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玩乐队成员盖·贝瑞曼。照片:Amny Shore

酷玩乐队成员盖·贝瑞曼的收藏故事

这位英国著名乐队的贝斯手探讨自己对机械美学的热爱——尤其是“实用”表款——以及汇集一流设计的全新线上图录Dawghaus。与我们一同赏析即将于佳士得拍场亮相的经典腕表

“乐队所有成员各自都有音乐以外的爱好。”酷玩乐队(Coldplay)的贝斯手盖·贝瑞曼(Guy Berryman)说道。“他们热爱美食、佳酿以及冲浪。我想他们亦尊重我这个独特爱好。”

42岁的贝瑞曼酷爱设计,而酷玩乐队在全世界的巨大成功亦令他得以全身心投入这项爱好中(乐队在过去24年中的专辑销量逾1亿张)。

他的珍藏包括古董车、合成器、照相机、衣物以及更为人熟知的腕表。“在收藏方面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所以必须要限制自己的欲望。”贝瑞曼笑称。“至少在收集车子时必须得有空间停放,但单单一个抽屉已经可以放下许多枚腕表。”

加入酷玩乐队之前,贝瑞曼在伦敦大学学院修读工程专业。其父亲亦为工程师,所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早已爱上机械的美感,无论是车盖下的发动机还是表盘后的复杂功能。

“当我们开始成名时,我刚刚二十出头,手头突然变得十分宽裕。”他回忆道。“所以我用了几千磅买下一枚劳力士Air-King。购买时很紧张,因为毕竟是一大笔钱,但对我而言也是一次意义非凡的经历。能让我这样形容的事物屈指可数。”

劳力士,不锈钢Daytona ‘Big Red’,型号6263。估价:50,000 – 80,000美元。将于2020年7月22日至8月5日在Watches Online The Collector’s Edition网上拍卖中呈献

劳力士,不锈钢Daytona ‘Big Red’,型号6263估价:50,000 – 80,000美元。将于2020年7月22日至8月5日在Watches Online: The Collector’s Edition网上拍卖中呈献


劳力士,Submariner,型号1680。估价:15,000 – 25,000美元。将于2020年7月22日至8月5日在Watches Online The Collector’s Edition网上拍卖中呈献

劳力士,Submariner,型号1680。估价:15,000 – 25,000美元。将于2020年7月22日至8月5日在Watches Online: The Collector’s Edition网上拍卖中呈献


“腕表内的机械装置无比精密复杂。机芯可谓人类匠心巧思的极致体现。它们的外观亦充满美感。”他继续说道。

“Big Red”不锈钢Daytona和劳力士“Submariner”(上图)是贝瑞曼尤其钟爱的两款腕表,将于佳士得Watches Online: The Collector’s Edition网上拍卖中亮相。

“我喜爱的腕表都是‘实用’表款。”贝瑞曼表示。“它们有各自独特的功能,譬如计时腕表、潜水表等等。”

贝瑞曼透露自己最爱的腕表是古董劳力士“Double Red”Sea Dweller,但亦提到自己收藏中另外两款钟情爱表,即欧米茄“Ed White”Speedmaster,以及泰格豪雅50周年纪念版Monaco。

“每个人在地球上生存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于我而言,腕表正因此带有了哲学意义上的魅力。”

“我认为设计的最高境界是不仅功能强大,而且外形美观——无论是腕表还是车子,都是如此。这正是为何我热爱1960年代Zagato特制车身的古董车。它们的设计要领是车身重量轻、外形流线型,并更加高效。设计出的成品满足一切需要,同时外观亦高贵优雅。”

但多年来不同领域的设计师即使推出成功产品,也未能得到应有的认可,贝瑞曼对此感到十分遗憾。他以来自二战时期的B15飞行夹克为例说明。

劳力士也是一样,会要求一位设计师按照特定的功能、尺寸和价格制作出一款潜水腕表。这位设计师可能会创作出经典产品,但(他或她)一直待在幕后,常常被世人所忘记。”

“这就好像是放克兄弟(Funk Brothers),他们是摩城唱片公司(Motown)的伴奏乐队,也是启发我开始弹贝斯的前辈之一。他们制作出音乐史上最令人难忘的乐声之一,但近年来人们才刚刚意识到他们的成就。在我看来,他们终于浮出表面,为世人所见。”

这也是贝瑞曼成立Dawghaus的原因之一——这份网上图录旨在将“最佳设计”策划呈现予世人,将迟来的关注授予应得的作品,不仅包括那些已经名声响亮的设计,更呈献贝瑞曼认为应该得到更多关注的产品。

他计划于今年下半年正式发行Dawghaus,其中会有腕表专区。“这会将伟大的设计推给世人赏析,当然也是我正式向这些不同珍品表达热爱的一种形式。”

贝瑞曼承认自己对腕表的热爱可以追溯到童年时期。“我父亲在抽屉中贮存了不少腕表。尽管他不让我染指抽屉,但我还是在家中跑来跑去,不停探索它们的藏身之处。”他回忆道。

他承认自己在为收藏添加新成员时会“比较冲动”,亦曾经转手不少藏品。因此留下的都是与自己心心相通的宝贵珍品。

至于腕表,要属那些最具原创新意的款式最令他心仪。“看看这款Submariner吧。”他说。“设计是如此优雅精巧,一经面世后引得其他品牌争相效仿推出类似款式,就是最佳明证。”

然而腕表亦拥有一种情感共鸣。“无论是从设计概念还是私人情感而言,腕表都拥有非凡意义。”贝瑞曼继续说道。

“每个人在地球上生存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于我而言,腕表正因此带有了哲学意义上的魅力——它可以标志人生中的里程碑,鲜有其他事物能与其相提并论。”

关注盖·贝瑞曼的Instagram账号@guyberry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