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废墟中的爱》(局部)。38 x 60英寸(96.5 x 152.4公分)。此作于2013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4,845,875英镑

“浪漫美梦”— 爱德华‧伯恩-琼斯的艺术

曾一度被忽视的维多利亚时期画家伯恩-琼斯在最近数十年间再次备受注目,成为作品成交价最高的拉斐尔前派大师,Alastair Smart剖析个中原因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Edward Coley Burne-Jones)撰写传记的费欧娜‧马卡锡(Fiona MacCarthy)曾表示,他是"维多利亚时期伟大、甚至最伟大的叙事画家"。但几乎整个二十世纪间,他的作品都无人问津,当他的女儿玛格丽特‧麦凯尔(Margaret McKail)于1953年逝世时,伯恩-琼斯的多幅画作以极低的价格被拍卖。

十年后,佳士得拍卖伯恩-琼斯尺幅最大的画作《在阿瓦隆长眠的亚瑟王》,他花了18年绘画此作,直至离世那天尚未停笔。这次拍卖由本地买家波多黎各工业家路易斯‧安东尼奥‧费雷(Luis Antonio Ferre)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轻松投得,成交价仅为1600坚尼。 (此作现在仍藏于波多黎各庞塞艺术博物馆)

到了1998年,局面出现转变,伯恩-琼斯再次声名大噪。这一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他举办回顾展「Edward Burne-Jones: Victorian Artist-Dreamer」,后来巡展至英国伯明翰博物馆和美术馆及巴黎奥塞博物馆。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占星术》。21 x 18英寸(53.5 x 45.8公分)。此作于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467,250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占星术》。21 x 18英寸(53.5 x 45.8公分)。此作于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467,250英镑

佳士得英国绘画及水彩部主管Harriet Drummond解释:“跟所有拉斐尔前派艺术家一样,当他们的作品种类不再流行时,伯恩-琼斯的作品也销情惨淡。但近年情况明显改变,《废墟中的爱》就是最佳证明。”2013年,作品拍出时刷新三项拍卖纪录:价格最高的伯恩-琼斯作品(14,845,875英镑)、拉斐尔前派所有媒材类型中价格最高的作品,以及价格最高的英国纸上艺术作品。

近期英国泰特美术馆举办的伯恩-琼斯作品回顾展,是伦敦40多年来首个关于这位艺术家的大型展览,展出150件不同媒材的作品。策展人艾莉森‧史密斯(Alison Smith)表示,伯恩-琼斯的名气急升与《魔戒》及《权力游戏》等奇幻电影和戏剧大受欢迎有关。她说:“它们完全就是伯恩-琼斯的风格。”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铜塔中的达妮》。14⅛ x 10英寸(35.9 x 25.4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68,750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铜塔中的达妮》。14⅛ x 10英寸(35.9 x 25.4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68,750英镑

爱德华‧伯恩-琼斯是谁?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于1833年在英国中部的伯明翰出生,父亲是艰苦谋生的裱画师,而母亲则因难产离世。从牛津大学毕业后,伯恩-琼斯放弃早已安排好的教会工作,毅然移居伦敦,全心投入艺术创作。

伯恩-琼斯非常欣赏拉斐尔前派兄弟会的作品,并曾跟随创始人之一但丁‧加百列‧罗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学艺。后来,伯恩-琼斯成为拉斐尔前派的“第二代”大师,经常描绘亚瑟王传说及中世纪浪漫故事的场景。

爱德华‧伯恩-琼斯的照片,Frederick Hollyer摄,约1882年。照片:The History Collection  Alamy Stock Photo
爱德华‧伯恩-琼斯的照片,Frederick Hollyer摄,约1882年。照片:The History Collection / Alamy Stock Photo

伯恩-琼斯与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及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的友谊

伯恩-琼斯与毕生好友威廉‧莫里斯一样,认为工业革命玷污了世界的外观,而大英帝国放肆的资本主义则破坏了人类的道德概念,他希望能用艺术再次吸引世人的目光。他认为艺术的用途远不仅仅是记录当下的景况,而是拉开人与现实生活的距离。

他表示:“我觉得一幅画能够刻划一个从未存在和永远不会存在的浪漫美梦,展现胜过一切光线的光源,描绘一个没有人能定义或记起、只能渴望向往的地方。” 

伯恩-琼斯开始为朋友和私人买家创作钢笔素描和水彩画,这些早期作品成为他最罕有及最引人入胜的作品,例如1859年的钢笔描绘《聪明与愚蠢的处女》(下图)。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聪明与愚蠢的处女》。18 x 23¾英寸(45.8 x 60.5公分)。此作于2004年11月24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386,050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聪明与愚蠢的处女》。18 x 23¾英寸(45.8 x 60.5公分)。此作于2004年11月24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386,050英镑

此时,伯恩-琼斯为装饰艺术公司Morris, Marshall, Faulkner & Co.制作(通常没有签名)图案设计,帮补收入。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命运女神;名誉女神;遗忘女神;爱神:爱战胜一切》。12⅞ x 7¾英寸(32.6 x 19.7公分)(画布尺寸)。此作于2008年6月5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57,250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命运女神;名誉女神;遗忘女神;爱神:爱战胜一切》。12⅞ x 7¾英寸(32.6 x 19.7公分)(画布尺寸)。此作于2008年6月5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57,250英镑

伯恩-琼斯的突破性展览

伯恩-琼斯在1870年代为展览而改用画架绘画,并以这些作品成名。 1877年,伦敦最前卫的格罗夫纳画廊(维多利亚时期末皇家艺术学院的竞争对手)举办的展览,被视为是伯恩-琼斯艺术生涯的突破。他在随后数年间,再于格罗夫纳画廊展出不少著名画作,例如《金色的阶梯》(1880年作)及《科菲图亚国王和乞丐女仆》(1884年作),这两幅画现在均藏于泰特美术馆。 《月亮女神》(下图)于1878年首次在格罗夫纳画廊展出。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月亮女神》,约1872至1875年作。101 x 71公分(39¾ x 28英寸)。此作于2009年2月23至25日在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价1,095,400欧元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月亮女神》,约1872至1875年作。101 x 71公分(39¾ x 28英寸)。此作于2009年2月23至25日在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价1,095,400欧元

伯恩-琼斯亦继续创作出色的水彩画,但尺寸庞大,并使用混合媒介,例如《废墟中的爱》,此画描绘被赶出城墙外的一对年轻恋人相拥在一起。扮演女主角的模特儿是伯恩-琼斯心爱的情人和缪斯玛丽亚‧赞巴科(Maria Zambaco),因此作品可谓二人痛苦情缘的写照。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废墟中的爱》。38 x 60英寸(96.5 x 152.4公分)。此作于2013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4,845,875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废墟中的爱》。38 x 60英寸(96.5 x 152.4公分)。此作于2013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4,845,875英镑

伯恩-琼斯也设计挂毯、珠宝及陶瓷等艺术品

艾莉森‧史密斯表示:“伯恩-琼斯的一大优点是多才多艺。你可以称他为‘艺术家工匠’,而并非‘艺术家’。他的才华也包括挂毯、珠宝、雕塑、陶瓷、家具及彩绘玻璃设计。”他经常与威廉‧莫里斯合作,为其创立的两间公司Morris, Marshall, Faulkner & Co. (1861-75)及Morris & Co. (1875-1940)设计作品。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伪装成理智的爱》。13⅝ x 7¼英寸(34.6 x 18.5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62,500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伪装成理智的爱》。13⅝ x 7¼英寸(34.6 x 18.5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62,500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守护天使》。17¼ x 10½英寸(43.9 x 26.7公分)。此作于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106,250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守护天使》。17¼ x 10½英寸(43.9 x 26.7公分)。此作于2019年7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售出,成交价106,250英镑

这些作品包括他为另一位(柏拉图式)婚外情对象弗朗西丝‧格雷厄姆(Frances Graham)制作的彩绘宝石小盒,另外还有2009年捐赠予奥塞博物馆的挂毯《贤士来朝》,为佳士得巴黎拍卖的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及皮耶‧贝尔杰(Pierre Bergé)藏品之一。而位于坎布里亚郡拉纳科斯特修道院的青铜浮雕挂屏《耶稣诞生》,则献给伯恩-琼斯的赞助人卡莱尔伯爵乔治‧霍华德的已故母亲(以厚重不透明水彩绘制的同一画作于2017年在佳士得纽约以343,500美元拍出)。

史密斯表示:「他坚持认为美术与装饰艺术之间没有分别。可能因为他没有入读过艺术学校,而是计划在教会工作,所以能以不同的角度看待艺术。」

伯恩-琼斯的创意彩绘玻璃

英国各地都有伯恩-琼斯的彩绘玻璃作品,最著名的当数伯明翰大教堂牛津基督堂。在其事业生涯后期,伯恩-琼斯将自己的设计变成完全的艺术品,例如他为利物浦万圣教堂祭坛东面玻璃窗绘制的大型素描。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英国,1833-1898),《天国与圣洁羔羊崇拜》,约1875至1880年作。共五部分,一幅133¾ x 22英寸(339.7 x 56公分),其余133¾ x 21英寸(339.7 x 53.3公分)。此作于2018年10月31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972,500美元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英国,1833-1898),《天国与圣洁羔羊崇拜》,约1875至1880年作。共五部分,一幅133¾ x 22英寸(339.7 x 56公分),其余133¾ x 21英寸(339.7 x 53.3公分)。此作于2018年10月31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972,500美元

这幅作品横跨五块画板,以圣约翰在《启示录7:9-17》中对天国的想像为蓝本,刻划一只站在山峰上的圣洁羔羊(象征基督),四条河流(象征四本福音)则由山峰流泻而下。当彩绘玻璃窗完工后,伯恩-琼斯取回原本黑白色的素描,并为画作上色及添上金色,最终成为色彩绚丽的大型作品《天国与圣洁羔羊崇拜》。此作曾由伊夫.圣罗兰收藏,后来于2018年10月在佳士得纽约以972,500美元成交。

其作获首相和威尔斯亲王赞扬

伯恩-琼斯于1885年获选为皇家艺术学院准会员,1894年获首相威廉.格莱斯顿(William Gladstone)授予从男爵爵位。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年轻女孩头像︰「希望」习作》。12⅝ x 11英寸(32.1 x 28公分)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年轻女孩头像︰「希望」习作》。12⅝ x 11英寸(32.1 x 28公分)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塞壬”头像习作》。19¾ x 13¾英寸(50.2 x 35公分)。2019年7月11日于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以118,750英镑成交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塞壬”头像习作》。19¾ x 13¾英寸(50.2 x 35公分)。2019年7月11日于佳士得伦敦维多利亚时代、拉斐尔前派及英国印象派艺术拍卖以118,750英镑成交

伯恩-琼斯毕生致力创作,并坚守自己的原则,经常在承接大型委托项目之间的空余时间为朋友创作肖像,直至他于1898年逝世,终年64岁。在他身后,西敏寺教堂应威尔斯亲王的私人要求,为其举办了一场追思会。

伯恩-琼斯对超现实主义者、象征主义者和毕加索的影响

伯恩-琼斯对英国和对岸的法国和比利时的艺术家或艺术运动的影响深远,他刻划神秘人物的梦幻世界,深受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欣赏。

伯恩-琼斯的另一位支持者是巴布罗‧毕加索,许多学者均认为他于蓝色时期刻划的疲倦乞丐和放荡不羁的人物,均受到伯恩-琼斯的影响。

伯恩-琼斯的拍卖纪录 

Harriet Drummond表示︰“《废墟中的爱》等杰作以高价成交的好处是,能鼓励拥有其他一流作品的藏家将藏品呈现于拍卖。这正是当今的市场需求所在。若您收藏了伯恩-琼斯的作品,现在便是一大良机。”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万兽之王》。10 x 7¾英寸(25.4 x 19.7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0,625英镑
爱德华‧科利‧伯恩-琼斯爵士(1833-1898),《万兽之王》。10 x 7¾英寸(25.4 x 19.7公分)。此作于2018年12月11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0,625英镑

伯恩-琼斯于艺术生涯不同时期创作的作品,价格是否相距甚远?Harriet Drummond指︰“并非如此。伯恩-琼斯的所有作品均展现生动的创意想象,但藏家能在市场中找到不同价位的作品。例如,他是一位出色的绘图师,佳士得曾于2016年拍出他为著名画作《金色的阶梯》绘画的一系列草稿,全部均来自他的私人素描本,部分成交价介乎5,000至10,000英镑之间。伯恩-琼斯是多才多艺的艺术家,而其作品的售价也一样,让每位藏家都能找到心仪的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