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收藏家陳俊輝與妻子

鑑藏界風雲人物專訪
陳俊輝 ─ 創立獨有鑑藏哲學

「佳士得亞洲三十週年專輯─鑑藏界風雲人物系列」的最後一位主角是印尼著名藏家陳俊輝(Wijono Tanoko)。陳俊輝行事低調,鮮有接受傳媒訪問談及購藏心得,佳士得很榮幸獲得這個珍貴機會,於鑑藏界風雲人物系列的第十個故事找來陳俊輝暢談他的精彩鑑藏世界。陳俊輝分享令人津津樂道的鑑藏片段,由收藏印尼藝術家作品、鍾情中國現代畫乃至建立獨一無二的吳冠中作品珍藏,在過程中他更研究出一套獨特的藏品評分方法作為購藏參考,為鑑藏之路精心打造每一步。

從印尼當代藝術到中國現代繪畫

陳俊輝是印尼著名企業家,專責打理家族生意,公司業務覆蓋建築材料、家具生產以及汽車塗裝等不同範疇。而他對藝術的興趣則源於2001年,由收藏印尼現代及當代藝術開始。「一開始收藏主要是印尼藝術家的創作,包括亨德拉‧古那旺(Hendra Gunawan)、蘇加那‧克爾頓(Sudjana Ker-ton)、蘇納里奧(Sunaryo)、 佐哥(Djoko Pekik)、斯里哈迪‧蘇達索諾(Srihadi Soedarsono)、 米斯尼亞廸(Masriadi)及阿古斯‧蘇瓦吉(Agus Suwage)的作品。然後在2002年,興趣開始轉移到中國藝術品,並開始研究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林風眠及常玉的繪畫。我特別喜歡吳冠中的作品,他的畫功細緻並善於利用不同媒介來創作。」透過累積珍貴購藏經驗,陳俊輝逐漸認清方向並成功建立今天的豐富收藏。「最初抱著玩票心態來收藏,身邊亦有不少朋友建議把藝術收藏作為投資工具。但老實說,我較享受收藏樂趣多於市場價值上的回報。曾經有一陣子我很擔憂自己會錯過購藏繪畫的機會,於是每一個星期都要購入藏品來減輕心裡的不安。隨時間和經驗,我開始懂得分辨市場上不同作品的質素。在這十五年的收藏歲月裡,我很慶幸無論在投資抑或藝術價值上,在挑選藏品時都沒有遇上太大過失。」回想多年的購藏經驗,陳俊輝認為2007年是難忘的一年。「2007年,繪畫市場似乎供不應求,市場價格突破新高,比平常的超出10至50倍。身邊有些朋友更懇求藝術家出售作品,有位朋友則在倫敦以高於買入價的120倍出售他的中國繪畫藏品,2007年的藝術市場呈現了這個獨特現象。」

獨創藏品評分方法

經驗能訓練出精準眼光,但市場競爭卻難於揣測。「收藏過程中難免會遇到挑戰,那就是拍賣場上的激烈競爭。當你看到競投價不斷飊升而拍賣官仍遲遲不落槌,我要在那一瞬間決定是否繼續參與競投,有時候拍品的最後成交價會超出最初預算。 另外,我相信要收藏到頂尖級藝術品是需要時間和鍛鍊,與美術館展品相比時,我總是覺得自己的收藏仍然有進步空間,於這方面我還需要些時間,另一原因是一些重要和傑出的藝術作品並不經常出現在市場。」陳俊輝希望能夠不斷進步,為了提升個人藏品的質素,他更制訂了一套評分方法作為購藏藝術品的參考。「我喜歡閱讀而且慶幸自己能閱讀中文,讓我能夠從不同文字紀錄中找到有關個人中國藝術藏品的知識。要找中國藝術家和作品的資料,比找東南亞藝術家的較容易,因為關於東南亞藝術家的文獻始終有限。我從不同藝術書籍和展覽圖錄中逐漸學懂辨別作品的質素級別,我會為書中的每件藝術品評分,以『十』分為最高,然後我會在個人收藏中找出同一位藝術家的作品並同樣加以評分。我的繪畫收藏平均會獲得七至八分,我希望透過這個方法為珍藏加入更具藝術和投資價值的作品。」

以知識和熱情打造頂級吳冠中珍藏

陳俊輝希望以這個獨創方法搜尋更多具價值的藏品,事實上他擁有的吳冠中作品珍藏更可稱得上全球數一數二,新加坡國家美術館在去年11月開幕,其中一個開幕展覽「吳冠中:大美無限」的部分展品正來自陳俊輝珍藏。「吳冠中是位天才,無論是他的油畫、水彩及素描都充分展示出他的非凡實力,他是其中一位中國藝術家擁有最完整的作品研究資料和文字紀錄。當佳士得呈獻一件吳冠中作品時,我可以透過剛才提及到的評分方法為這件拍品與其他吳冠中作品作出比較。我相信其他藝術家的作品也同樣出色,只是我對他們的作品認識有限。 吳冠中的作品賦予我一種激情,加上利用有關他和作品的現存豐富文字紀錄作參考,造就了這個吳冠中珍藏系列。」現時,陳俊輝的其中一位兒子也積極參與藝術收藏的事項。「在所有子女當中,我能看得出兒子Rudy對藝術同樣抱有豐富熱誠, 他會跟隨我到拍賣活動和藝術展,而每次活動結束後我們都會以評分方法找出心目中最高分的藝術品並且研究背後原因。」

對於藏家來說,能讓藝術藏品和鑑藏精神傳承下去相當重要,而健康的藝術市場發展更是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對於東南亞藝術市場的未來發展,陳俊輝同樣抱有樂觀態度。「藝術品價格會直接受到來源地的經濟影響,例如當印尼經濟向好國民收入增加,印尼繪畫作品的價格也會相對提升,又例如某個國家正面臨經濟危機,買家數量減少而導致作品未能出售,某程度上也會令其藝術品價格被調低。我在觀察印尼的經濟發展,深信印尼藝術市場也會不斷增長,印尼藝術家的作品會在未來達致更高價格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