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廢墟中的愛》(局部)。38 x 60英寸(96.5 x 152.4公分)。此作於2013年7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4,845,875英鎊

「浪漫美夢」— 愛德華‧伯恩-瓊斯的藝術

曾一度被忽視的維多利亞時期畫家伯恩-瓊斯在最近數十年間再次備受注目,成為作品成交價最高的拉斐爾前派大師,Alastair Smart剖析箇中原因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Edward Coley Burne-Jones)撰寫傳記的費歐娜‧馬卡錫(Fiona MacCarthy)曾表示,他是「維多利亞時期偉大、甚至最偉大的敘事畫家」。但幾乎整個二十世紀間,他的作品都無人問津,當他的女兒瑪格麗特‧麥凱爾(Margaret McKail)於1953年逝世時,伯恩-瓊斯的多幅畫作以極低的價格被拍賣。

十年後,佳士得拍賣伯恩-瓊斯尺幅最大的畫作《在阿瓦隆長眠的亞瑟王》,他花了18年繪畫此作,直至離世那天尚未停筆。這次拍賣由本地買家波多黎各工業家路易斯‧安東尼奧‧費雷(Luis Antonio Ferre)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輕鬆投得,成交價僅為1600堅尼。(此作現在仍藏於波多黎各龐塞藝術博物館)

到了1998年,局面出現轉變,伯恩-瓊斯再次聲名大噪。這一年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為他舉辦回顧展「Edward Burne-Jones: Victorian Artist-Dreamer」,後來巡展至英國伯明翰博物館和美術館及巴黎奧塞博物館。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占星術》。21 x 18英寸(53.5 x 45.8公分)。此作於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維多利亞時代、拉斐爾前派及英國印象派藝術拍賣售出,成交價467,250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占星術》。21 x 18英寸(53.5 x 45.8公分)。此作於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維多利亞時代、拉斐爾前派及英國印象派藝術拍賣售出,成交價467,250英鎊

佳士得英國繪畫及水彩部主管Harriet Drummond解釋:「跟所有拉斐爾前派藝術家一樣,當他們的作品種類不再流行時,伯恩-瓊斯的作品也銷情慘淡。但近年情況明顯改變,《廢墟中的愛》就是最佳證明。」2013年,作品拍出時刷新三項拍賣紀錄:價格最高的伯恩-瓊斯作品(14,845,875英鎊)、拉斐爾前派所有媒材類型中價格最高的作品,以及價格最高的英國紙上藝術作品。

近期英國泰特美術館舉辦的伯恩-瓊斯作品回顧展,是倫敦40多年來首個關於這位藝術家的大型展覽,展出150件不同媒材的作品。策展人艾莉森‧史密斯(Alison Smith)表示,伯恩-瓊斯的名氣急升與《魔戒》及《權力遊戲》等奇幻電影和戲劇大受歡迎有關。她說:「它們完全就是伯恩-瓊斯的風格。」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銅塔中的達妮》。14⅛ x 10英寸(35.9 x 25.4公分)。此作於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68,750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銅塔中的達妮》。14⅛ x 10英寸(35.9 x 25.4公分)。此作於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68,750英鎊

愛德華‧伯恩-瓊斯是誰?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於1833年在英國中部的伯明翰出生,父親是艱苦謀生的裱畫師,而母親則因難產離世。從牛津大學畢業後,伯恩-瓊斯放棄早已安排好的教會工作,毅然移居倫敦,全心投入藝術創作。

伯恩-瓊斯非常欣賞拉斐爾前派兄弟會的作品,並曾跟隨創始人之一但丁‧加百列‧羅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學藝。後來,伯恩-瓊斯成為拉斐爾前派的「第二代」大師,經常描繪亞瑟王傳說及中世紀浪漫故事的場景。

愛德華‧伯恩-瓊斯的照片,Frederick Hollyer攝,約1882年。照片:The History Collection  Alamy Stock Photo
愛德華‧伯恩-瓊斯的照片,Frederick Hollyer攝,約1882年。照片:The History Collection / Alamy Stock Photo

伯恩-瓊斯與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及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的友誼

伯恩-瓊斯與畢生好友威廉‧莫里斯一樣,認為工業革命玷污了世界的外觀,而大英帝國放肆的資本主義則破壞了人類的道德概念,他希望能用藝術再次吸引世人的目光。他認為藝術的用途遠不僅僅是記錄當下的景況,而是拉開人與現實生活的距離。

他表示:「我覺得一幅畫能夠刻劃一個從未存在和永遠不會存在的浪漫美夢,展現勝過一切光線的光源,描繪一個沒有人能定義或記起、只能渴望嚮往的地方。」 

伯恩-瓊斯開始為朋友和私人買家創作鋼筆素描和水彩畫,這些早期作品成為他最罕有及最引人入勝的作品,例如1859年的鋼筆描繪《聰明與愚蠢的處女》(下圖)。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聰明與愚蠢的處女》。18 x 23¾英寸(45.8 x 60.5公分)。此作於2004年11月24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386,050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聰明與愚蠢的處女》。18 x 23¾英寸(45.8 x 60.5公分)。此作於2004年11月24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386,050英鎊

此時,伯恩-瓊斯為裝飾藝術公司Morris, Marshall, Faulkner & Co.製作(通常沒有簽名)圖案設計,幫補收入。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命運女神;名譽女神;遺忘女神;愛神:愛戰勝一切》。12⅞ x 7¾英寸(32.6 x 19.7公分)(畫布尺寸)。此作於2008年6月5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457,250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命運女神;名譽女神;遺忘女神;愛神:愛戰勝一切》。12⅞ x 7¾英寸(32.6 x 19.7公分)(畫布尺寸)。此作於2008年6月5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457,250英鎊

伯恩-瓊斯的突破性展覽

伯恩-瓊斯在1870年代為展覽而改用畫架繪畫,並以這些作品成名。1877年,倫敦最前衛的格羅夫納畫廊(維多利亞時期末皇家藝術學院的競爭對手)舉辦的展覽,被視為是伯恩-瓊斯藝術生涯的突破。他在隨後數年間,再於格羅夫納畫廊展出不少著名畫作,例如《金色的階梯》(1880年作)及《科菲圖亞國王和乞丐女僕》(1884年作),這兩幅畫現在均藏於泰特美術館。《月亮女神》(下圖)於1878年首次在格羅夫納畫廊展出。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月亮女神》,約1872至1875年作。101 x 71公分(39¾ x 28英寸)。此作於2009年2月23至25日在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價1,095,400歐元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月亮女神》,約1872至1875年作。101 x 71公分(39¾ x 28英寸)。此作於2009年2月23至25日在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價1,095,400歐元

伯恩-瓊斯亦繼續創作出色的水彩畫,但尺寸龐大,並使用混合媒介,例如《廢墟中的愛》,此畫描繪被趕出城牆外的一對年輕戀人相擁在一起。扮演女主角的模特兒是伯恩-瓊斯心愛的情人和繆斯瑪麗亞‧贊巴科(Maria Zambaco),因此作品可謂二人痛苦情緣的寫照。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廢墟中的愛》。38 x 60英寸(96.5 x 152.4公分)。此作於2013年7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4,845,875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廢墟中的愛》。38 x 60英寸(96.5 x 152.4公分)。此作於2013年7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4,845,875英鎊

伯恩-瓊斯也設計掛毯、珠寶及陶瓷等藝術品

艾莉森‧史密斯表示:「伯恩-瓊斯的一大優點是多才多藝。你可以稱他為『藝術家工匠』,而並非『藝術家』。他的才華也包括掛毯、珠寶、雕塑、陶瓷、家具及彩繪玻璃設計。」他經常與威廉‧莫里斯合作,為其創立的兩間公司Morris, Marshall, Faulkner & Co. (1861-75)及Morris & Co. (1875-1940)設計作品。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偽裝成理智的愛》。13⅝ x 7¼英寸(34.6 x 18.5公分)。此作於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62,500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偽裝成理智的愛》。13⅝ x 7¼英寸(34.6 x 18.5公分)。此作於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62,500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守護天使》。17¼ x 10½英寸(43.9 x 26.7公分)。此作於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維多利亞時代、拉斐爾前派及英國印象派藝術拍賣售出,成交價106,250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守護天使》。17¼ x 10½英寸(43.9 x 26.7公分)。此作於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維多利亞時代、拉斐爾前派及英國印象派藝術拍賣售出,成交價106,250英鎊

這些作品包括他為另一位(柏拉圖式)婚外情對象弗朗西絲‧格雷厄姆(Frances Graham)製作的彩繪寶石小盒,另外還有2009年捐贈予奧塞博物館的掛毯《賢士來朝》,為佳士得巴黎拍賣的伊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及皮耶‧貝爾傑(Pierre Bergé)藏品之一。而位於坎布里亞郡拉納科斯特修道院的青銅浮雕掛屏《耶穌誕生》,則獻給伯恩-瓊斯的贊助人卡萊爾伯爵喬治‧霍華德的已故母親(以厚重不透明水彩繪製的同一畫作於2017年在佳士得紐約以343,500美元拍出)。

史密斯表示:「他堅持認為美術與裝飾藝術之間沒有分別。可能因為他沒有入讀過藝術學校,而是計劃在教會工作,所以能以不同的角度看待藝術。」

伯恩-瓊斯的創意彩繪玻璃

英國各地都有伯恩-瓊斯的彩繪玻璃作品,最著名的當數伯明翰大教堂牛津基督堂。在其事業生涯後期,伯恩-瓊斯將自己的設計變成完全的藝術品,例如他為利物浦萬聖教堂祭壇東面玻璃窗繪製的大型素描。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英國,1833-1898),《天國與聖潔羔羊崇拜》,約1875至1880年作。共五部分,一幅133¾ x 22英寸(339.7 x 56公分),其餘133¾ x 21英寸(339.7 x 53.3公分)。此作於2018年10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972,500美元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英國,1833-1898),《天國與聖潔羔羊崇拜》,約1875至1880年作。共五部分,一幅133¾ x 22英寸(339.7 x 56公分),其餘133¾ x 21英寸(339.7 x 53.3公分)。此作於2018年10月31日在佳士得紐約售出,成交價972,500美元

這幅作品橫跨五塊畫板,以聖約翰在《啟示錄7:9-17》中對天國的想像為藍本,刻劃一隻站在山峰上的聖潔羔羊(象徵基督),四條河流(象徵四本福音)則由山峰流瀉而下。當彩繪玻璃窗完工後,伯恩-瓊斯取回原本黑白色的素描,並為畫作上色及添上金色,最終成為色彩絢麗的大型作品《天國與聖潔羔羊崇拜》。此作曾由伊夫.聖羅蘭收藏,後來於2018年10月在佳士得紐約以972,500美元成交。

其作獲首相和威爾斯親王讚揚

伯恩-瓊斯於1885年獲選為皇家藝術學院準會員,1894年獲首相威廉.格萊斯頓(William Gladstone)授予從男爵爵位。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年輕女孩頭像︰「希望」習作》。12⅝ x 11英寸(32.1 x 28公分)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年輕女孩頭像︰「希望」習作》。12⅝ x 11英寸(32.1 x 28公分)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塞壬」頭像習作》。19¾ x 13¾英寸(50.2 x 35公分)。2019年7月11日於佳士得倫敦維多利亞時代、拉斐爾前派及英國印象派藝術拍賣以118,750英鎊成交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塞壬」頭像習作》。19¾ x 13¾英寸(50.2 x 35公分)。2019年7月11日於佳士得倫敦維多利亞時代、拉斐爾前派及英國印象派藝術拍賣以118,750英鎊成交

伯恩-瓊斯畢生致力創作,並堅守自己的原則,經常在承接大型委託項目之間的空餘時間為朋友創作肖像,直至他於1898年逝世,終年64歲。在他身後,西敏寺教堂應威爾斯親王的私人要求,為其舉辦了一場追思會。

伯恩-瓊斯對超現實主義者、象徵主義者和畢加索的影響

伯恩-瓊斯對英國和對岸的法國和比利時的藝術家或藝術運動的影響深遠,他刻劃神秘人物的夢幻世界,深受象徵主義和超現實主義藝術家欣賞。

伯恩-瓊斯的另一位支持者是巴布羅‧畢加索,許多學者均認為他於藍色時期刻劃的疲倦乞丐和放蕩不羈的人物,均受到伯恩-瓊斯的影響。

伯恩-瓊斯的拍賣紀錄 

Harriet Drummond表示︰「《廢墟中的愛》等傑作以高價成交的好處是,能鼓勵擁有其他一流作品的藏家將藏品呈現於拍賣。這正是當今的市場需求所在。若您收藏了伯恩-瓊斯的作品,現在便是一大良機。」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萬獸之王》。10 x 7¾英寸(25.4 x 19.7公分)。此作於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0,625英鎊
愛德華‧科利‧伯恩-瓊斯爵士(1833-1898),《萬獸之王》。10 x 7¾英寸(25.4 x 19.7公分)。此作於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10,625英鎊

伯恩-瓊斯於藝術生涯不同時期創作的作品,價格是否相距甚遠?Harriet Drummond指︰「並非如此。伯恩-瓊斯的所有作品均展現生動的創意想像,但藏家能在市場中找到不同價位的作品。例如,他是一位出色的繪圖師,佳士得曾於2016年拍出他為著名畫作《金色的階梯》繪畫的一系列草稿,全部均來自他的私人素描本,部分成交價介乎5,000至10,000英鎊之間。伯恩-瓊斯是多才多藝的藝術家,而其作品的售價也一樣,讓每位藏家都能找到心儀的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