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收藏家趙心

鑑藏界風雲人物專訪
趙心 ─ 以激情締造收藏夢

趙心是位經驗豐富而作風低調的收藏家,雖然他過往購入的藏品如清乾隆御製碧玉雕「馬遠四皓圖」山子和《乾隆大閱圖》第三卷《閱陣》等,都輕易成為報章頭條,但他本人卻甚少接受傳媒訪問。藉著佳士得亞洲三十週年這個特別機會,我們榮幸獲得趙心答應成為鑑藏界風雲人物系列的主角之一,並與我們分享了精采鑑藏歷程。

對乾隆宮廷藝術品情有獨鍾的趙心,最著重每件藏品背後的「證據」,「證據」就是作品主題、材質、工藝以及最重要的文化含量。他會在購藏前對藝術品作細心研究,投入和專業程度可媲美專家,而這股精益求精的探究精神,是源自他對藝術的一份激情。

「沒有哲學、只有激情」

趙心的藝術收藏涵蓋中國藝術品及書畫不同類別,他稱受父親影響展開自己的收藏路。父親曾任山西省圖書館館長,喜歡收藏,趙心在耳濡目染下也開始接觸中國藝術品。「早初是1980年代,那時候中國沒有拍賣行,我在山西的地下市場買些小東西,建立個人收藏。我在1990年代來到香港,於1996、97年開始透過佳士得購買藝術品。」趙心沒有依從任何收藏哲學,一切純粹來自對藝術品的激情。「我並沒有甚麼收藏哲學,在退休後有點小積蓄便開始購買藝術品。人總是有激情 ,這些激情可以來自很多方面,例如商家做生意賺了些錢會感到激情,做官從政獲得成就也帶來激情,可是收藏的激情卻特別澎湃,當你買到深愛而且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時所帶來的享受和樂趣是前所未有。」

為玉山子搜證

在趙心眼中,他透過佳士得拍入的《乾隆大閱圖》第三卷《閱陣》、蔣廷錫中國古代書畫以及清乾隆御製碧玉雕「馬遠四皓圖」山子,都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當中清乾隆御製碧玉山子更是他心目中最具意義的收藏。清乾隆御製碧玉雕「馬遠四皓圖」山子以碧玉為材質,一面雕有商山四皓圖,另一面則是乾隆帝「題馬遠四皓圖」。清代玉山子雖然產量不少,但擁有如此巨形的玉山,除了故宮博物院藏幾件外,在民間卻是未有所見,加上雕工精緻、畫意盎然,屬具崇高藝術價值的作品。

「還記得清乾隆玉山子首次在佳士得展出時被放在一個窗台上,我當時沒有很清楚地看。於第二次展出時我卻發現玉山子背後刻有文字,於是我決定為玉山子找『證據』。何謂『證據』?以這件清乾隆玉山子為例,『證據』就是主題、字款、材質、雕工,都要配合乾隆宮廷藝術品的特點,更重要是乾隆御題詩要跟主題互相呼應,缺一不可。古董的傳承要有證據,單靠『眼力』是不足夠,『眼力』只看到很表面的東西,而且『眼力』可以夾雜很多其他元素,如藝術商眼中的商業價值或者藏家眼中的個人喜好。對我而言,藝術品要擁有深厚文化含量,這就是影響我購藏決定的『證據』。而在購買玉山子的前一天,我在美國一家博物館找到跟這件藝術品對應的畫,足以證明玉山子的主題和題詩都是互相配合,我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尋找『證據』,每一步都是挑戰,缺少哪一步都不可。」

趙心在佳士得2010年秋季拍賣購藏的清乾隆御製碧玉雕「馬遠四皓圖」山子,成為他最具意義的收藏。
趙心在佳士得2010年秋季拍賣購藏的清乾隆御製碧玉雕「馬遠四皓圖」山子,成為他最具意義的收藏。

給眾藏家的建議

對藝術品進行詳細研究成為了趙心的收藏樂趣。「我一直很想收藏琺瑯彩,目的是對它進行細緻研究,研究完畢後就可以與大眾分享。」趙心曾經讓藏品展出於好友劉益謙的龍美術館《盛清的世界》展覽。「收藏要有終結,藏品放在家中太久會導致視覺疲勞,藏家可以透過展覽與大眾分享重要藝術品。」趙心同時給予新晉藏家以下建議,「除非你的目標跟劉益謙先生一樣要創辦美術館,那可以收藏各式各樣的藝術品來迎合不同口味。否則,你應該為個人收藏建立一個清晰主題,像曹興誠先生的青銅佛像,而我的主題就是乾隆御製藝術品。」

趙心當年受父親影響開始收藏,現在女兒也有接觸藝術,趙心還給予她一些建議。「我不想她涉足古董收藏,古董世界講求眼力、證據和市場,有很多人為因素,市場環境比較複雜,對年青人來說過程會很痛苦。於是我建議她從收藏當代藝術開始,她特別喜歡奈良美智、草間彌生及KAWS等當代藝術作品。」女兒比較幸運,她收藏奈良美智的作品亦認識藝術家本人,要鑑定作品真偽,她可直接請教藝術家,不用像父親一樣,花上萬般心思和氣力,為的是從蛛絲馬跡中找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