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ry McMillan摄,头顶六本书籍保持平衡的艾德.拉斯查,1970年摄。照片︰Jerry McMillan。由Jerry McMillan和加州圣塔莫尼卡Craig Krull Gallery提供。艺术作品︰© Ed Ruscha

“文字拥有温度……当它们达到某个炽热的程度时,便能将我迷住”
—— 艾德·拉斯查《Annie》

这幅早期“文字”画作将于7月10日在佳士得纽约「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亮相。本作代表了这位洛杉矶艺术家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奠定了其1960年代最创新艺术家之一的地位

《Annie》是艾德·拉斯查(Ed Ruscha)的开创性早期画作,高近6呎,体现这位洛杉矶艺术家的独特创作手法,使之成为当代最备受推崇的艺术家之一。

《Annie》(1962年作)的灵感源自美国漫画《Little Orphan Annie》中的同名女主角,代表了拉斯查于当时开创的艺术类型︰纯粹以文字构成的画作,有些是短语,有些则像本作一样只有一个单字。

在《Annie》简单的视觉效果背后,是一个概念复杂的意象。画作一分为二,下半部分是一大片深蓝色,而上半部分则在金黄色背景中以鲜红色颜料写上“Annie”一字,而勾勒字母的黑色轮廓线则直接借用漫画元素。

这幅作品完全符合波普艺术传统,但拉斯查与同辈的纽约艺术家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有所不同(后者的早期卡通人物画作(例如《Popeye》和《Look Mickey》)灵感源于这些角色的文化共性),他对Annie的角色本身不感兴趣,作品中没有刻划这个人物,他将创作聚焦于女孩名字所用字体的形式特点。

头顶六本书籍保持平衡的艾德·拉斯查,1970年Jerry McMillan摄。照片︰Jerry McMillan。由Jerry McMillan和加州圣塔莫尼卡Craig Krull Gallery提供。艺术作品︰© Ed Ruscha
头顶六本书籍保持平衡的艾德·拉斯查,1970年Jerry McMillan摄。照片︰Jerry McMillan。由Jerry McMillan和加州圣塔莫尼卡Craig Krull Gallery提供。艺术作品︰© Ed Ruscha

拉斯查毕生致力研究字词的语义和符号特性,但《Annie》却是他首次直接复制来自流行文化的字词。将词语从一般或原来的语境中抽离,会改变它的读法和意义。对于拉斯查来说,字母成为主要的视觉题材。

由此,他克服了寻常认知中具象与抽象之间的僵化对立,转而提出一种全新的艺术观。

拉斯查曾表示他在这方面受到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的启发。琼斯于1950年代中期绘画了各种为人熟悉的标志和符号(例如作品《》中的美国国旗),藉此去除符号的大部分象征意义。琼斯表示自己喜欢描绘“大脑已经知道的事物”,因为这样能让他“钻研其它层次”。

艾德·拉斯查,《Annie》,1962年作。油彩 石墨 画布。71½ x 66¾吋(181 x 169.5公分)。估价︰20,000,000-30,000,000美元。此作将于7月10日在佳士得纽约「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呈献
艾德·拉斯查,《Annie》,1962年作。油彩 石墨 画布。71½ x 66¾吋(181 x 169.5公分)。估价︰20,000,000-30,000,000美元。此作将于7月10日在佳士得纽约「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呈献

同样,拉斯查在借用《Little Orphan Annie》的字体时,亦将自己的艺术创作带到另一个层次,亦即探索绘画的存在本质。

《Annie》是拉斯查于1960年代初创作的一组作品之一,于战后美国艺术作品中占据重要地位。他的其他作品包括《真实尺寸》(现藏于洛杉矶美术馆)、《OOF》(现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Hurting the Word Radio#1》(现藏于休斯顿梅尼勒艺术馆)。

除了概念上的考虑外,拉斯查的“文字画”亦展现纯粹的美感。在《Annie》中,色调和构图均非常和谐。

此外,他与李奇登斯坦的另一个分别,是后者于上文提及的画作中尝试模仿漫画书的商业印刷过程,而拉斯查则没有隐藏《Annie》的创作媒介。观赏“Annie”一字时,马上能看到绘画的过程,红色的厚涂颜料画出圆圈和漩涡般的笔触,堪比抽象表现主义艺术。

艾德·拉斯查在首度展出《Annie》的洛杉矶Ferus Gallery,1963年摄。© Ed Ruscha
艾德·拉斯查在首度展出《Annie》的洛杉矶Ferus Gallery,1963年摄。© Ed Ruscha

拉斯查于1963年在画商欧文‧布鲁姆(Irving Blum)的洛杉矶画廊Ferus Gallery举行首场作品展时,亦展出此画,作品其后更被收录于多本著作和展览图录之中。

在拉斯查数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他曾以“Annie”的名字创作十多幅作品,而此作是第一幅,也是最重要的一幅。然而,他亦无法解释这五个字母为何令自己如此着迷。

拉斯查表示︰“我热爱语言。文字拥有温度……当它们达到某种炽热的程度时,便能将我迷住。”在《Annie》中,他显然感受到那份美妙持久的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