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秋齋主人曾國和

中國近現代書畫界風雲人物專訪   曾國和 ─ 展現藏家的進取精神

「秋齋主人」是曾國和的別號,源自他的「秋齋畫藏」,而他對中國近代書畫的認識、熱愛和豐富收藏,備受業界肯定。曾國和的一生與紙張結下不解之緣,他曾經是位新聞從業員,每天在報章上撰寫過千字的文章。1979年,他隨新聞工作者代表團訪問剛開放的中國,參觀百年畫廊榮寶齋,其後對中國書畫產生濃厚興趣。1980年,他創辦了新華美術中心,在新加坡致力推動中國近代書畫市場的發展。往後的日子,曾國和精彩的生命繼續與紙張結緣,並與中國近代書畫緊密連繫上。

搭上順風車

「1979年,我到北京參觀百年畫廊榮寶齋,令我對中國近代書畫產生興趣。那時候中國剛剛開放,中國藝術家渴望對外宣傳自己的作品。我在1980年代開始在新加坡經營中國水墨畫買賣,屬於早期在當地經營中國近代書畫的經紀人。由於新加坡的華人比例龐大,他們對中國文化和藝術的情感亦特別深厚,在幾方面配合下,我就好像搭上了順風車,每次在新加坡舉行中國近代書畫展覽都能吸引很多當地華人來參觀。」

1980年代初,曾國和成功說服榮寶齋讓他們在新加坡舉行畫展, 首展中96幅作品中他賣出了93張,成為全獅城佳話,後來更取得榮寶齋在東南亞的經銷權。這輛順風車或者經由際遇安排,但往後的成功卻建基於曾國和清晰而明確的定位。

「無論是經營畫廊抑或收藏,我的脈絡也許比較清晰,就是集中1840年鴉片戰爭後的近代書畫。原因是這個時期的藝術創作擁有嶄新面貌,外國勢力入侵中國,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帶來翻天覆地的影響。藝術家尋求創新手法表達中國繪畫,徐悲鴻、林風眠、吳冠中、吳作人、傅抱石等中國藝術家紛紛出國吸收豐富藝術養份, 回國後帶來嶄新演繹。」曾國和與不少藝術家更成為忘年之交,1980年代初,吳冠中在東南亞仍然是個陌生名字,曾國和努力向外界宣傳他的作品。1990年吳冠中受邀到新加坡新華美術中心辦展,曾國和還帶他遊覽著名裕廊飛禽公園(Jurong Bird Park),吳冠中以眼前繽紛的鸚鵡畫了一系列精湛的作品。

1990年5月吳冠中在飛禽公園寫生。
1990年5月吳冠中在飛禽公園寫生。

曾國和從事這個行業36年,前後舉辦了150個展覽,除了吳冠中的個展,他更致力在新加坡推廣李可染、吳作人、朱屺瞻、陸儼少及程十髮等畫家的作品。他形容畫廊的角色就好像出色導演讓優秀的演員發光發亮。「特別對新晉畫家來說,外界對他們由不認識到深入了解他們的創作,畫廊在這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我們在過去30年透過本地及海外展覽和活動,以最好的形式去推薦這些藝術家的成就。」

艱辛收藏路

受工作和本身的熱誠影響,曾國和成功建立豐富收藏,可是這條收藏路一點也不平坦。「我以賣畫維生,根本稱不上甚麼收藏家,以有限資源來面對競爭激烈的市場,收藏之路特別艱辛。有時碰到好畫的機會可遇不可求,我曾經有機會買到徐悲鴻的《放下你的鞭子》,那幅大油畫在我的家留了一晚,可是我還是沒有辦法籌足資金,眼睜睜讓它溜走。收藏之路的最大挑戰莫過於此。」原來那時候星洲黃曼士後人願意以10萬新幣向曾國和售出作品,但當時曾國和剛轉行經營畫廊,資金有限,唯有眼睜睜送走好畫。曾國和回想此刻仍然淚眼盈眶,他對中國書畫的那份深厚情懷,我們可以感受到的。而《放下你的鞭子》最近在新加坡國家美術館展出。

與眾同樂

曾國和不經不覺度過了近40年收藏歲月,他希望趁現時身體狀況良好時為個人收藏計劃未來。「藝術品只放在家中獨個兒欣賞並不健康。而沒有人能永世存留,因為人只可以活一段時間,數十年後也應該讓新的藏家擁有,這樣藝術品才得以傳承。今年是佳士得創立250週年紀念,我很榮幸受邀在秋季拍賣期間舉行『秋齋收藏展』,希望通過這個展覽,能向藝術愛好者展現十九至二十世紀,中國水墨畫的求變、求放的發展面貌。」

曾國和深信中國藝術品會愈來愈受歡迎。「這與經濟發展有關,過去30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帶動了藝術市場發展,特別是對中國藝術品的追求。再過50或80年,中國藝術還會掉在西方後面嗎?不會吧!外界說藝術市場面臨寒冬,我個人卻始終充滿信心。」



曾國和「秋齋畫藏」的部分珍藏:



傅抱石 (1904-1965) 洗桐圖
傅抱石 (1904-1965) 洗桐圖
劉奎齡 (1885-1968) 五倫圖
劉奎齡 (1885-1968) 五倫圖
吳昌碩 (1844-1927) 雙色菊
吳昌碩 (1844-1927) 雙色菊
李可染 (1907-1989) 萬木蔥蔥橫翠征
李可染 (1907-1989) 萬木蔥蔥橫翠征
吳冠中 (1919-2010) 歡騰之夜
吳冠中 (1919-2010) 歡騰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