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到Benjamin Ichinose的酒窖,我马上知道那是世上数一数二的酒窖”

“当我看到Benjamin Ichinose的酒窖,我马上知道那是世上数一数二的酒窖”

Benjamin Ichinose博士承认:“我像疯了一样买酒。”他后来建造梦想中的酒窖,妥善收藏顶级佳酿。其非凡窖藏将于7月16至31日在网上拍卖中亮相

已故著名酒评家、作者兼葡萄酒大师迈克尔·布罗得本特(Michael Broadbent)在50多年前为佳士得创办名酿拍卖,他形容Ichinose博士位于加州希尔斯堡家中的私人酒窖时写道:“完美,每一方面都是完美。”

布罗得本特于1972年首次拜访这位日裔美籍藏家时,对其藏品印象深刻,于是写信给Ichinose:“你的窖藏跟传说和我预期的一样壮观,我只希望有更多人在收藏佳酿方面能如此投入和一丝不苟。”

1972年,Benjamin Ichinose在加州希尔斯堡的家中款待迈克尔.布罗得本特、其妻子达芙妮(Daphne)和鉴赏家巴尼·罗德(Barney Rhodes)
1972年,Benjamin Ichinose在加州希尔斯堡的家中款待迈克尔.布罗得本特、其妻子达芙妮(Daphne)和鉴赏家巴尼·罗德(Barney Rhodes)

1973年,罗曼尼康帝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的已故庄主亨利·德·维莱恩(Henri de Villaine)致函祝贺Ichinose“拥有丰富的葡萄酒知识,并成为艺术杰作(酒窖里的佳酿)收藏家。”而三年前,另一位著名葡萄酒商人兼鉴赏家哈里·沃(Harry Waugh)在其著作《Pick of the Bunch》一书中问到“世上能否有更好的私人现代酒窖。”

Ichinose生于考艾岛科洛亚,在13英亩的农场里长大,度过恬静愉快的童年。高中毕业后,他先后入读加州大学的柏克莱分校和三藩市分校,并取得牙医学位。之后,他以美国陆军上尉的身份派驻日本横滨,负责替军队矫正牙齿,直至1959年底回到湾区,并与妻子梅永(Mayon)一同钻研新的兴趣︰葡萄酒。

Ichinose仔细储存窖藏,并确保酒架能够防震
Ichinose仔细储存窖藏,并确保酒架能够防震

Ichinose于1960年代初努力研究葡萄酒相关的知识,除了热爱学习,他也渴望品尝各种葡萄酒。他在多年后忆述︰“我像疯了一样买酒。”

他加入由一群葡萄酒爱好者组成、并设有酒窖的柏克莱葡萄酒美食协会(Berkeley Wine & Food Society),品尝当时最独特的名酿。后来,他先后加入Society of Medical Friends of Wine、三藩市葡萄酒美食协会(The Wine and Food Society of San Francisco)和法国国际美食协会,并出任后者的西北太平洋区负责人。在1980年,他获酒神协会(Bacchus Society)选为“年度美食家”(Mr. Gourmet of the Year)。

Ichinose与葡萄酒界名人的书信
Ichinose与葡萄酒界名人的书信
Ichinose博士仔细记录自己的窖藏
Ichinose博士仔细记录自己的窖藏

随着Ichinose开始建立收藏,他与布罗得本特的友谊也更深厚。身为佳士得专家的布罗得本特对葡萄酒拥有丰富的知识,因而成为藏家Ichinose的良师,使他得以增进知识,并提升窖藏的质量。

布罗得本特的儿子巴萨洛缪(Bartholomew)也是备受推崇的葡萄酒专家,他记得Ichinose一家于1970年代到他们英格兰家中作客时的情况。他记得小孩子会在一旁玩耍,而父母则“享受美酒佳肴”。

酒窖较细小的第三个区域藏着年份最久远的淡红酒,被布罗得本特称为“Benjamin的宝藏”
酒窖较细小的第三个区域藏着年份最久远的淡红酒,被布罗得本特称为“Benjamin的宝藏”

1980年代初时,酒评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对1982年份波尔多葡萄酒的赞誉,渐渐改变美国市场赏酒、品酒和藏酒的格局,这时布罗得本特获美国著名臻酿藏家邀请主持品酒会,活动会邀请其他藏家参与,一同展示珍贵窖藏。

移居美国的巴萨洛缪受邀与父亲一同参加品酒会,一般作为列席的品酒人之一,有时也会帮忙开酒和倒酒。

他写道︰“在那个久远的时代,葡萄酒藏家不多,而由于收藏葡萄酒市场尚未发展,他们在拍卖会上不用面对激烈竞争,便能购藏最臻美的珍酿。”

Ichinose家中的美丽日式庭园,由著名园景设计师齐藤胜雄设计
Ichinose家中的美丽日式庭园,由著名园景设计师齐藤胜雄设计

巴萨洛缪于1986年搬到加州,不久后获邀到Ichinose家中作客,那时才发现对家的藏酒多么令人惊艳。他忆述︰“Ichinose和家人住了50多年的房子建于高大的红木树下,Benjamin在家里建造了一个绝美的日式庭园,并建造了酒窖。这是首先设计并建成的部分,随后这家人(和他们的佳酿)才喜迁新居。”

布罗得本特表示,Ichinose是一位独树一帜的藏家

他补充︰“我见过许多令人赞叹的欧洲酒窖,因为从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每逢复活节,我便会跟随父母到法国、德国和奥地利等地,帮忙整理要被送往佳士得伦敦Great Rooms拍卖的美酿。当我看到Ichinose的酒窖,我马上意识到那是世上数一数二的酒窖。”

他进入酒窖时感到温度骤降,并首先注意到Ichinose用心储存珍藏,确保酒架能防震。然后,Ichinose介绍三间放置顶级珍酿的酒室时,“非常自豪”。

Ichinose主要收藏法国、加州和德国葡萄酒
Ichinose主要收藏法国、加州和德国葡萄酒

大部份上乘珍酿都是过去20年购自最重要的佳士得名酒拍卖的陈酿,Ichinose是拍卖会上最活跃的买家之一。

除了从拍卖和主要进口商购买葡萄酒,Ichinose也直接向加州酒庄订购名酿,包括柏里欧酒庄(Beaulieu Vineyard)、戴维·布鲁斯酒庄(David Bruce)、汉歇尔酒庄(Hanzell)、赫兹酒庄(Heitz)、 鹦歌酒庄(Inglenook)、蒙大维酒庄(Mondavi)、山脊酒庄(Ridge)和石山酒庄(Stony Hill)。他也直接从岚颂(Lanson)、阿雅拉(Ayala)和堡林爵(Bollinger)购买香槟,而阿雅拉和堡林爵更特意为Ichinose制作特别版酒标“Cuvée Ichinose”。

伯兰爵夫人特别优待Ichinose,为他珍藏三瓶1960年代的香槟,直到1980年代才除渣和运往加州
伯兰爵夫人特别优待Ichinose,为他珍藏三瓶1960年代的香槟,直到1980年代才除渣和运往加州

布罗得本特表示,Ichinose是一位独树一帜的藏家:“据我所知,只有他可以从私人酒窖拿出三瓶战后最顶级年份的珍酿,而且是来自德国最显赫的酒庄,包括Staatsweinguter、艾尔特维尔(Eltville),以及Rauenthal酒村里的知名葡萄园Baiken。”

虽然Ichinose主要收藏法国、加州和德国葡萄酒,以及波特酒、雪利酒和马德拉酒,但他也收藏出生年份的佳酿,包括他和妻子梅永出生的1929年、女儿路易丝(Louise)诞生的1961年、儿子罗伯特 (Robert)诞生的1964年,以及小女罗莉(Lori)诞生的1965年。

第二间酒室收藏顶级的波尔多、勃艮第珍酿和气泡酒,也有不少布罗得本特钟爱的德国珍酿
第二间酒室收藏顶级的波尔多、勃艮第珍酿和气泡酒,也有不少布罗得本特钟爱的德国珍酿

这批珍藏的数量最终超过55,000瓶,为此,Ichinose增设另一个地下恒温酒窖,用来收藏原箱葡萄酒,并以较新的加州出品为主。

Ichinose很早就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酿酒学教授吉姆‧盖蒙(Jim Guymon)学习到贮存环境对葡萄酒至关重要。为了塑造最佳的贮存环境,他为自己的珍藏建造了三个地下室:前厅维持在摄氏14度(自然地面温度),用于贮存较新的波特酒、雪利酒和马德拉酒;主酒窖维持在摄氏11度,而副酒窖的温度则维持在摄氏9度,贮存陈年红酒、白酒和气泡酒。

“此次拍卖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拥有来源有绪的珍贵名酒。”——巴萨洛缪·布罗德本特

因此,葡萄酒得以在理想的环境慢慢陈化,即使葡萄酒并非来自出色的年份或来自较不知名的酒庄,质量也意外地比预期更佳。

如果说打造完美的贮存环境是Ichinose的葡萄酒哲学之一,那么另一个同样重要的原则就是他的信念——“葡萄酒真正的美,在于与朋友一起分享”。

Ichinose夫妻的品味相近,据说梅永的品觉甚至更加敏锐,二人经常举办午餐聚会和晚宴,与朋友分享珍藏佳酿。座上客包括来自法国著名酒庄的重要人物、早期葡萄酒业先驱和传奇鉴赏名家。

佳士得纽约名酒部主管Christopher Munro欣赏Ichinose珍藏的柏翠庄(Pétrus)珍酿
佳士得纽约名酒部主管Christopher Munro欣赏Ichinose珍藏的柏翠庄(Pétrus)珍酿

布罗得本特属于后者,在2018年10月,亦即二人相识近50年后,Ichinose赠予他一瓶1961年份的玛歌庄(Château Margaux)珍酿,没有特别原因,纯粹为了和挚友分享。幸好巴萨洛缪刚好探望父亲,能亲自把该瓶珍酿带到伦敦。在一场纪念这位名酒专家传奇事业的晚宴上,大家打开这瓶珍酿,发现它的状况完美,令人赞叹不已。

心怀感激的布罗得本特在致Ichinose的信中道:“这瓶1961年份玛歌庄葡萄酒非常美妙,是现在难得一见的珍酿。我很高兴能和你拥有如此美好的回忆。”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幸运儿。大师级侍酒师弗雷德‧达姆(Fred Dame)在2018年表示:“我有幸在30多年来,能品尝这个酒窖内的臻美名酿。在我事业生涯里最精彩的十次品酒体验中,至少有五次是和Ichinose家族一起品鉴。”

巴萨洛缪坦言:“看着这批顶级珍酿离开贮存了50年的完美酒窖,我非常不舍。”

“看到这个家族告别这批显赫的珍藏,我会非常伤感,但对于真正的爱酒之士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拥有来源有绪的珍贵名酒。”

大部份珍酿都是绝无仅有,而且贮存在环境极佳的酒窖,数十年来都原封不动,成就真正稀世非凡的窖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