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Erica Lai与黄天逸,和Artur Heras的2003年作品《有一个人》(局部)以及Anne Ross的2005年作品《Cha Cha Cha》(局部)合影。艺术品:© Artur Heras © Anne Ross。右:黄天逸夫妇位于新加坡的家,泳池旁的花园摆放Aurora Cañero于2012年创作的《救生员》。艺术品©Aurora

收藏故事:“如果我们不是夫妻,便会是拍卖场上的竞争对手”

E. Jane Dickson造访来自新加坡的黄天逸(Ronald Ooi)和太太Erica Lai,对他们来说,唐朝陶器塑像、Lalique水晶和费尔南多·波特罗(Fernando Botero)的画作已成为家庭生活的一部分

对黄天逸而言,收藏是自然而然的事: “小时候我喜欢收集石头,后来有点钱时便开始收集邮票,然后是硬币。”

他的妻子Erica Lai笑言: “他长大后便开始收集女朋友,但太费钱了。” 黄天逸则从容回应: “收藏艺术品便宜得多。”

这对夫妻可谓天作之合。黄天逸是新加坡金英证券公司的前董事长兼行政总裁,为人冷静而幽默,而Erica原为律师,性格外向,与丈夫内敛的个性刚好相反。

Erica与约翰·奥尔森(John Olsen)的《托斯卡纳厨房》(局部,1992年作)。艺术品© John Olsen, DACS 2019

Erica与约翰·奥尔森(John Olsen)的《托斯卡纳厨房》(局部,1992年作)。艺术品© John Olsen, DACS 2019

他们的家犹如一座现代灯塔,在Nassim Road众多门户紧闭的独立洋房之间分外瞩目。家中横跨三千年的艺术珍品组成启迪人心的配搭:布里奇特·莱利(Bridget Riley)的画作与一张十七世纪的夺目基里姆地毡完美映衬;唐朝陶瓷朝臣炯炯有神的双眼前,摆放了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为《浪子的历程》(The Rake’s Progress)设计的玩味舞台。

艺术品的配搭有时也带有恶作剧的意味:费尔南多·波特罗(Fernando Botero)笔下拥有杏眼和坚实下巴的一位冷漠美人,似乎被 费尔南·雷杰(Fernand Leger)在1920年创作的《镜前女子》所困扰恼怒。

这座大宅由阿根廷建筑师Ernesto Bedmar设计,层次分明,空间井然有序。原本宅邸并非为藏品设计,而是以家中两位小成员为重心──七岁的双胞胎Jacqueline和Julianne。

大卫·霍克尼《浪子的历程》照片,1961至1963年作,一组16幅蚀刻版画和凹版蚀刻画(局部)。第50版,每幅20 x 24¼吋。©大卫·霍克尼

大卫·霍克尼《浪子的历程》照片,1961至1963年作,一组16幅蚀刻版画和凹版蚀刻画(局部)。第50版,每幅20 x 24¼吋。©大卫·霍克尼

费尔南·雷杰,《镜前女子》,1920年作。艺术品© Fernand Léger, DACS 2019

费尔南·雷杰,《镜前女子》,1920年作。艺术品© Fernand Léger, DACS 2019

Erica表示: “我们以前的房子有露台,打开落地玻璃门便是七呎深的水池,里面养了很多鱼。但孩子学会爬行后,那里就变得很危险。所以我们将内饰全部拆掉,重新设计。”

从大闸沿户外走道前行,便来到特别打造的游乐场,孩子可以在这里随意玩耍,不怕打破有三千年历史的古董花瓶。而更重要的是,这对双胞胎认为朋友不用因为看到《卡尔·马克思的双眼》而感到尴尬。这幅覆盖整幅墙壁的波普艺术画作出自澳洲画家理查德·拉特(Richard Larter)之手,令人充满遐想。Erica表示: “女儿说永远不能让朋友看到那幅画。”

黄天逸夫妇位于新加坡的家,泳池旁的花园摆放Aurora Cañero于2012年创作的《救生员》。艺术品©Aurora Cañero,由艺术家@aurora_canero提供

黄天逸夫妇位于新加坡的家,泳池旁的花园摆放Aurora Cañero于2012年创作的《救生员》。艺术品©Aurora Cañero,由艺术家@aurora_canero提供

黄天逸认为替每件艺术品寻找合适的空间和展示环境就像 “一幅复杂的巨型拼图” 。为应付新加坡潮湿的气候,他们为古董地毡特别建造一间恒温房间,而部分依山而建的大宅则引入大量自然光。

拥有大量装饰艺术时期珠宝珍藏的Erica强调,要让艺术品或建筑保存得更久,必须仔细考虑气候因素。

“当你在欧洲购买宝石时,因为阳光很柔和,所以它看起来特别漂亮。但在热带国家欣赏,效果可能完全不同。房子也是一样。如果我们住在加州或澳洲,开放式的设计便很完美。”

“我经常说长大后我想买Tom Ford的房子(安藤忠雄设计的Cerro Pelon牧场),但这里的建筑师要更努力解决气候的问题。Ernesto来自阿根廷,懂得如何善用光线。他在新加坡生活了30年,所以我们家中非常明亮,但不是直接照射的光线。”

费尔南多.波特罗,《穿皮草的女子》,1990年作,两旁放有唐朝骆驼和马匹摆设。艺术品© Fernando Botero,获准复制

费尔南多.波特罗,《穿皮草的女子》,1990年作,两旁放有唐朝骆驼和马匹摆设。艺术品© Fernando Botero,获准复制

黄氏家族的历史与新加坡经济息息相关。黄天逸是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胞弟李金耀的继子,其母李胡秀妍同样地位崇高,她曾任空中服务员,后来成为亚洲最举足轻重的女商人之一。她创办的金英证券是首家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证券公司,而她与撒切尔夫人的合照(Erica称之为 “两位铁娘子” )在家族相册中占据重要位置。

黄天逸以自己的中国血脉为傲,从他收藏的商朝、西周和汉唐时期青铜器和陶器亦可见一斑。商朝青铜器是中国文明最早的考古证据,饰以凸起的纹饰,精巧细致,却又散发现代气息。

黄天逸说: “这些铜器来自3,000年前,当时的工匠已深谙浮雕的原理,有一股艺术表现的冲动,令我啧啧称奇。”

“它们是陪葬品,而我很迷信。” ——Erica Lai谈及她的古代瓷器珍藏时如是说

唐朝是宫廷文化的鼎盛时期,横跨三个世纪(公元618至907年),当时出品的三彩马和塑像同样反映唐代微妙的社会发展。

黄氏解释: “综观历史,中国战事频发,但唐朝却经济繁荣,国泰民安。当时的工匠有机会钻研和改良不同形式的雕塑。最早的马匹塑像以陶土制成,然后涂色,但颜色并不持久。后来艺术家渐渐研发出美妙的钴釉彩,但中国没有钴,必须向中东购买,其价格比黄金更高。”

“如果你仔细观察部分人像,会发现他们蓄有胡须和鹰钩鼻,明显是来自中东的男士,以商人和朝臣的身份到中国为贵族服务。这些瓷器道出了丝绸之路的故事。”

Erica对中国古董的反应则更发自内心。当她走进收藏珍品的地方时,她特别播放圣安德鲁大教堂的圣诗录音,然后耸耸肩说道: “该怎么说呢?它们是陪葬品,而我很迷信。”

Erica在新加坡的家中,身旁是苏笑柏的《萼状云一号》,2012年作,再左边是北齐大理石佛祖头像。艺术品:苏笑柏,《萼状云一号》,2012年作。由艺术家和艺术门画廊提供

Erica在新加坡的家中,身旁是苏笑柏的《萼状云一号》,2012年作,再左边是北齐大理石佛祖头像。艺术品:苏笑柏,《萼状云一号》,2012年作。由艺术家和艺术门画廊提供

从1930年代的一对捷克椅子到来自地中海东部的地毡,黄氏夫妇喜爱的大部份藏品都是在旅行途中偶遇。黄天逸说: “在新加坡,任何超过50年的东西都被视为古董,所以我从十九至二十世纪的地毡开始收藏之旅。”

“但当我游览欧洲时,发现那里有世界一流的艺术商,因为冬日天气寒冷,以及其他因素,地毯真正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改变收藏方向的契机。我现在收藏十六、十七和十八世纪的地毡,它们是编织而成的艺术品。”

一次日本之旅也令二人爱上雷内·拉利克(René Lalique)的作品。当时Erica拥有拉利克为Coty、Worth和Roger & Gallet设计的香水瓶,但当她在东京古董市场的店内看到更大型的作品时,不禁叹为观止。

雷內・拉利克,《三條角魚》,脫蠟鑄造花瓶,1921年作。照片© Studio Y. Langlois – Musée Lalique

雷內・拉利克,《三條角魚》,脫蠟鑄造花瓶,1921年作。照片© Studio Y. Langlois – Musée Lalique

雷內・拉利克,《飛蛾》造型胸針裝飾,約1906至1907年作。照片© Studio Y. Langlois – Musée Lalique

雷內・拉利克,《飛蛾》造型胸針裝飾,約1906至1907年作。照片© Studio Y. Langlois – Musée Lalique

黄天逸忆述: “我买了一个花瓶,然后问店主还有没有其他类似的藏品。店主是一位正直君子,后来我们成为好友。他说如果我想多买一点,可以将托售这批货物的经销商介绍给我。”

“半年后,我们到东京与这位经销商Shai Bandmann见面,他穿着T裇和破旧牛仔裤走进来,后来我们发现原来他是Lalique玻璃制品的世界权威专家。”

Erica说: “我们坦白地告诉Shai,虽然我们很喜欢之前发现的拉利克作品,但我们不是专家,于是他开始教导我们,那是非常美妙的经历。Shai的知识渊博,就像中药店里的百子柜一样,每个抽屉都装满不同拉利克作品的资料和典故。”

“我是费迪·墨格利(Freddie Mercury)的超级歌迷,我认为拉利克便是艺术界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黄天逸

在Shai的协助下,黄氏夫妇搜罗了大量拉利克作品,包括花瓶、灯具、珠宝、车头装饰和装饰板,另外也有不少雷内·拉利克的私人文件、日记和草图。

黄天逸说: “我会说这是世上最顶尖的拉利克珍藏,对我们来说当然是最重要的珍宝。我最喜欢的藏品是以脱蜡法铸造的独特作品,这类作品在全球大概不超过150件。它们的风格原始、创新独到,我特别欣赏这种原始的特质,因为你能看到工匠铸造的人手痕迹。”

拉利克的作品展现自然形态、创意幻想和精准的几何结构,包罗并定义了新艺术和装饰艺术两种风格。黄天逸表示: “若以音乐的术语描述,就像古典音乐、爵士乐和流行音乐融为一体。我是费迪·墨格利(Freddie Mercury)的超级歌迷,我认为拉利克便是艺术界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每一件拉利克作品均是巧妙捕捉并折射光线的杰作,遍布黄氏大宅各处,例如乳白色的皮卡第花瓶,也有饰以草蜢的Grillons花瓶,栩栩如生的草蜢仿佛随时会跳起,另外还有一对立体的装饰艺术风格吊灯。然而,大部份珍藏(与Shai Bandmann共同拥有)正借予阿尔萨斯莫代河畔万让(Wingen-sur-Moder, Alsace)的(Wingen-sur-Moder, Alsace)的拉利克博物馆(Musée Lalique)展出,经典之作包括1900年拉利克为宣传同年巴黎世界博览会而打造的《有翼的女子》铜像,以及1920年创作的经典床头灯《两只孔雀》,这些杰作吸引世界各地的访客慕名而至。

“我们不时会到访阿尔萨斯,因为我们是博物馆最主要的借展人,所以他们会带我们到保险库欣赏那些没有展出的藏品。”

Erica补充: “馆方很贴心,因为这些藏品就像我们的宝贝,如果不能触摸或感受它们,收藏便变得毫无意义。另一方面,如果只把这些珍藏放在家里也没有意思。所以这是最圆满的安排,而且我们也很乐意将藏品借给蓬皮杜中心或克里姆林宫等博物馆举办的特别展览。”

作为藏家,黄氏夫妇可谓相辅相成。Erica说: “天逸的思路清晰缜密,善于分析,我则比较大胆,但我们的喜好相同。我经常说,如果我们不是夫妻,便会是拍卖场上的竞争对手。”

对二人而言,收藏艺术品让他们暂时逃离资产负债表的压力,在商业世界找到久违的快乐。或者,正如Erica所言: “在商业世界,金钱就是一切,而艺术正好滋养灵魂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