1927)头像习作》(局部)。铅笔 彩色粉笔 鸭蛋蓝纸。14¼ x 11⅝英寸(36.2 x 29.5公分)(折迭后);21½ x 24英寸(54 x 61公分)(整体)。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320,750英镑

兄弟会以外: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艺术家

适逢伦敦英国国家肖像馆举办「Pre-Raphaelite Sisters」展览,维多利亚时期艺术专家Sarah Reynolds特别介绍这段时期的重要女性艺术家

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期艺术专家Sarah Reynolds表示:“当提到维多利亚时期的艺术家,大家一般都会想起拉斐尔前派兄弟会的成员,以及皇家艺术学院的院士。 虽然他们的画作大多以女性为主角,但甚少人知道当时还有一群才华洋溢的女性艺术家与他们一起创作和交流。”

传统上,外界会着眼于这些女性与身边男性的关系,她们常被认为才华逊于更有名气的丈夫、父亲和兄弟。 但近年,坊间开始视其富有才华的艺术先锋。

Sarah Reynolds补充:“如果你于古典艺术周期间身处伦敦,我推荐你参观伦敦英国国家肖像馆现正举行的展览「Pre-Raphaelite Sisters」。” 展览举行至2020年1月26日,探讨伊芙琳·德·摩根(Evelyn de Morgan)、乔治安娜·伯恩-琼斯(Georgiana Burne-Jones)及伊丽莎白·西德尔(Elizabeth Siddal) 等12位杰出女性在艺术运动中被忽视的贡献。

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1844-1927)

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Marie Spartali Stillman)生于富裕的希腊侨民家庭,家族的朋友包括几位拉斐尔前派的重要赞助人。 玛丽在热爱艺术的家庭长大,自小便展现素描和绘画的天赋。 在1864年,她成为拉斐尔前派兄弟会主要成员福特‧马多克斯‧布朗(Ford Madox Brown)的学生,而她于这段时期的作品亦可看到布朗的风格。

但丁‧加百列‧罗塞蒂(1828-1882),《「但丁的梦」的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1844-1927)头像习作》。铅笔 彩色粉笔 鸭蛋蓝纸。14¼ x 11⅝英寸(36.2 x 29.5公分)(折迭后);21½ x 24英寸(54 x 61公分)(整体)。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320,750英镑
但丁‧加百列‧罗塞蒂(1828-1882),《「但丁的梦」的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1844-1927)头像习作》。铅笔 彩色粉笔 鸭蛋蓝纸。14¼ x 11⅝英寸(36.2 x 29.5公分)(折迭后);21½ x 24英寸(54 x 61公分)(整体)。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320,750英镑

在1860年代后期的一次游园会上,玛丽与妹妹姬丝汀(Christine)认识了多位拉斐尔前派艺术家,汤玛斯‧阿姆斯特朗(Thomas Armstrong)忆述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十分渴望为她们绘画”,诗人阿尔加侬‧斯温伯恩(Algernon Swinburne)觉得她“美得令我想坐地大哭”。

1869年,玛丽首次为罗塞蒂的一系列习作担任模特儿,上图作品便是其中之一。后来她亦成为他多幅作品的主角,部分更与他的情人珍‧莫里斯(Jane Morris)一同亮相。对于玛丽的外貌,罗塞蒂写道:“她的头像是我画过最难画的,难度并非在于还原真实的轮廓,而是在于无法重现的微妙生命力”。一幅纪年1870年的玛丽‧斯蒂尔曼头像现由劳埃德‧韦伯(Lloyd Webber)收藏。

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1844-1927),《花园中的女士与孔雀,远处为意大利风景》。铅笔 水彩 不透明水彩 阿拉伯胶 纸本。19 x 17英寸(42.3 x 43.2公分)。此作于2014年6月1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0,625英镑
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1844-1927),《花园中的女士与孔雀,远处为意大利风景》。铅笔 水彩 不透明水彩 阿拉伯胶 纸本。19 x 17英寸(42.3 x 43.2公分)。此作于2014年6月1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0,625英镑

现在,玛丽‧斯巴达利‧斯蒂尔曼仍然是最畅销的拉斐尔前派女性艺术家之一。 特拉华州艺术博物馆于2015年举行的「Poetry in Beauty」展览,令大众更肯定她的才华。

伊丽莎白·罗塞蒂(原姓西德尔)(1834-1862)

在1849年,一头红发的伊丽莎白‧西德尔在帽子店工作时被沃尔特‧德弗雷尔(Walter Deverell)发掘,后来成为拉斐尔前派兄弟会最喜爱的缪斯之一。 作为第一代的拉斐尔前派「美人」,描绘伊丽莎白的画作成为多间公共艺廊和博物馆的永久馆藏,她的名字也永远与兄弟会中最重要的两位成员约翰· 艾佛雷特· 米莱爵士(Sir John Everett Millais)和但丁‧加百列‧罗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联系在一起。

伊丽莎白‧罗塞蒂(原姓西德尔)(1834-1862),《坐在地上的女人和男人与站在后面的男人习作》。铅笔 纸本。4⅜ x 4½英寸(11.1 x 11.4公分)。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2,500英镑
伊丽莎白‧罗塞蒂(原姓西德尔)(1834-1862),《坐在地上的女人和男人与站在后面的男人习作》。铅笔 纸本。4⅜ x 4½英寸(11.1 x 11.4公分)。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2,500英镑

伊丽莎白为米莱的《奥菲利亚》担任模特儿时,连续数月浸泡在放满冷水的浴缸里,因此得了重感冒。 但世人对她最深刻的印象是罗塞蒂的缪斯、情人和后来的妻子。 他们的关系充满波折,婚后不到两年,严重抑郁的伊丽莎白便因服食过量鸦片酊而身亡。

但鲜为人知的是,罗塞蒂鼓励伊丽莎白展现她的艺术才华,并深深影响了她热切的风格。 现在,她的作品在拍卖会上备受追捧,而2012年泰特美术馆举行的「Pre-Raphaelites: Victorian Avant-Garde」展览和其他公开展览,亦让更多人认识到她作为艺术家兼缪斯的身份。

伊芙琳‧德·摩根(1855-1919)

1873年,伊芙琳‧德‧摩根(原姓皮克林)违背父母的意愿,入读当时只开办了两年的斯莱德美术学院,作为首批入读该校的女性艺术家之一。 她成绩优异,并获得著名的斯莱德奖学金。

她在叔叔兼第二代拉斐尔前派艺术家约翰·罗丹·斯宾塞·斯坦霍普(John Roddam Spencer Stanhope)的鼓励下,于1875至1877年间多次前往意大利研习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 返回伦敦后,伊芙琳获邀在著名的格罗夫纳画廊举行展览。 1887年,她与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的朋友兼同事、陶艺家 威廉‧德·摩根(William De Morgan)结婚。

伊芙琳‧德‧摩根(1855-1919),《流浪的犹太人:“诸神所爱的人早逝”》。油彩 画布。31 x 41英寸(78.8 x 104.2公分)。此作于2019年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125,000英镑
伊芙琳‧德‧摩根(1855-1919),《流浪的犹太人:“诸神所爱的人早逝”》。油彩 画布。31 x 41英寸(78.8 x 104.2公分)。此作于2019年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125,000英镑

伊芙琳经济独立,绘画纯粹出于个人喜好,并将所有收入用来资助丈夫的陶器生意。她生前的画展大获艺评家好评,而乔治‧弗雷德里克‧瓦特(George Frederick Watts)更称她为“当今(甚至历来)第一位杰出女性艺术家”。

于1968年成立的The De Morgan Foundation,以及1990年代举行的多场展览,均让更多人认识到伊芙琳的作品,再次见证她在当年艺坛的重要地位。

艾玛·桑迪斯(1834-1877)

艾玛‧桑迪斯(Emma Sandys)一直活在更有名的哥哥安东尼‧弗雷德里克‧桑迪斯(Anthony Frederick Sandys)阴影中,但她仍然建立了成功的艺术事业,可惜于43岁时不幸离世。 桑迪斯一家十分贫穷,艾玛靠着售卖作品来帮补家计。 财政原因似乎推动了她的艺术发展,她于1870年代中期的作品更见成熟精致。

艾玛‧桑迪斯(1834-1877),《戴珍珠颈链的玛丽‧艾玛‧琼斯半身像》。油彩、画板。20 x 15¼英寸(50.8 x 38.8公分)。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62,500英镑
艾玛‧桑迪斯(1834-1877),《戴珍珠颈链的玛丽‧艾玛‧琼斯半身像》。油彩、画板。20 x 15¼英寸(50.8 x 38.8公分)。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62,500英镑

桑迪斯兄妹经常共用模特儿、工作室道具和服饰,所用的艺术技巧亦相近,因此作品的出处往往被混淆。1874年的《戴珍珠颈链的玛丽‧艾玛‧琼斯半身像》(上图)以往曾被视为弗雷德里克的作品,画中的模特儿玛丽是弗雷德里克的妻子兼缪斯,而构图也是以他的一幅素描作为蓝本,但绘画这幅油画的却是艾玛。由于在公开市场上从未见过如此优秀的作品,因此这次重新确认出处的决定非常重要。

劳拉‧阿尔玛-塔德玛夫人(1852-1909)

与玛丽‧斯巴达利一样,劳拉‧埃普斯(Laura Epps)与两个姊姊均跟随革新派的福特‧马多克斯‧布朗学艺,他的工作室特别欢迎女性艺术家。劳拉是顺势疗法先锋乔治‧埃普斯(George Epps)医生的小女儿,17岁时在1869年布朗的节礼日派对上认识荷兰艺术家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Lawrence Alma-Tadema),双方一见钟情。刚刚丧偶的塔德玛于翌年移居伦敦,成为劳拉的绘画老师,二人于1871年结婚。

劳拉‧阿尔玛-塔德玛夫人(1852-1909),《光明是你的正午》。油彩 画布。27 x 19¾英寸(68.6 x 50.2公分)。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12,500英镑
劳拉‧阿尔玛-塔德玛夫人(1852-1909),《光明是你的正午》。油彩 画布。27 x 19¾英寸(68.6 x 50.2公分)。此作于2018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12,500英镑

有别于同代的大部分女性,劳拉‧阿尔玛-塔德玛生前一直作画,作品受古典及荷兰艺术影响,经常描绘家居环境或家庭成员。 尽管她生前备受赞赏,并于国内外展出作品,但多年来她的名气都不敌更知名的丈夫。 值得高兴的是,2017年的系列展览「Lawrence Alma-Tadema: At Home in Antiquity」展出了大批劳拉的画作,显示她的艺术才华足以媲美其丈夫。

埃莉诺·福特斯库-布利克戴尔(1871-1945)

埃莉诺·福特斯库-布利克戴尔(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是爱德华时期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当她入读皇家艺术学院,并在1897年以壁画作品而获奖时,拉斐尔前派绘画已由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Edward Coley Burne-Jones)等第二代艺术家领军。

在威廉·莫里斯和伯恩-琼斯掀起的热潮下,埃莉诺采用彩绘玻璃和雕塑等各种不同媒介,令这种风格一直流传至二十世纪初。 正如1850年代拉斐尔前派初代画家一样,她变奏浪漫和说教式的中世纪题材,颂扬自然之美。 尽管她最后承认所钟情的风格在1920年代末已被淘汰,她于1945年逝世后仍然被视为最后一位拉斐尔前派画家。

埃莉诺‧福特斯库-布利克戴尔(1871-1945),《秘密》。铅笔 水彩 不透明水彩 艺术家画板。19½ x 8½英寸(36.8 x 21.6公分)。此作于2019年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13,750英镑
埃莉诺‧福特斯库-布利克戴尔(1871-1945),《秘密》。铅笔 水彩 不透明水彩 艺术家画板。19½ x 8½英寸(36.8 x 21.6公分)。此作于2019年12月12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13,750英镑

虽然埃莉诺在二十世纪初很受欢迎,但直到1970年代初(正值其百岁诞辰)才有她的作品回顾展。40年后才举行另一场个展——利物浦利弗夫人美术馆于2012年举行的「A Pre-Raphaelite Journey: 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不过,她的作品一直也深受藏家喜爱,并经常亮相拍卖会。

乔治安娜‧伯恩-琼斯(1840-1920)

虽然乔治安娜‧伯恩-琼斯以其丈夫传记作家的身份而为人熟悉,其实她本身也是极具才华的艺术家。乔治安娜于1840年生于伯明翰,父亲乔治‧布朗‧麦克唐纳(George Browne Macdonald)是一位牧师,母亲汉娜(Hannah)是他的第二任妻子,而乔治安娜自小已身处艺术圈中。

1850年代中期,乔治安娜与三位姐妹加入“伯明翰兄弟会”,许多成员后来入读牛津彭布罗克学院,因此兄弟会逐渐更名为“彭布罗克兄弟会”。大约在1856年,乔治安娜结识了拉斐尔前派兄弟会艺术家爱德华‧伯恩-琼斯,两人于四年后结婚。

乔治安娜‧伯恩-琼斯(1840-1920),《遇溺的人》。铅笔 钢笔 黑色墨水 纸本。5⅝ x 7英寸(14.3 x 17.8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6,250英镑
乔治安娜‧伯恩-琼斯(1840-1920),《遇溺的人》。铅笔 钢笔 黑色墨水 纸本。5⅝ x 7英寸(14.3 x 17.8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6,250英镑

乔治安娜入读南肯辛顿区的公立设计学院,其后跟随拉斐尔前派兄弟会主要成员之一福特‧马多克斯‧布朗学习,并受到他的鼓励及赞赏。

乔治安娜曾在创立不久的Morris & Co.工作,负责绘画瓷砖,她也喜欢制作木刻版画,而佳士得于2018年12月以16,250英镑售出的细致素描《遇溺的人》,便可能为木刻版画而创作。据Sarah Reynolds表示,现今尚存的乔治安娜作品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