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蘭·哈爾曼松·範·萊茵工作室,《戴黑帽、圍巾與頸甲的藝術家肖像》,油彩 木板,48.5 x 36.2 公分。此作將於6月2至19日在佳士得古典大師繪畫及雕塑網上拍賣呈獻

林布蘭和他的神秘門徒

林布蘭(或譯倫勃朗)在其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曾先後聘用超過50名門生,有的頗負盛名,有的則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命運各有千秋。即將於6月2至19日佳士得紐約古典大師繪畫及雕塑網上拍賣亮相的《戴黑帽、圍巾與頸甲的藝術家肖像》為林布蘭《自畫像》的臨摹作品,由工作室成員完成。佳士得古典大師專家John Hawley于此文詳析該作的極盡吸睛之處

1631年,林布蘭在阿姆斯特丹擁有了自己負責的工作室,並接收學生在他的指導下學習繪畫。林布蘭的幾位學生如霍弗特‧弗林克(Govert Flinck)、斐迪南‧波爾(Ferdinand Bol),繪製《金翅雀》(Gold Finch)的卡爾·法布里蒂烏斯(Carel Fabritius),均在當今藝術史研究中逐漸獲得了正確的認識,被定義為荷蘭黃金時期的代表性藝術家。但很多早期與林布蘭一同移居至阿姆斯特丹的門生與創作夥伴的身份仍是一個謎團。雖然他們的作品被完整地保存下來,卻沒有關於其真實身份的蛛絲馬跡。

在林布蘭40年藝術生涯中,他招收的學生不少於50名。其中至少有20名學生的名字由歷史文獻完整地記錄下來,另有30名匿名的門徒難以確認身份。為賺取額外收入,他每年向學生收取100荷蘭盾(約等於現在的6,000美元)作為學費和材料費,但不包括膳宿費。林布蘭憑著這門成功藝術生意在短短一年內賺取了2,500荷蘭盾。

學生要加入工作室,必須具備足夠的藝術才華。畫家如弗林克和波爾均曾在其他工作室學習,隨後才加入林布蘭的工作室提升技藝。其他沒有太多基礎的畫家,在加入工作室初期只得從基礎做起,負責混合顏料和繃緊畫布。在一般為期一至四年的培訓期間,林布蘭會與學生訂立合約,只要他提供材料,便有權出售學生的作品,並保留所有收益。

《自畫像》是這位十七世紀荷蘭黃金時期偉大藝術家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林布蘭將作品保留在工作室中供學生們臨摹、學習。工作室臨摹品於當時有兩層用意:學生們可以通過臨摹學習林布蘭獨特的手法與畫風;與此同時,完成的作品還可以滿足當時藝術市場對林布蘭肖像畫的需求。後來加入林布蘭工作室的藝術家,包括法布里蒂烏斯,保盧斯·里歇爾(Paulus Lesire)和雅各·貝克(Jacob Backer)均繪製過將不同種類的頸甲、服飾與相似的神態、姿勢所結合的作品,極有可能是受林布蘭肖像畫的影響。

工作室的門生們在繪製臨摹習作時不得展現個人創意,亦甚少在畫上簽名。此外,學生的作品于市場上售賣時,往往與林布蘭本人的作品摻雜。而當匿名的畫作易手時,便會被冠以不同的名字。即將於六月佳士得古典大師繪畫及雕塑拍賣會上推出的作品《戴黑帽、圍巾與頸甲的藝術家肖像》便是很好的例子,本拍品亦很有可能就是當時門生繪製的同類臨摹作品,而該作于二十世紀初首次現身市場時被認為是林布蘭的親筆作品。


「在1630年代,林布蘭工作室一共繪製了四幅臨摹品,在十八世紀亦有一幅複製品。此肖像畫自古至今均是林布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最近期的年代學考究顯示,本作使用的木板與林布蘭阿姆斯特丹工作室約於1631年使用的材質相似。林布蘭親自繪製的《自畫像》原作則通常被認為在1631年之前完成,現藏於印弟安納波里斯藝術博物館(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自畫像》原作近日亦於廣東省博物館舉辦的 「從倫勃朗到莫内:歐洲繪畫500年特展」 中展出。此次展覽從西方藝術通史角度出發,引領觀者探索文藝復興、巴羅克直至印象派的多種主題的經典作品,縱觀歐洲500年藝術史的典範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