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re Pompidou, MNAM-CCI, Dist. RMN-Grand Palais  Georges Meguerditchian. ©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布朗庫西——現代主義先驅

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雕塑作品在拍賣會上多次打破世界紀錄,他更模糊了雕塑與抽象的分界線,佳士得為您介紹這位生於羅馬尼亞的雕塑大師

  • 1
  • 布朗庫西有「現代雕塑教父」之稱

佳士得紐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部副主席高諾敦指:「任何希望建立精彩現代藝術珍藏的藏家,都不可缺少一件布朗庫西的作品。他是現代主義的先驅。」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1876-1957)生於羅馬尼亞一個小村莊霍比塔,但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居於巴黎,並獲譽為現代雕塑教父。他將雕塑推向抽象的邊緣,創出一種嶄新的簡化語言,令人聯想到真實世界和人物,而並非純粹模仿。


  • 2
  • 據說布朗庫西於28歲時徒步前往法國

布朗庫西的父親是一位莊園管理人,負責打理修道院擁有的土地。在1904年前往巴黎前,布朗庫西就讀於布加勒斯特國立藝術大學(傳說中,他徒步穿越奧地利和德國到達法國)。翌年,他入讀法國美術學院。

布朗庫西是二十世紀初移居巴黎的大批現代藝術大師之一,其他著名藝術家包括巴布羅‧畢加索(Pablo Picasso)亞美迪歐·莫迪利安尼(Amedeo Modigliani)馬克·夏(Marc Chagall)迭戈·里維拉(Diego Rivera)。莫迪利安尼後來與布朗庫西成為朋友,與他相熟的其他藝術家則包括費爾南·雷傑(Fernand Léger)昂利·馬諦斯(Henri Matisse)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


  • 3
  • 布朗庫西曾經短暫師從羅丹

布朗庫西抵達巴黎三年後的1907年,加入法國著名雕塑家奧古斯特·羅丹(Auguste Rodin)的工作室,但兩個月後便離開,因為他認為「寧做雞頭,不做鳳尾」。而且,羅丹鍾情自然風格,但布朗庫西初步接觸後非常抗拒。


  • 4
  • 布朗庫西直接雕刻出最終作品

雕塑家大多先製作黏土模型,然後交由技巧嫻熟的技工鑄造或完成作品,但布朗庫西卻一反傳統,喜歡直接雕刻木材或石材。

布朗庫西的工作室。康斯坦丁·布朗庫西攝。©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布朗庫西的工作室。康斯坦丁·布朗庫西攝。©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 5
  • 他拒絕跟隨當時流行的立體主義

當時立體主義正在冒起,但布朗庫西從來不盲目追隨潮流,反而選擇一條截然不同的藝術路向。他沒有仿傚畢加索、喬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和其他立體主義藝術家拆解形態的做法,而是開始簡化形態,強調簡潔純粹的線條。

他逐漸捨棄雕塑的具象元素,以至其成熟作品可以用「原始」來形容,而他亦經常採用鳥雀游魚和人體軀幹等題材。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1876-1957),《沉睡的繆斯》,原版大理石雕塑作於1909至1910年;此青銅版本於1913年鑄造。長:10 ½吋(26.7公分)。2017年5月15日於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57,367,500美元。©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1876-1957),《沉睡的繆斯》,原版大理石雕塑作於1909至1910年;此青銅版本於1913年鑄造。長:10 ½吋(26.7公分)。2017年5月15日於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57,367,500美元。©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 6
  • 布朗庫西的作品曾是一場著名審訊的主角,令人質疑藝術的定義

布朗庫西製作了15尊不同的《空中飛鳥》雕塑,其中一個1926年完成的版本成為美國一宗著名審訊的主角。當作品從巴黎運往紐約參加由杜尚策劃的展覽時,美國官員拒絕將這件作品列為免稅品(按慣例,藝術品均被歸為免稅品),聲稱它並非藝術。他們認為作品並不像一隻鳥,因此不可稱為雕塑,更將其歸類為「實用物品」。(同年,攝影師愛德華·史泰欽(Edward Steichen)買下另一尊《空中之鳥》後想把它帶到美國,也遭遇同樣的質問)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1876-1957),《空中飛鳥》,1922至1923年作。總長:48吋(121.9公分)。2005年5月4日於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27,456,000美元。©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1876-1957),《空中飛鳥》,1922至1923年作。總長:48吋(121.9公分)。2005年5月4日於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27,456,000美元。©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布朗庫西後來把官員告上法庭,而法官韋特(J. Waite)於1928年判其勝訴。法官在判詞中寫道:「如今冒起一種所謂的新藝術流派,倡導者嘗試描繪抽象的意念,而非模仿自然的實物。不管我們是否認同這些新思維或有關的流派,我們認為必須考慮法庭承認他們存在的事實,以及他們對藝術界的影響。」

  • 7
  • 布朗庫西也是一位充滿個人風格的肖像藝術家

嚴格來說,布朗庫西並非傳統的肖像藝術家。相反,他創造了所謂「昇華的肖像」,但往往不是參照真人模特兒,而是以照片或他的想像為藍本。早期的作品尚且保留人物的顯著特徵,但隨著布朗庫西對抽象風格的探索愈發深入,這些特徵也漸趨模糊。

伊麗莎白·斯塔福德珍藏,康斯坦丁·布朗庫西(1876-1957),《少女的風姿(南希.庫納德肖像)》,1928年構思,1932年鑄造;獨一無二,估價待詢。2018年5月15日於佳士得紐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售出,成交價71,000,000美元。©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伊麗莎白·斯塔福德珍藏,康斯坦丁·布朗庫西(1876-1957),《少女的風姿(南希.庫納德肖像)》,1928年構思,1932年鑄造;獨一無二,估價待詢。2018年5月15日於佳士得紐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售出,成交價71,000,000美元。© Succession Brancusi -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布朗庫西的肖像作品讓觀賞者參與一場視覺遊戲,尋找揭示人物身份的線索。以5月15日在佳士得紐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中售出的1932年作品《少女的風姿(南希.庫納德肖像)》為例,乍看之下作品的形態與爵士時代作家兼名媛南希.庫納德(Nancy Cunard)毫無相似之處,但從兩顆閃亮的青銅圓球上,仍能看到她最突出的特徵:兩鬢具有標誌性的捲髮。

曼·雷攝,南希.庫納德,1926年。© Man Ray Trust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曼·雷攝,南希.庫納德,1926年。© Man Ray Trust/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8

  • 8
  • 布朗庫西認為形態比題材更重要

高諾敦指:「布朗庫西的作品題材其實頗為傳統。例如在《少女的風姿(南希.庫納德肖像)》中,他選擇刻劃一位在洋溢波希米亞精神的巴黎認識的女性,這是相對傳統的選擇。但這只是全面探索形態的起點。畢加索在二十世紀初顛覆了繪畫傳統,而布朗庫西則堪稱重新定義了雕塑。」

  • 9
  • 布朗庫西的影響深遠

布朗庫西於1926年在紐約Brummer Gallery舉辦了一場備受爭議的展覽,參觀者之一是日裔美籍藝術學生野口勇(Isamu Noguchi, 1904-1988)。這位年輕人從眼前的作品中受到深刻啟發,於是申請並成功獲得古根漢獎學金,得以前往巴黎擔任布朗庫西的工作室助理。

儘管存在語言障礙,野口勇仍在布朗庫西的指導下度過了愉快的七個月,掌握了重要的石雕技巧。布朗庫西的簡約形態促使野口勇投身現代主義和抽象風格,而他恍如石礦場的工作室對這位年輕雕塑家留下深遠的影響,後來於1927年在巴黎南部設立了一間類似的工作室。此後,野口勇成為二十世紀最舉足輕重和備受推崇的雕塑家之一,二人也一直保持友好關係,互相啟發。


  • 10
  • 布朗庫西將大批遺作贈予法國

布朗庫西逝世後留下超過1,000幅照片和200多尊雕塑。他於1952年成為法國公民,原因之一是為了將自己整間工作室和所有作品遺贈給法國政府(家鄉羅馬尼亞的共產政府拒絕接受他的作品)。1997年,法國政府在龐畢度中心對面重建他的工作室


  • 11
  • 他的作品極受歡迎,創作生涯每個階段的作品都備受追捧

近年來,佳士得拍賣的布朗庫西作品曾兩度打破雕塑拍賣的世界紀錄,分別是2002年的《達那伊德》,以及2005年的《空中飛鳥》。高諾敦指出:「此後,《沉睡的繆斯》在2017年刷新藝術家的拍賣紀錄,令人難以忘懷。」為甚麼藏家對他的作品求之若渴呢?「布朗庫西的藝術生涯並不很長,他也不是最多產的藝術家,所以當他的重要作品上拍時,便備受市場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