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川广重(1797-1858),《大桥安宅骤雨》(局部)。直大判﹕36.8 x 24公分(14 1⁄2 x 9 1⁄2吋)。估价﹕20,000-30,000英镑(25,200-37,800美元)。此作于2020年6月11至18日 「巨匠刻印:日本版画」网上专场拍卖中售出,成交价52,500英镑

专家指南:日本木刻版画

欣赏日本浮世绘艺术中的风景、游女、演员、战士和怪物,同时听专家Anastasia von Seibold解析为何“喜多川歌麿、葛饰北斋及歌川广重皆为名垂青史的艺术巨匠”

江户时代与日本艺术新浪潮

对日本而言,1600年是重要的一年,当时德川家康正式掌权,在军阀冲突多年后统一日本。

他作为征夷大将军,将江户(现为东京)定为幕府,使这个发展停滞不前的地区变成国家新时代的象征。

十八世纪中期时,江户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城市,人口达一百万。德川家族的统治于1868年结束,这段时期称为江户时代。

江户时代和平昌盛,艺术发展亦非常蓬勃。浮世绘(木刻版画)的发展尤其出色,作品以破格的角度、大胆的裁切方式、细致风格,以及鲜艳夺目、没有阴影的色块见称。

佳士得日本艺术高级专家Anastasia von Seibold表示﹕“喜多川歌麿(1753-1806)葛饰北斋(1760-1849)歌川广重(1797-1858)皆为名垂青史的艺术巨匠。”

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于2017年在佳士得纽约以943,500美元成交,打破日本木刻版画的拍卖纪录。

葛饰北斋(1760-1849),《神奈川冲浪里》,来自《富岳三十六景》。25.3 x 37公分。此作于2017年4月2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943,500美元
葛饰北斋(1760-1849),《神奈川冲浪里》,来自《富岳三十六景》。25.3 x 37公分。此作于2017年4月2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943,500美元

黑白风格﹕墨折绘

日本木刻版画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八世纪,当时主要用以复制文字,特别是佛教经文。直至十六世纪初,书籍才开始采用插图,继而为独立图画的发展奠定基础。

早期的图画是以黑色墨水印制的黑白色墨折绘,创作时先将艺术家的画作从纸张转印到樱桃木方上,然后雕刻和蘸墨,再铺上白纸。

菱川师宣(1618-1694)是备受推崇的艺术大师,以类似书法的线条见称。


注入色彩﹕锦绘

为版画加入多种颜色并不容易,直至1740年代,艺术家才尝试在作品中加入绿色和粉红色。1765年,铃木春信(1724-1770)掌握了在版画中加入不同色彩的技巧,成为版画工艺的一大突破。

歌川广重(1797-1858),《东海道五十三次之内 桑名 七里渡口。 横大判﹕24.6 x 37.7公分(9 1⁄2 x 14 7⁄8吋)。此作将于2020年6月11至18日「巨匠刻印:日本版画」网上专场拍卖中售出,成交价3,500英镑
歌川广重(1797-1858),《东海道五十三次之内 桑名 七里渡口。 横大判﹕24.6 x 37.7公分(9 1⁄2 x 14 7⁄8吋)。此作将于2020年6月11至18日「巨匠刻印:日本版画」网上专场拍卖中售出,成交价3,500英镑

以这种技巧创作的版画称为锦绘。制作锦绘时会使用一组木刻,第一块木刻上以浮雕刻上完整轮廓线条,随后以墨印刷,并以印版制作其他木刻,每块木刻负责不同颜色并分别印制。日本人亦发明了标示系统,记录每块木板的制作过程。

如今谈到日本版画,许多人会想到铃木春信时代之后色彩绚丽的精美作品。

版画艺术家于十九世纪已能营造极其细致的效果,例如歌川广重以渐变色调刻划的优美日落和广阔湖川。


追求享乐:游女与歌舞伎演员

浮世绘的主题亦随着时代而改变。

为了表示对大将军的忠诚,领主必须于所属领地逗留一年后,返回江户一年。他们与随行的武士和其他侍从一同来到江户,建立庞大的流动小区。

江户亦特别为领主设立官方游廓吉原,而区内的酒馆、茶馆、剧院和妓院也深受江户的新兴商人阶级欢迎,游女和歌舞伎因此成为明星。

当时这些名妓画像极受欢迎,而木刻版画能以成本较低的方式大量制作,成为最理想的创作手法。事实上,每幅版画的成本大概与一碗面的价格相等。

浮世绘的字面意思是“浮华世界的画作”,喻意能在吉原区找到的短暂欢愉享受。

喜多川歌麿是这段时期最举足轻重的艺术家之一,以其对盛装打扮的女子的细腻描绘而见称。佳士得与一间法国拍卖行于2016年合办的拍卖会上,喜多川歌麿作品《深深的忍恋》以745,800欧元成交,成为拍卖史上成交价第二高的日本版画。


崭新风景

十九世纪时,五条连接江户与日本其他地区的公路开通,增加了旅游的机会,浮世绘艺术家由此开始刻划风景。

歌川广重(1797-1858),《大桥安宅骤雨》。直大判﹕36.8 x 24公分(14 1⁄2 x 9 1⁄2吋)。此作于2020年6月11至18日「巨匠刻印:日本版画」网上专场拍卖中售出,成交价52,500英镑
歌川广重(1797-1858),《大桥安宅骤雨》。直大判﹕36.8 x 24公分(14 1⁄2 x 9 1⁄2吋)。此作于2020年6月11至18日「巨匠刻印:日本版画」网上专场拍卖中售出,成交价52,500英镑

歌川广重及葛饰北斋是两大风景艺术名家。歌川广重于其最著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之内》系列中,捕捉通往京都的300英里公路的沿途景象。

另外,葛饰北斋于经典的《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中,以同一公路上可见的富士山为主题,描绘不同季节和不同角度的景观,《神奈川冲浪里》便是当中之一。


战士与其他日本英雄

战士是十九世纪浮世绘艺术家的另一个重要主题。歌川国芳(1798-1861)刻划日本及中国英雄的丰功伟绩,他爱以奇幻的故事为主题,例如战士恶斗鲤鱼怪、巨型蟾蜍怪和比建筑物更高的章鱼。他为浮世绘注入戏剧效果、动感和创意幻想,深受欢迎。


浮世绘对西方艺术家的影响

江户时期的日本外交政策奉行孤立主义,事实上,日本禁止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人民也无法出入国境。

最后一任德川时代征夷大将军于1868年失势后,形势有所改变。日本重开边境,浮世绘亦因此开始被西方了解。

浮世绘大量传入欧洲及美洲后,梵高(Van Gogh)莫内(Monet)德加(Degas)惠斯勒(Whistler)图卢兹-劳特累克(Toulouse-Lautrec)等艺术家亦被这种艺术形式深深吸引。


浮世绘如今市场

专家Anastasia von Seibold指出,浮世绘的市场由2013年开始显著蓬勃。她表示﹕“大家开始意识到,浮世绘的价值一直被低估。”

多个大型展览(例如2017年大英博物馆举行的葛饰北斋展览)亦令浮世绘被重新评价。皇家艺术学院于2009年举办歌川国芳作品展后,其版画的拍卖纪录两度被打破,并由《宫本武藏之鲸退治》率先于2018年刷新纪录。

歌川国芳(1798-1861),《宫本武藏之鲸退治》。大判三联画﹕36 x 24.5公分(14¼ x 9⅝ 吋) (3)。此作于2018年11月25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1,875,000港元
歌川国芳(1798-1861),《宫本武藏之鲸退治》。大判三联画﹕36 x 24.5公分(14¼ x 9⅝ 吋) (3)。此作于2018年11月25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1,875,000港元

由于《神奈川冲浪里》及《凯风快晴》等作品深受欢迎,葛饰北斋至今依然是在全球最享负盛名的浮世绘艺术家。于2019年(即《神奈川冲浪里》刷新世界拍卖纪录的两年后),《凯风快晴》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07,000美元

不过,Anastasia von Seibold表示浮世绘的美妙之处,在于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作品。毕竟浮世绘的黄金时期长达三个世纪,许多艺术家都以不同的风格类型进行创作。

她又指﹕“刚进入浮世绘市场的藏家大多喜爱歌川广重的作品,因为他描绘的大自然及风景非常漂亮,赏心悦目。尽管状况良好、受人喜爱的作品常常以高价成交,但藏家也可能找到5,000英镑以下的优秀歌川广重作品。”

葛饰北斋(1760-1849),《凯风快晴》。14⅞ x 10吋(37.8 x 25.4公分)。此作于2019年3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07,000美元
葛饰北斋(1760-1849),《凯风快晴》。14⅞ x 10吋(37.8 x 25.4公分)。此作于2019年3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507,000美元

整体而言,艺术家的名气越盛,其作品就越昂贵,但其他因素亦会影响价格,例如早期印制的版画会比较珍贵,因为木刻会在使用多次后磨损。专家亦表示,作品之品相十分重要。“褪色、虫蛀、撕裂和修复都会严重影响版画的价值。”


为您的浮世绘加框并小心呵护

“由于日本版画采用植物性颜料,因此对光线较为敏感。我们建议藏家将版画放于能阻隔紫外线的玻璃下,配以无酸画框内,亦要挂于昏暗的空间,避免阳光直射。”

专家亦指出另一个方法是“将版画放在两张日本和纸之间,再放进收纳箱内,不要装裱,以便随时欣赏作品。”若存放得宜,日本版画可以收藏多年,供传世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