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欧内斯特‧海明威在意大利科蒂纳丹佩佐,约1945年。相片: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右)1946年查尔斯·里兹作为结婚礼物赠送给海明威的怀表

5分钟短谈:欧内斯特‧海明威的怀表

名表部专家Rebecca Ross细诉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与巴黎里兹酒店之间的深远联系,以及酒店东主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他的怀表

对佳士得专家而言,最不可思议的发现往往是多年来一直近在眼前的珍宝。佳士得纽约名表部专家Rebecca Ross表示︰“一名客户的丈夫最近去世了,她才发现原来丈夫与著名酒店大亨查尔斯‧里兹(Charles Ritz)是好朋友。”

多年前,Ross客人的丈夫获查尔斯•里兹赠送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两枚怀表和一张签名照片,上面写着“您的好友查尔斯‧里兹敬赠”。

Ross说道︰“客人致电给我,然后说这对怀表多年来一直装裱并悬挂在夫妇二人其中一套住宅中。她又提到自己偶然发现一张查尔斯‧里兹的照片和两枚怀表,其中一只曾经为海明威所有。”

装裱在一起的两枚怀表和查尔斯‧里兹的签名照片
装裱在一起的两枚怀表和查尔斯‧里兹的签名照片

怀表送抵佳士得时,放在金色画框内的红色绒布上。Ross深入研究怀表的历史后,发现“它就像一个时间锦囊,让人回到五光十色而充满魅力的装饰艺术时期。”

海明威的怀表直径53毫米,是L. Leroy & Cie.公司大约于1920年制造的手动上弦追针计时码表。Ross也发现,里兹与海明威1940年代相识并成为好友,海明威于1946年在古巴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结婚(新娘为记者玛丽·维尔许[Mary Welsh])时,里兹把怀表作为结婚礼物送给海明威,令二人的友谊更加深厚。当海明威于1961年逝世后,维尔许便把怀表还给里兹。

两枚18K金怀表。江诗丹顿,Chronometre Royal,日内瓦,机芯编号368520,表壳编号228841,1914年制,查尔斯·里兹旧藏
两枚18K金怀表。江诗丹顿,Chronometre Royal,日内瓦,机芯编号368'520,表壳编号228'841,1914年制,查尔斯·里兹旧藏
L. Leroy & Cie.追针计时码表Hgers á Paris,编号16004 & 26490,约1920年制,欧内斯特·海明威旧藏。估价︰15,000-25,000美元。此拍品将于12月12日在佳士得纽约精致名表拍卖呈献
L. Leroy & Cie.追针计时码表Hgers á Paris,编号16004 & 26490,约1920年制,欧内斯特·海明威旧藏。估价︰15,000-25,000美元。此拍品将于12月12日在佳士得纽约精致名表拍卖呈献

查尔斯‧里兹(1891-1976)是瑞士酒店大亨兼里兹酒店帝国创始人凯撒‧里兹(Cesar Ritz)的儿子。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移居美国,其后于1920年代末回到巴黎,接管巴黎里兹酒店。

海明威于1899年生于芝加哥,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在意大利前线服役,20岁时获聘为驻外记者,并于翌年与首任妻子哈德莉·理察逊(Hadley Richardson)一起前往巴黎。

对海明威而言,法国首都巴黎是发挥创意天赋之地,他积极与格特鲁德‧斯坦(Gertrude Stein)、巴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和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等人互相交流。此外,这座城市也启发他创作出《流动的盛宴》和《太阳照常升起》等小说和自传类作品,他因而声名大噪,更荣获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

“当你细看怀表的背面时,便会发现一些刮痕和印痕,显然这只怀表曾经被使用过。”——Rebecca Ross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装饰艺术风格盛行一时,众多优秀杰出的人才均慕名前往巴黎,并在里兹酒店汇聚一堂,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罗斯福总统(President Roosevelt)、科尔·波特(Cole Porter)等无数名人都曾经下榻里兹酒店。

酒店每日迎来送往的重要客人数不胜数,但海明威却是当时与酒店关系最密切的人。虽然他住在巴黎第五区的公寓,却经常到里兹酒店住上好几个星期,并在晚上与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一起在酒吧一醉方休。

1940年,德军占领巴黎,并以里兹酒店作为纳粹总部。四年后,纳粹撤离巴黎,时任战地记者的海明威立马跳上吉普车,与一行人驱车前往里兹酒店,然后走进他最喜爱的酒吧,请大家喝香槟庆祝,成为一时佳话。海明威“解放”里兹酒店一事,使他与酒店的名字从此永远紧密相连。

巴黎里兹酒店内的海明威酒吧。相片© Vincent Leroux
巴黎里兹酒店内的海明威酒吧。相片© Vincent Leroux

Ross认为有关海明威与酒店的逸事最终也许演变成了传说,但里兹送给海明威的结婚礼物却非常实际,也符合他的需要。“海明威的怀表就像一只秒表,只要按下顶部,便能计时。”

她续道︰“海明威钟情于赛马,他确实用过这只怀表的功能为赛马计时。当你细看怀表的背面时,便会发现一些刮痕和印痕,显然这只怀表曾经被使用过,而不是藏在抽屉里十年未见天日。”

里兹海明威文学奖(Ritz Hemingway prize)于1980年代创立,奖金高达50,000美元,恰如其分地纪念海明威与里兹酒店的密切关系,历届的得奖者包括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和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等。

由于海明威的家人向酒店借出大批海明威生前的用品,酒店在1994年把酒吧更名为“海明威酒吧”,以此表达敬意。这些藏品至今依然在翻新后的海明威酒吧展出。

酒吧无疑是向这位知名作家致敬的最佳方式,相信海明威本人亦会同意,因为他曾于晚年时对朋友说︰“每当我梦见死后的天堂时,背景总是巴黎里兹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