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随心动─中国当代水墨大师私人洽购展览

「挥毫墨舞,笔随心动」能形容当代水墨艺术家和作品的关系,而「墨舞」亦成为佳士得全新私人洽购展览的主题

「墨舞」率先在香港春拍期间揭开序幕,展览然后在佳士得艺廊继续举行。这个展览特别呈献潘公凯、王冬龄及吴毅三位当代水墨大师的崭新作品,他们均被视为当今水墨领域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先锋,而联系三人的创作是作品中宏大的笔触及多变的线条。

王冬龄(1945年生),乱书•晏殊《浣溪沙》,水墨纸本,96 x 178 公分 (37 ¾ x 70 吋),2016年作。

王冬龄(1945年生),乱书•晏殊《浣溪沙》,水墨纸本,96 x 178 公分 (37 ¾ x 70 吋),2016年作。

三位艺术家深深扎根于艺术传统,看似极度精简的线条都是几经练习,体现出独特风格,为中国当代水墨注入崭新元素。当中,潘公凯是二十世纪中国书画大师潘天寿之子,自幼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并以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的双重身份闻名中国及海外。潘公凯的水墨作品通常尺幅巨大,颇具气势,充满现代感,成功将传统水墨画的抽象感和文人传统融合。他擅长利用简洁笔触描绘花卉,以荷花景色最具代表性。「中国传统精神把人与自然的合一看成是人类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回归自然』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是中国传统精神与世界未来潮流的汇合点。正是在这个汇合点上,我相信未来中国绘画可以站稳脚根,走向世界。」他亦特别提出,中国绘画的观赏功能亦由把玩性质变成今天在大型公共空间里展示,要用上大笔大墨,也正是他所主张的「发挥笔墨的优势」。

潘公凯《今宵明月》,设色纸本,71 x 275 公分 (28 x 108 14 吋), 2017年作。

潘公凯《今宵明月》,设色纸本,71 x 275 公分 (28 x 108 1/4 吋), 2017年作。

潘公凯 《远香》,设色纸本, 138 x 69 公分(54 38 x 27 18 吋),2016年作。

潘公凯 《远香》,设色纸本, 138 x 69 公分(54 3/8 x 27 1/8 吋),2016年作。

吴毅是「墨舞」的另一焦点,他经常以个人创作和理论大力推广中国水墨画的复兴。吴毅拜师刘海粟,能精准地把握中国画笔墨表现语言,从色墨同源中,将水墨真正释放挥发出来,产生高度的视觉美感。他于1984年移居美国纽约,在国外创作水墨山水画。「在现代中西文化碰撞中,中国水墨因气韵论而具有不可动摇的超视觉审美的独立性和经典意义,因此何种形式的元素论对当代中国水墨传统的发展都无法改变和取代其精神内涵和品格之首的地位。」吴毅甚至形容画家是要「行万里路」来搜尽草稿,比喻为内观立象的厚积过程,充满禅意。「当还原为视觉过程,必然也是一个内观过程再一次的升华,水墨象思维的艺术行为模式,是超视觉的思维概念,是整体内观象形成的全方位过程。」

吴毅(1934年生)《华光万里》, 设色纸本,124 x 249公分(48 34 x 98吋),2006年作。

吴毅(1934年生)《华光万里》, 设色纸本,124 x 249公分(48 3/4 x 98吋),2006年作。

吴毅(1934年生)《雪域》, 设色纸本,91 x 96公分 (35 78 x 37 34吋),1990年作。

吴毅(1934年生)《雪域》, 设色纸本,91 x 96公分 (35 7/8 x 37 3/4吋),1990年作。

至于积极推广中国当代书法的王冬龄更结合行动、精神,将书法从平面艺术转化成表现艺术,大胆创新。他曾在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等进行书法表演,通过肢体动作强调书法作为艺术形式的通用性。2015 年,王冬龄更为杭州西湖苹果店创作巨幅书法外墙 ,不但成功突破当代水墨艺术的传统,亦将当代水墨艺术带到大众层面。王冬龄以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并说过「笔是我身体之延伸。几十年如一日,临池不辍,乐此不疲。书法是我的专业,我的生命,我的理想。」王冬龄不坚循古法,亦意识到现代人的日常生活已远离了毛笔书写,取以代之是电脑键盘,但他仍然深信通过汉字的日常使用,中国人得到视觉熏陶。「书法决定了中国人最基本的审美形式感、审美方式和审美格调。对汉字的审美需要决定了中国书法的长盛不衰。」

王冬龄(1945年生),《花月影》,水墨纸本,97 x 90 公分 (38 ¼ x 35 ⅜ 吋) ,2015年作。

王冬龄(1945年生),《花月影》,水墨纸本,97 x 90 公分 (38 ¼ x 35 ⅜ 吋) ,2015年作。

王冬龄(1945年生),乱书•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水墨纸本,79 x 54.5 公分(31 ⅛ x 21 ½ 吋),2017年作。

王冬龄(1945年生),乱书•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水墨纸本,79 x 54.5 公分(31 ⅛ x 21 ½ 吋),2017年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