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人花园美景”:探索莫奈的绚丽花园画作

从法国圣阿德列斯到吉维尼,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笔下宁静而充满生命力的花园景色,一直也是印象派艺术的典范之作。理查德·汤姆森(Richard Thomson)将于本文深入探讨这些传奇画作

花园是印象派艺术家最喜爱的题材之一,而克劳德‧莫奈 充满诗意的户外风景画,更成为十九和二十世纪最为人熟悉和最具代表性的花园画作。 虽然他早年已开始在姨丈和姨母家中修剪整齐的草坪上开始有关创作,但直至1871年移居阿让特伊时,花园才逐渐变成他重要的创作题材。 现藏于法国橘园美术馆、尺寸庞大的《睡莲》 更成为他的代表作,不但颂扬艺术家的辉煌艺术生涯,也赞美他位于吉维尼的传奇花园。

巴黎市民在1874年举行的首届印象派展览上首次认识到开创先河的外光派美学,一年后,莫奈完成了《花园里艺术家的家人》(1875年作),作品刻划莫奈与家人在花园享受悠闲的时光。 此画最后一次公开展出要追溯至1919年,今年将于佳士得纽约今年11月举行的 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中隆重推出。

英国爱丁堡大学艺术史研究教授理查德· 汤姆森将于下文介绍莫奈笔下多个花园的精彩故事,以及他作为花园主人由此获得的创作灵感。

克劳德‧莫奈(1840-1926),《花园里艺术家的家人》,1875年作。油彩 画布。 23¾ x 31½ 英寸(60.5 x 80公分)。估价︰12,000,000-18,00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1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呈献
克劳德‧莫奈(1840-1926),《花园里艺术家的家人》,1875年作。油彩 画布。 23¾ x 31½ 英寸(60.5 x 80公分)。估价︰12,000,000-18,00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1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呈献

莫奈与花园

花园是莫奈作品的重要主题,他的巅峰之作《睡莲全景》以其位于吉维尼的水景花园为主题,刻划广阔的睡莲池和水面倒映的天空。 这些散发恬静气息的花园画作,在1927年5月莫奈逝世一年后于橘园美术馆展出,它们是莫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献给国家的礼物,结合了一位老人的个人情感和爱国情怀。 然而,在莫奈的漫长创作生涯中,庭园一直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启发他的艺术天赋。

莫奈的花园画作中,花园主人的身份清晰可辨。 莫奈的姨丈和姨母很富有,在圣阿德列斯拥有一间大宅,1860年代末,年轻的莫奈曾绘画二人家中井井有条的草坪,画中的姨丈和姨母伫立在种满剑兰和天竺葵的阳台上,俯瞰着繁忙的勒阿弗尔港口入口(《圣阿德列斯的阳台》,1867年作,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在接下来的十年间,他曾为富有的埃内斯特· 奥什代(Ernest Hoschedé)创作多幅画作,画中刻划了奥什代家族位于巴黎南部蒙热龙家族大宅前的宽广庭园和草地上的火鸡(《火鸡》,1877年作,现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 不过,当年的莫奈很在意自己相对清贫的地位。 他在1881年绘画自己位于弗特伊家中的花园时,虽然当时生活拮据,但他却四度画出让人产生错觉的构图,让人以为他的宅邸占地宽广。 其中秘诀是巧妙地运用低视角,略去分隔居所与花园、连接拉罗舍居伊翁与芒特的主要道路。

1870至1871年间,身处伦敦的莫奈对市中心绿意盎然的海德公园感到十分惊喜,他于是以此作为创作题材,并在回到巴黎后继续留意城市里的花园。在其后十年中,他绘画了从里沃利街公寓向下俯瞰的杜乐丽花园,以及从优雅小径上望向蒙索公园的景色。他于1884年在意大利博尔迪盖拉利古里亚海岸作画时偶然看到弗朗西斯科·莫雷诺(Francesco Moreno)的私人花园,并在园内发现了含羞草和棕榈树等沐浴在地中海光线下的异国植物。可以说这种经历使莫奈对园艺、花园空间布局和以专业方式挑选植物方面产生兴趣,而这一兴趣也随着他对种子目录和特定花种的热爱而变得更加浓厚。

“园艺是我在年少失落时学习的技巧。也许正是花的缘故,我才能成为画家”
——克劳德‧莫奈

莫奈热爱花园作为社交空间和绘画题材的另一个简单而重要的原因,是“花园是与世隔绝的天地(hortus conclusus)”这个概念。 花园是家庭专属的私密空间,是儿童纵情玩耍的安全之地,也是女士在树荫下享受夏日阳光的怡人角落,这些都是莫奈在他早期和中期多幅画作中描绘的优渥社会阶层特色。 莫奈与妻子卡密尔(Camille)和两个儿子让(Jean)和米歇尔(Michel)于1870年代移居阿让特伊后,他曾为家人作画,描绘他们在租用花园中的生活。 1876年举行的印象派展览中展出《装饰面板》一作,是莫奈首次形容为装饰画的作品,如今则被称为《午餐》 (现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画中展示一个平静简朴的私人空间,却明显带有中产阶层的味道。 有别于其印象派同侪卡密尔‧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的风格, 莫奈从不绘画果菜园。

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敲这种亲密而隐世的感觉,深入探索画家的内心世界。1899年初,莫奈的好友阿尔弗雷德‧西斯利(Alfred Sisley)和继女苏珊娜‧霍斯德(Suzanne Hoschedé)相继离世。随后的几个月间,莫奈以四年前在水景庭园小溪上建造的日式拱桥绘画了十多幅画作,大多使用方形画布,拱桥的弧线对称地横越水面,而睡莲的叶丶芦苇与垂柳则形成一片质感丰富的茂密绿丛。作品色彩丶构图和画布形状,都在莫奈痛失挚友家人之际带来一种疗愈的和谐抚慰。

最重要的是,花园为莫奈提供了表达创意的空间。他在艺术生涯早期的数十年里,以各式各样乃至意想不到的方式刻划庭园,但他晚年最知名的25年中,大多也以吉维尼的花园为题材。1890年,他买下租住了七年的房子,而随着系列画作的展览取得成功,他也能买下相邻的土地,包括一条小溪和池塘,他特别建造温室并雇用园丁,甚至在1901年与当地政府协商,请求把艾普特河的一条支流改道,以流经他的花园。

克劳德‧莫奈,《睡莲与日式拱桥》,1899年作。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克劳德‧莫奈,《睡莲与日式拱桥》,1899年作。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到了1890年代初,莫奈已是真正的地产之主,雇用了六名园丁。他听取鲁昂植物园园长等专业人士的意见,当然也留意园丁打理花园的方式,因而掌握了选择植物和实际种植的专业知识,而园内植物的布局,其实也是为了绘画而设。莫奈于1902年创作的画作描绘了从日式拱桥通往房子的小径,其中可见他选择以红色为主的花卉,与悬垂于上方的绿叶塑造色彩对比。他也在池塘边种植柳树,以树干的坚实固定形态,来衬托池塘水面倒映的幻变浮云,而下垂的纤细柳枝则与圆形的睡莲浮叶形成对比。莫奈在园艺和绘画方面也仔细操控自然环境。欣赏《睡莲全景》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画中的植物与实物大小相同,让人仿佛在吉维尼花园里漫步。

花园也是莫奈的创作灵感启迪。在1873年,彼埃‧奥古斯特‧雷诺瓦(Pierre-Auguste Renoir)创作了名作《莫奈在阿让特伊的花园里作画》,描绘莫奈身处多间平凡城郊房子中央的花园里(现藏于哈特福德市沃兹沃思学会)。此画暗示莫奈可以随意规划四周的环境,摆脱乏味的人造之物,陶醉于壮丽的自然景观之中。而这正是莫奈在长达六十年艺术生涯里最大的成就。虽然他以丰富多样的手法演绎这个主题,但所有作品的共通点之一,都是醉人的花园美景。

理查德‧汤姆森是英国爱丁堡大学艺术史研究教授,他于1996至2018年担任沃森戈登美术教授,并于2010至2011年担任巴黎大皇宫“Monet, 1840-1926”展览的首席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