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收藏家曹興誠

鑑藏界風雲人物專訪
曹興誠:讓機緣鋪出鑑藏路

科學、宗教和藝術之間有甚麼關連?這個充滿哲學性的問題今天由著名收藏家曹興誠解答。

讀書時修讀工程學的曹興誠現時是位佛教徒,也熱愛藝術。「科學、宗教和藝術」,是讓人類走向文明的三大要素,也是曹興誠最重視的東西。我們在某個星期六下午跟曹興誠見面,他抱恙在身、患了點小感冒,但依然準時赴會,花上一個多小時與我們暢談各種話題,由最初的收藏哲學,最後談到佛學中的「緣起性空 真空妙有」大道理,一些表面看似各不相干的事情,其實背後都是互相關連的。

追求「真而精」

曹興誠指自己的收藏不追求數量,而比較重視精美而沒有真偽爭議的東西;因此有人稱他的家為「小故宮」。很多人都知道曹興誠的收藏故事由接觸到數件假古玉開始。他曾經在台灣一家古董店買了幾件假古玉,後來他自己研究了一下,發現這幾件都是國外大博物館館藏的複製品。於是他退還了假貨,培養出警覺心,從此不碰有爭議的東西。曹興誠主張收藏一開始就一定要買真品。「有些人說買到假貨就當交學費;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收藏家一開始就不能收假東西,因為「物以類聚」,開始買假,將來會一路買假;就像青少年誤入歧途一樣,不能自拔。」

他對收藏有一種堅持,就是要「真而精」,即使他從來不以收藏家自居。「有些收藏家會四處找東西或者集中收藏某些類別。我卻很隨緣,東西很好但沒有機會碰到,或者是看到好東西但太昂貴,這都是沒有緣份。我已很久沒有購藏古玉,因為古玉作假太氾濫了;可是剛剛在紐約卻遇到了東西軒的古玉,在機緣配合下買了些作收藏。」東西軒由一對熱愛中國藝術的比利時收藏家伉儷成立,紐約佳士得於3月在紐約舉行的亞洲藝術週呈獻了東西軒的玉石雕刻,全部來源有緒,屬市場罕見。

曹興誠認為藏品來源很重要,也是國際級拍賣行無懼市場競爭依然屹立不倒的原因,健康的拍賣環境對市場和藏家都有利。「藏品最好有三十年以上的來源,因為三十年前,作假的技術沒有現在進步,鑒定真偽相對容易」。在他眼中,多比較有助分辨真假。「購藏前要作比較,不作比較就建立不起真學問。多看真的就會覺得假貨不順眼,這就是眼力,另外多看與藏品有關的資料以及參與拍賣會也是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曹興誠修讀理工出身,他認為物理或數學中的等號,是最美的東西。「等號把一些看似無關的東西,化繁為簡以後精確地連接起來,開拓了我們新的知識和視野,讓人感到萬鈞之力和無比的美妙」。把假的當成真,等於把不相等的東西抝成相等,是對理性的褻瀆,讓人難以忍受。因此他送贈新進藏家的建議是 :「不買假、不買爛,多看真品,多比較。沒有比較就買東西,連真假高低也不知道,這不可以,當藏家要有這樣的基本概念。」

對曹興誠來說最富意義的藏品是「乾隆期料胎琺瑯彩筆筒」。他於2007年11月27日佳士得秋拍以6千萬港元拍入;再於2008年5月27日佳士得春拍以6千5百萬港元拍出,為汶川地震賑災及台灣慈善團體籌款。
對曹興誠來說最富意義的藏品是「乾隆期料胎琺瑯彩筆筒」。他於2007年11月27日佳士得秋拍以6千萬港元拍入;再於2008年5月27日佳士得春拍以6千5百萬港元拍出,為汶川地震賑災及台灣慈善團體籌款。

最具意義的收藏

累積多年經驗,除了能為新進藏家提供建議外,他自己也從收藏品中領略到許多寶貴知識。「它讓我知道中國古美術的藝術成就遠超過西方古美術。西方古美術以描述歷史與人物為主,多著重寫實,而寫實是死工夫,多畫多練就行。中國古美術主要為了祭祀服務,要能溝通鬼神,就必須講究神秘與創意,因此作品經常顯示出作者的天才與驚人的想像力」。

至於最有意義的收藏,曹興誠認為是2007年他透過佳士得秋拍以6千萬港元買下的「乾隆期料胎琺瑯彩筆筒」。在緊接的2008年春拍中以6千5百萬港元拍出,目的是為汶川地震賑災籌款。「當時中國汶川發生大地震,許多人遭遇劫難。如果我們對這些災民不聞不問,只顧一個勁地在拍場搶東西,那好像不太對勁。於是我希望出一點力,為整個收藏界帶來點平衡,讓外界知道收藏家並不是一些貪婪冷血的怪物」。曹興誠最後把當中一半數目作汶川地震賑災,另一半則捐給了台灣慈善團體。

以佛學看藝術

曹興誠是位佛教徒,他認為,佛法的精髓,用「緣起性空 真空妙有」八個字就能表達。他說:「以火做例子,火不會無緣無故著起來;它需要三個因素,也就是『緣』才能升起;那就是可燃物(燃料)、助燃物(氧氣)、夠高的溫度(燃點)。這三個緣聚集,火必然升起,三個緣消失了一個以上,火必然熄滅;這就是緣起緣滅。又因為燃料,氧氣的密度不停的變化,溫度也會高高低低,所以火是變化不停的。」佛教認為,世上所有的事物都是緣起的,也因此會不停地生、滅、變化。而所謂「空性」,指的就是這種不停變化的性質。緣起性空『,是佛教理論的基礎,了解並認同緣起性空的人,就可以稱之為佛教徒,否則就是所謂「佛門外道」。

「在小乘時代,也就是公元前五世紀到公元後一世紀,佛教對空性抱持著比較負面的看法,其修行也比較消極遁世。此後大乘佛教興起,認為『空』到了極致,必定出現『妙有』,此即『真空妙有』。『真空妙有』的概念,鼓勵大家欣賞變化、歡迎變化,不因畏懼變化而抱殘守缺,可以展示出求新求變、大無畏的氣勢。這種氣勢,用於探索科學新知和從事藝術創作,都不可或缺。」

佛學哲理對曹興誠的影響或者可以這樣總結。「科學、宗教和藝術,是人類不斷『求真、求善、求美』而獲致的成果,也是現代文明的基礎。我們享受著現代文明,應該感謝科學、宗教與藝術,也應該對『真、善、美』有所珍惜和追求,否則可能有愧於生活在現代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