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青出于蓝的学生,等于辜负老师所望” —李奥纳多‧达芬奇

“未能青出于蓝的学生,等于辜负老师所望” —李奥纳多‧达芬奇

艺术史上有许多艺术才华堪比师祖的学生,我们以佳士得呈献的精彩拍品回顾他们的故事

安德烈·德尔·委罗基奥(Andrea del Verrocchio,1438-1488)与李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

安德烈‧德尔‧委罗基奥(1435-1488)理应拥有更高的名气,与他同代的佛罗伦萨诗人乌哥利诺‧维里诺(Ugolino Verino)曾声称:“画家的优秀之处,皆源自委罗基奥。”

委罗基奥是一位独具天赋的雕塑家、画家及建筑师,也深受美第奇(Medici)家族喜爱。然而,数百年以来,他的才华一直被其工作室的学徒李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所掩盖。

安德烈·德尔·委罗基奥(1435-1488)、李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耶稣受洗》,约1470至1475年作。蛋彩 油彩 画板。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图片:佛罗伦萨Scala
安德烈·德尔·委罗基奥(1435-1488)、李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耶稣受洗》,约1470至1475年作。蛋彩 油彩 画板。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图片:佛罗伦萨Scala

达芬奇在少年时期成为委罗基奥的门生,追随他整整十年。他所学的技巧之一是晕涂法,这种技法令人物的轮廓变得柔和朦胧。他亦承袭了老师对描绘飘逸衣袍的喜爱。 

后来,达芬奇坦承委罗基奥对他的启蒙,并写道:“未能青出于蓝的学生,等于辜负老师所望。”达芬奇的成就的确远超其师。

达芬奇的斐然成就当然无需赘述,但值得一提的是他大胆试验和采用当时新兴的油彩,但委罗基奥却不愿尝试,坚持只使用蛋彩。

达芬奇所画的天使“比作品的其他部分出色得多”,因此委罗基奥“决定从此不再执起画笔”

与委罗基奥不同的是,达芬奇是顶尖的自然主义艺术家,他从小便触觉敏锐,对光线、气氛、动作及其他为大自然注入生命的力量十分敏感,并将其融入作品之中。

李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 ,《救世主》,约1500年作。油彩 画板。25⅞ x 18英寸(65.7 x 45.7公分)。此作于2017年11月1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450,312,500美元
李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 ,《救世主》,约1500年作。油彩 画板。25⅞ x 18英寸(65.7 x 45.7公分)。此作于2017年11月15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450,312,500美元

十六世纪的艺术史学家乔尔乔‧瓦萨里(Giorgio Vasari)称赞达芬奇拥有“天赋的美丽、优雅和才华,别人难以望其项背”。这个观点至今仍然深入人心。

瓦萨里也分享了一个故事,指当时师徒二人在佛罗伦萨的圣萨尔维教堂一同绘画耶稣受洗的场景,但达芬奇所画的天使明显“比作品其他部分出色得多”,因此委罗基奥“决定从此不再执起画笔”,并在余下的职业生涯中全心投入其他媒材的创作。

阿尔布雷特‧丢勒(Albrecht Dürer,1471-1528)与汉斯‧巴尔东(Hans Baldung,1484-1585)

阿尔布雷特‧丢勒(1471-1528)是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其成功部分原因为他两次到阿尔卑斯山南部作长途旅行期间,深入探索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艺术。此后,他的作品也展现非凡的和谐感觉、完美比例和优雅气息。

丢勒在1505至1507年间展开第二趟旅程,他将纽伦堡的画室交给门生汉斯‧巴尔东(1484-1585)打理。巴尔东后来独力创作不少重要作品,包括为佛莱堡大教堂绘制的大型祭坛画(仍留在原地)。

巴尔东与丢勒一样多才多艺,创作油画、素描、木刻和雕刻作品,也设计挂毯和彩绘玻璃。丢勒的画作精致细腻,而巴尔东的作品则明显带有暗黑的味道。

少有艺术家会以如此大胆的绘画风格来表达恶魔般的想象。巴尔东经常采用女巫的主题,这些人物会参与安息日和狂欢,而殉道的圣人则遭受难以想象的肉体痛楚。

汉斯‧巴尔东(1484-1545),《七匹骏马》,1534年作。木刻 条纹纸。木板:212 x 320毫米。纸张:214 x 322毫米。此作于2019年12月10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9,375英镑
汉斯‧巴尔东(1484-1545),《七匹骏马》,1534年作。木刻 条纹纸。木板:212 x 320毫米。纸张:214 x 322毫米。此作于2019年12月10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9,375英镑

巴尔东与丢勒各自的《亚当与夏娃》版画,可以作为恰当的比较:丢勒于1504年创作的雕刻版画描绘一对天真无邪的完美爱侣以近乎对称的姿态站在知善恶树两旁;相比之下,巴尔东于1511年创作的木刻版画却充满情欲意味,夏娃以撩人目光望向观赏者,而亚当则从后抚摸她的胸部,看起来比人类更加好色。

左起:阿尔布雷特‧丢勒,《亚当与夏娃》(B., M,. Holl. 1; S.M.S. 39),1504年作。雕刻版画。252 x 195毫米。此作于2013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62,500美元。汉斯‧巴尔东(148485年生于德国施瓦本格明德(),1545年卒于斯特拉斯堡),《亚当与夏娃》,1511年作。木刻版画 线条木版。纸张:37.6 × 25.8 公分。
左起:阿尔布雷特‧丢勒,《亚当与夏娃》(B., M,. Holl. 1; S.M.S. 39),1504年作。雕刻版画。252 x 195毫米。此作于2013年1月2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62,500美元。汉斯‧巴尔东(1484/85年生于德国施瓦本格明德(?),1545年卒于斯特拉斯堡),《亚当与夏娃》,1511年作。木刻版画 线条木版。纸张:37.6 × 25.8 公分。

虽然二人的艺术风格迥异,但他们却成为毕生好友。事实上,丢勒逝世后,当时在斯特拉斯堡自设画室的巴尔东要求朋友剪下丢勒的一缕头发送给他。

约翰内斯‧范‧布隆克霍斯特(Johannes van Bronckhurst,1684-1727)与赫尔曼‧亨斯伯格(Herman Henstenburgh,1667-1726)

荷兰画家赫尔曼‧亨斯伯格(1667-1726)有两大天赋,第一是画出栩栩如生的植物、鸟类和昆虫,第二则是焗烤美味的馅饼。

约翰内斯‧布隆克霍斯特(1648年生于莱登,1726年卒于荷恩),《昆虫习作》。水彩 不透明颜料 阿拉伯胶。8¼ x 12½英寸(20.8 x 31.5公分)。此作于2014年12月10日在佳士得阿姆斯特丹售出,成交价18,750欧元
约翰内斯‧布隆克霍斯特(1648年生于莱登,1726年卒于荷恩),《昆虫习作》。水彩 不透明颜料 阿拉伯胶。8¼ x 12½英寸(20.8 x 31.5公分)。此作于2014年12月10日在佳士得阿姆斯特丹售出,成交价18,750欧元

亨斯伯格的这两项才能均由其老师约翰内斯‧范‧布隆克霍斯特(1648-1727)传授。同代荷兰画家阿诺德‧霍布兰克(Arnold Houbraken)曾形容布隆克霍斯特“将艺术创作当作消遣,将烘焙糕点视为终身职业——这份职业能与艺术完美配合,因为两者都很引人入胜。”

事实上,布隆克霍斯特在13岁时丧父,为了维持生计,家人便送他去当面包师。

赫尔曼‧亨斯伯格(1667-1726,荷恩),《猴子、蝴蝶和篮中的旱金莲、牵牛花、玫瑰与豌豆花静物画》 。水彩水粉。14 x 11¾英寸(35.9 x 30.1公分)。此作于2018年1月30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5,000美元
赫尔曼‧亨斯伯格(1667-1726,荷恩),《猴子、蝴蝶和篮中的旱金莲、牵牛花、玫瑰与豌豆花静物画》 。水彩水粉。14 x 11¾英寸(35.9 x 30.1公分)。此作于2018年1月30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5,000美元

在布隆克霍斯特的画室里,年轻的亨斯伯格展现绘画静物画的天赋,他的作品充满明亮色彩和精巧细节,很快便超越其老师的画作。他甚至自创出在羊皮纸上以水彩作画的高超技巧。

不过,与布隆克霍斯特一样,亨斯伯格一生也要以烘焙支持他的艺术创作,原因之一是他的家乡荷恩当时是荷兰北部一个艺术荒漠。

亨斯伯格的传记作家约翰‧范‧格鲁尔(Johan van Grool)曾这样描述他的悲惨状况:“他坐在家乡小镇里,身边放满自己的作品,但他好像毫不察觉,因为鲜有艺术爱好者来拜访他。”

艾德加‧德加(Edgar Degas,1834-1917)与玛丽‧卡萨特(Mary Cassatt,1844-1926)

1874年,印象派画家艾德加‧德加(1834-1917)在巴黎沙龙看到年轻美国艺术家玛丽‧卡萨特(1844-1926)的一幅作品。

艾德加‧德加(1834-1917),《玛丽‧卡萨特》,约1880至1884年作。油彩 画布。史密森尼学会国家肖像馆;Morris and Gwendolyn Cafritz Foundation及史密森尼学会Regents Major Acquisitions Fund赠送
艾德加‧德加(1834-1917),《玛丽‧卡萨特》,约1880至1884年作。油彩 画布。史密森尼学会国家肖像馆;Morris and Gwendolyn Cafritz Foundation及史密森尼学会Regents' Major Acquisitions Fund赠送

他马上被作品迷倒,但要到三年后才真正认识卡萨特。德加拜访卡萨特位于蒙马特的画室,邀请她参加印象派艺术家的年度画展。他说:“大部分女画家作画时像在装饰帽子一样,但你不同。”

德加是尖酸和极度自私的人,卡萨特则喜爱批判和争辩,但他们最后也互相尊重,和平共处

卡萨特非常独立,并决心在由男性主导的巴黎艺坛争一席位。自从在奥斯曼大道看到德加的画商在橱窗展示的画作后,她便非常欣赏德加的作品。

她写道:“我常常将脸贴在橱窗上,尽量体会并吸收他的作品精髓,那改变了我的人生。”

玛丽‧卡萨特(1844-1926),《小姊妹》,约1901至1902年作。油彩 画布。13 x 16¼英寸(33 x 41.3公分)。估价:400,000-60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0年7月23日至8月7日在美国艺术网上专场拍卖中呈献
玛丽‧卡萨特(1844-1926),《小姊妹》,约1901至1902年作。油彩 画布。13 x 16¼英寸(33 x 41.3公分)。估价:400,000-60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0年7月23日至8月7日在美国艺术网上专场拍卖中呈献

在德加的监督下,卡萨特的画作开始产生变化。他会到她的画室,对作品背景和人物姿势提出建议,有一次甚至替她完成背景。在1879年的印象派画展上,卡萨特的作品引起关注,她更被称为舞者的画家。

艾德加‧德加(1834-1917),《排练室的三位舞者》 ,1873年作。油彩 画布。10⅞ x 9英寸(27.5 x 22.7公分)。此作于2019年2月2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178,750英镑
艾德加‧德加(1834-1917),《排练室的三位舞者》 ,1873年作。油彩 画布。10⅞ x 9英寸(27.5 x 22.7公分)。此作于2019年2月27日在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4,178,750英镑

卡萨特最初对这种比较感到受宠若惊,但随着她越发自信,便开始想摆脱这种观点。在其后40年中,这两位个性鲜明的艺术家经历了充满争论与冲突的友谊。德加是尖酸和极度自私的人,卡萨特则喜爱批判和争辩,但他们最后也互相尊重,和平共处。

当卡萨特的赞助人兼好友路易丝‧哈维迈耶(Louisine Havemeyer, 1855-1929)在其后问她如何忍受德加的残酷态度时,卡萨特回答:“无论他多么可怕,他总是无愧于自己的理想。”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Lawrence Alma Tadema,1836-1912)及安娜‧阿尔玛‧塔德玛(Anna Alma Tadema,1867-1943)

安娜‧阿尔玛‧塔德玛 (1867-1943)拥有成为一名成功艺术家的所有优势,只有一点除外——她是个女人。

安娜‧阿尔玛‧塔德玛(1867-1943),《自画像》,油彩 画板。28 x 23公分。私人珍藏。图片:Alamy
安娜‧阿尔玛‧塔德玛(1867-1943),《自画像》,油彩 画板。28 x 23公分。私人珍藏。图片:Alamy

作为著名新古典主义画家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1836-1912)的小女儿,安娜在富有教养、不受束缚的环境中长大。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 (1836-1912),《别再问我》。油彩 画布。31 x 44¾英寸(78.8 x 113.6公分)。此作于2012年11月1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2,210,500美元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 (1836-1912),《别再问我》。油彩 画布。31 x 44¾英寸(78.8 x 113.6公分)。此作于2012年11月1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2,210,500美元

生于荷兰的塔德玛爵士喜爱交际,曾款待世界各地的文化界名人,包括作曲家乔治‧韩素尔(George Henschel)和小说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而安娜的继母艺术家劳拉‧埃普斯(Laura Epps,1852-1909)则与前拉斐尔派的圈子关系密切。

在位于摄政公园Townshend House的家中,安娜和姐姐劳朗斯(Laurense)会遇见当时的文化先锋,而更重要的是认识一群思想独立的女性,包括艺评家艾丽斯·梅内尔(Alice Meynell)、海伦‧齐默恩(Helen Zimmern)和格特鲁德·坎贝尔(Gertrude Campbell)。

安娜‧阿尔玛‧塔德玛(1867-1943),《花园画室》,1886至1887年作。铅笔 水彩 不透明颜料。18¼ x 13½英寸(46.4 x 34.3 公分)。估价:15,000-25,000英镑。此作将于2020年7月7至29日在英国及欧洲艺术网上专场拍卖中呈献
安娜‧阿尔玛‧塔德玛(1867-1943),《花园画室》,1886至1887年作。铅笔 水彩 不透明颜料。18¼ x 13½英寸(46.4 x 34.3 公分)。估价:15,000-25,000英镑。此作将于2020年7月7至29日在英国及欧洲艺术网上专场拍卖中呈献

在父亲的鼓励下,年少的安娜“严谨而如实地”画出她的所见所闻,开始创作一系列水彩画,展示如艺术般美好的家族居所,包括画室、庞贝风格的建筑和东方艺术品。

当这些优美的画作在格罗夫纳画廊(少数展出女艺术家作品的画廊)展出时,1885年创作的《客厅》被形容为“令人惊艳……对细节的掌握、作品的细腻程度和色彩的光芒都非常出众。”

不久后,安娜在皇家艺术学院及海外举办展览,但她的才华总是被成就辉煌的父亲掩盖。即使《泰晤士报》慨叹她的知名度不高,并介绍其作品的“罕见特质”,但安娜也未能获得肯定。国家美术馆更婉拒了她送赠的作品。

安娜于1943年去世,一直默默无闻,直到最近才获女权主义艺术史学家重新关注。

曼·雷(Man Ray,1890-1976)和李·米勒(Lee Miller,1907-1977)

1929年的巴黎Le Bateau Ivre餐厅中,一位美貌出众的女子来到曼·雷的桌前,要求成为他的助手。这位大感惊讶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拒绝,并表示︰“我即将到比亚里茨旅行。”这位年轻的女子则答道︰“我也是。”

李·米勒和曼·雷身处米勒位于巴黎Rue Victor Considérant的工作室内,1931年。Theodore Miller摄。© Lee Miller Archives, England,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www.leemiller.co.uk

李·米勒和曼·雷身处米勒位于巴黎Rue Victor Considérant的工作室内,1931年。Theodore Miller摄。© Lee Miller Archives, England,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www.leemiller.co.uk

于是,这位生于布鲁克林的摄影师与前时装模特儿李‧米勒(1907-1977)便陷入热恋。曼·雷(1890-1976)将自己的专业知识传授给米勒,而米勒则成为曼·雷的合作伙伴和缪斯。

他们一起发明了中途曝光(solarisation)的技巧,亦即在底片完全显影之前将之曝光,令拍摄对象四周散发梦幻的光芒。这种技巧后来被称为“完美的超现实媒介,正片和负片同时出现,犹如梦境一样。”同时,他们亦探索实物投影(rayographs)和拼贴技巧。

李·米勒的中途曝光照片,曼·雷摄
李·米勒的中途曝光照片,曼·雷摄

米勒在曼·雷的介绍下加入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圈子,并以其动人美貌和自由个性而大受欢迎。她曾为毕加索(Picasso)担任模特儿,也在让·谷克多(Jean Cocteau)于1930年拍摄的电影《诗人之血》中扮演大理石雕像。

可是曼·雷不想与别人分享他的情人,而米勒的独立个性亦令他非常恼怒。当米勒于1932年离开他后,曼‧雷透过照片肢解她的身体︰将她的眼睛贴在节拍器上,双腿则拼贴起来,也剪掉她的双唇。

《防火面罩,英格兰伦敦Downshire Hill 21号,1941年》,李.米勒摄。© Lee Miller Archives, England,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www.leemiller.co.uk

《防火面罩,英格兰伦敦Downshire Hill 21号,1941年》,李.米勒摄。© Lee Miller Archives, England,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www.leemiller.co.uk

随后数年中,二人的事业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米勒凭着“一直存在的超现实主义目光”成为一名成功的战地记者,运用超现实主义的哲学理念捕捉黑暗而不可思议的时刻,令她的作品变得极具感染力。另一边厢,曼‧雷前往好莱坞,将自己的实验性理念融入明星肖像之中。

米勒和曼‧雷后来以朋友的身份重聚,并珍视那段充满激情和创意的短暂岁月,那段时光为二人塑造了独特的艺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