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得藏家誌:走進張霏的瑰麗珠寶世界

對於上海出生並成長的張霏(Phoebe Zhang)而言,珠寶早已完全融入了她的生活。在佳士得上海 「The House of Luxury」雅逸精品私洽展覽開幕前夕,隨我們一起走進位於上海新華路上的「霏色 PHOESER」私人藝術空間,欣賞張霏的瑰麗珠寶世界

霏色:兒時的夢想


上海的仲夏時節,張霏身著一襲夏日氣息的連衣裙,出現在新華路上不久前剛落成的私人藝術空間—— 「霏色 PHOESER」,與她的多年好友、佳士得珠寶專家梁家瑜(Caroline Liang)於庭院中品一壺香茗。「這個藝術空間,實現了我兒時多年的藝術夢想。」她表示。

珠寶藏家張霏在她的「霏色 PHOESER」私人藝術空間內

珠寶藏家張霏在她的「霏色 PHOESER」私人藝術空間內

自少女時期起,張霏就特別鐘意漫步新華路:一條位於梧桐樹下、鬧中取靜的花園街道。短短兩公里,坐擁百座別墅洋房,從名人故居、大學府邸,到各大歷史文化場所,這條近百年歷史的街道充滿了人文氣息。

「新華路對我來講是非常有情懷的,從小我就有一個願望,能夠在新華路附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帶花園的獨立空間。」談起這座位于新華路的老洋房,張霏如是說,「我希望這裡可以成為自己和好朋友聚會的地方。也想透過這樣一個藝術空間,展示我自己的一些藏品,既可以跟好朋友們一起喝茶,也可以聊聊我們共同的愛好。」

位於上海新華路的「霏色 PHOESER」私人藝術空間
位於上海新華路的「霏色 PHOESER」私人藝術空間

年少時的夢想,如今在 「霏色 PHOESER」藝術空間實現了:她將自己多年來購藏的珠寶及其他藝術品置於其中,時而會友、時而自賞。

與佳士得的不解情緣


張霏回憶起她與佳士得珠寶專家梁家瑜相識、並開始在佳士得競投拍品的經歷,竟已橫跨十載。「她很懂我,常常會推薦給我一些我喜歡的珠寶......我記得最初我還不能夠完全分辨喀什米爾藍寶石和緬甸藍寶石的區別;她就會把一場拍賣裡不同產地的藍寶石給我展示並做對比,然後告訴我不同產地寶石的一些特點。」

張霏於佳士得紐約拍場上成功投得的9.77克拉緬甸紅寶石戒指
張霏於佳士得紐約拍場上成功投得的9.77克拉緬甸紅寶石戒指

在佳士得拍場,張霏收穫了不少心儀並珍藏至今的珠寶。對緬甸紅寶石情有獨鍾的她,不僅因為它珍罕絕美,更因為它也剛好是自己的生辰石。在2019年底佳士得紐約拍賣上,張霏以高出起拍價十餘倍的成交價(逾80萬美元)成功競得一枚由JAR設計的、近10克拉的緬甸無燒紅寶石戒指。她回憶道:「我記得當時和很多買家一起競投這件拍品,這件珠寶本身的精美絕倫與稀缺性,以及珠寶設計大師的加持,無疑是我在佳士得買入的令我印象最深刻的精品之一。」

這枚購自佳士得香港拍場上的14.70克拉喀什米爾藍寶石戒指也是張霏藏品中的心頭好
這枚購自佳士得香港拍場上的14.70克拉喀什米爾藍寶石戒指也是張霏藏品中的心頭好

而另一件同樣令她欣然購藏且津津樂道的作品,則是於去年佳士得香港春拍中透過電話競投成功投得的一枚緬甸喀什米爾藍寶石。「有十幾克拉這麼大。它的火彩各方面的綜合分數,對於一顆無加熱的寶石而言是非常難得的。」談及那次的購藏經歷,張霏現如今回憶起來依然按耐不住當時激動的心情,眼神明亮。「那兩顆寶石我都是追了很久,最終都收入囊中。」

「我是和佳士得一起成長起來的……學得越多,便願意花越多的錢去買好的東西。」
—— 張霏

張霏坦言自己的珠寶收藏之路,是不斷學習的過程,更是和佳士得專家結下深厚情誼的過程。她表示自己是「和佳士得一起成長起來的」,而「學得越多,便願意花越多的錢去買好的東西。」

張霏和佳士得珠寶部專家梁家瑜一同欣賞她的珠寶收藏
張霏和佳士得珠寶部專家梁家瑜一同欣賞她的珠寶收藏

從最早只鍾情於翡翠首飾,到後來逐漸涉獵各個珠寶品類,這10年間她的收藏品類日益豐富——從最初純粹從個人喜好出發,到後來慢慢建立起完整的珠寶購藏系統,收藏思路亦逐漸清晰;透過現場拍賣、電話或網上競投,張霏的珠寶收藏也從最初國人最愛的珠寶例如翡翠等,不斷豐富至紅寶石、藍寶石,以及各式現代設計珠寶和歐洲古董作品。「佳士得專家在我收藏古董珠寶上給出了一些非常好的建議,也是我這麼多年來慢慢開始梳理的理念——就是應該買對的、買代表那個年代的精品。」她表示。

另一件張霏5月剛剛從佳士得網上拍賣收穫的René Lalique橄欖石及琺瑯戒指,對她而言,亦超出了珠寶原本的範疇:「這件1900年出自Lalique的作品,是一件藝術品。」

張霏鍾愛的Lalique新藝術風格橄欖石及琺瑯戒指
張霏鍾愛的Lalique新藝術風格橄欖石及琺瑯戒指

Lalique是二十世紀初法國藝術界燈塔式的傳奇人物,他將珠寶帶到了繪畫和雕塑的藝術高度。而張霏亦被其作品的原創性、故事性、對材質的突破以及對寶石工藝精益求精的追求所吸引,「如同油畫講究題材與畫框相稱,這件作品的每一個細節,從寶石到裝飾、再到戒托,都風格緊扣、呼應題材。」

張霏更娓娓道來藏品背後的故事:「Lalique大多作品雕刻於玻璃上,然而這件作品雕刻在橄欖石上,主題是歌頌母愛。」而她又恰好在母親節前後將它購藏,更加意義非凡,「古董珠寶一定要買傳承有序的,有那個年代的獨特工藝標記,或者有它的藝術符號……對那些作品,我更看重其文化價值和藝術價值,古董珠寶沒有證書,很多時候追求的是一種工藝,和它所體現的當年的文化或是人們的生活方式。」

日內瓦之行:克服恐飛,不虛此行


誰能想到,張霏笑言自己有「恐飛症」。雖然對飛行懷有天生的恐懼,但出於對珠寶收藏的熱忱,她鼓起勇氣在2018年從上海飛往日內瓦,就是為了參加佳士得在當地舉行的一場珠寶拍賣。「那次能夠克服恐懼,是真的想去日內瓦,因為聽說那裡有很多美麗的珠寶等著我。」提及美麗的珠寶,她總是眼中有光。

近年來,張霏逐漸開始對古董珠寶建立起購藏心得
近年來,張霏逐漸開始對古董珠寶建立起購藏心得

而那一次,張霏亦收穫頗豐,成功投得兩枚彩鑽;與此同時,日內瓦之行令她大開眼界,不僅看到了更多不同類別的珠寶,亦看到了突破性別局限、打破年齡束縛的珠寶收藏格局。

「在國內,可能普遍認為珠寶藏家、佩戴者以女性為主;但在日內瓦,我看到了從20多歲到80多歲的珠寶藏家,其中男性占了更大的比例。」張霏回憶道,「因為那一次的出席讓我打開了另一扇珠寶的大門,讓我看到了更多的來自於全世界的珠寶珍品。」她坦言日內瓦之行是一次打開視野與收藏格局的拍賣體驗,「那次的經歷,讓我覺得買到一定的程度以後,我不完全再追求數量的堆砌,而是要開始買精品——不僅是現代珠寶,還有古董珠寶。」

漫漫收藏路:孤獨並快樂著


張霏不吝分享收藏經驗給新晉藏家,而拍賣行亦是她的推薦首選,「對的渠道,才能買到對的東西。可以買貴一點,但是不能買錯。」於她而言,拍賣行是絕佳之地,同時可以看到許多不同品類、來自不同品牌和年代的珠寶,「它們已經經過拍賣行專家的精挑細選和鑒定,從成千上萬件珠寶裡挑選出適合購藏的精品。」

近年來,已然將藝術與生活緊密相融的她更不斷擴大自己藏品的品類,始於珠寶,亦同時收藏了諸多精美的手袋、名錶,現在又將藝術品的收藏版圖擴至現當代畫作與雕塑。「美的東西,永遠都存在於生活中,只是我們需要去發現它。」也正如其所言,「美是相通的……無論平面繪畫作品,還是立體的珠寶作品,它都在講述一個故事。如果能夠通過這些作品可以跟它那個設計師或者藝術家達成共鳴,便是非常美好的追求。」

「收藏時間越長,會發現其實還挺孤獨的。」
—— 張霏

隨著人生閱歷的增長,和不同年齡階段的積累,張霏將收藏視作其個人理想和情懷的體現;而收藏這條道路卻變得愈發「孤獨」起來。

「收藏時間越長,會發現其實還挺孤獨的。一開始可能買的東西是大家都很懂、大家都能看到的,比如某個品牌等等;但到後來你對自己的要求會越來越高,因為好東西是越來越少,你的眼光就變得非常重要。」她說。

將藝術與生活緊密相融的藏家張霏
將藝術與生活緊密相融的藏家張霏

而她期許在「霏色 PHOESER」 藝術空間裡和更多的藝術同好分享她的收藏,「收藏品的體系也體現了一個藏家的個人品『wei』——這裡有兩個『wei』,一個是味道的『味』,一個是地位的『位』,都需要時間慢慢邊學邊買。我希望用自己的熱情感染身邊的每一個朋友,讓他們知道藝術源於生活,美是可以不斷追求的。」

佳士得將於8月20至22日在佳士得上海藝術空間舉辦「The House of Luxury」雅逸精品私洽展覽,呈獻一系列珍罕奪目的瑰麗珠寶、稀有手袋、精緻名表以及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精品,向藏家及臻奢愛好者們全方位展示「雅逸」生活方式之美,帶來購藏傾心好物的絕佳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