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小亨利·格雷福斯及其收藏的百達翡麗三問腕錶,相信也是品牌的第一枚三問腕錶。圖片鳴謝:由小亨利·格雷福斯後人重印

小亨利·格雷福斯:歷史上最重要的腕錶藏家之一

小亨利·格雷福斯珍藏的型號1436追針計時腕錶即將亮相香港秋季拍賣,我們藉此機會回顧這位百達翡麗傳奇藏家的一生光輝收藏故事

從1933年至1989年的56年間,小亨利·格雷福斯都是鐘錶界大名鼎鼎的收藏家,將全世界功能最複雜的腕錶都納入自己的珍藏。

小格雷福斯與來自俄亥俄州的汽車大亨詹姆斯·沃德·帕卡德(James Ward Packard)是當年齊名的時計藏家。二者均不甘落於人後,常常要求百達翡麗為自己製造複雜功能時計。小格雷福斯在競爭中拔得頭籌,以60,000瑞士法郎(15,000美元)成功委託百達翡麗為自己打造獨一無二的複雜時計,這個出價比帕卡德高出近五倍之多。而這款萬眾矚目的時計亦花費八年時間設計製作。

1933年1月19日,百達翡麗將這件搭載24項複雜功能的懷錶交予小格雷福斯,在製表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這一超級複雜功能懷錶搭載星空圖,能準確顯示小格雷福斯位於曼克頓第五大道834號大宅上方的璀璨星空。

小亨利·格雷福斯超級複雜功能懷錶。照片:Courtesy Denis Balibouse

小亨利·格雷福斯超級複雜功能懷錶。照片:Courtesy Denis Balibouse

自此之後,這一超級複雜功能懷錶三次易主,先來到伊利諾伊州羅克福德的時間博物館(現已關閉),隨後在紐約拍賣中以11,002,500美元的價格創下拍賣紀錄(售予已故卡塔爾王子Sheikh Saud binMohammed Al-Thani,最終在2014年日內瓦拍賣上以2,320萬瑞士法郎(2,400萬美元)的價格再次刷新拍賣紀錄,成為歷史上最昂貴的時計。

小亨利·格雷福斯的收藏故事並未止步於超級複雜功能懷錶。實際上他總共向百達翡麗委託訂購了逾30枚腕錶,如今他更被視為有史以來最重要的時計收藏家之一。

小亨利·格雷福斯——美國貴族代表

小亨利·格雷福斯於1868年3月11日出生於新澤西州奧蘭治一個富裕的銀行家族。

格雷福斯與妻子佛羅倫斯(Florence)居住於紐約城,同時在哈德遜河畔的歐文頓(Irvington)和阿迪朗達克山脈的薩拉納克湖都有度假屋,供夫婦二人與四個子女共享天倫之樂。

格雷福斯與百達翡麗

在河畔和湖間度過的時光令小格雷福斯得以發展自己的划船愛好。除此之外,他亦收藏古典藝術版畫,珍藏包括一件阿爾布雷特·丟勒(Albrecht Dürer)的《亞當與夏娃》。

而他一生最重要的熱忱便是收藏時計,尤其是百達翡麗出產的時計。這一瑞士高級製表品牌以其卓越工藝及雅緻風格令世人為之傾倒,各地身家不凡的名流巨賈均為品牌座上賓,百達翡麗腕錶更在拍賣史上不斷創下破紀錄高價。(史上最昂貴的十大時計中,有八枚均為百達翡麗製造,經由一流工匠、數學家和天文學家的巧妙計算而問世。)

對百達翡麗而言,小格雷福斯亦是品牌背後重要的支持者,令其在1929年華爾街股災中依然屹立不倒。

小格雷福斯於1922至1951年間委託百達翡麗製作30枚時計,已知存世有15件,現在大部分由日內瓦百達翡麗博物館珍藏。

格雷福斯的百達翡麗三問腕錶

百達翡麗為小格雷福斯製作的第一批時計包括下圖中的黃金酒桶形三問腕錶,於1928年6月16日正式交予小格雷福斯,他當時正與妻子乘坐奧林匹克號郵輪(RMS Olympic,鐵達尼號的姐妹郵輪)前往歐洲旅遊途中。他同時還與品牌確認了超級複雜功能懷錶的設計圖稿。

百達翡麗,獨一無二的黃金酒桶形三問腕錶,1927年為小亨利·格雷福斯所作。此拍品於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日內瓦售出,成交價4,575,000瑞士法郎

百達翡麗,獨一無二的黃金酒桶形三問腕錶,1927年為小亨利·格雷福斯所作。此拍品於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日內瓦售出,成交價4,575,000瑞士法郎

這枚黃金三問腕錶錶殼背面刻有格雷福斯家訓「Esse Quam Videri」(實事求是,勝於虛有其表),於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日內瓦以4,575,000瑞士法郎的價格矚目成交。

格雷福斯家訓「Esse Quam Videri」(實事求是,勝於虛有其表)

格雷福斯家訓「Esse Quam Videri」(實事求是,勝於虛有其表)

這不但是小格雷福斯的第一枚百達翡麗腕錶,相信亦是品牌的第一枚三問腕錶。(當時腕錶仍是新鮮事物,百達翡麗在1920至1930年代僅僅製作了三十多枚三問腕錶,其中三枚為小格雷福斯所有,包括2014年佳士得日內瓦售出的一款鉑金枕形三問腕錶附寶璣數字,成交價1,205,000瑞士法郎。)

這枚黃金三問腕錶直徑接近40毫米,即使按現今的標準來說也很大,而且由於黃金比鉑金更柔軟和具延展性,三問裝置的聲響也更為動聽。更難得的是,小格雷福斯曾經親自佩戴過此款腕錶。

「對於腕錶藏家而言,曾由小亨利·格雷福斯珍藏的腕錶可謂是收藏界的聖杯。」佳士得亞太區名錶部主管Alex Bigler感慨道。

小亨利·格雷福斯珍藏懷錶,機芯編號198’311

五年後,小格雷福斯委託百達翡麗打造了一款懷錶,即這枚鉑金一分鐘陀飛輪懷錶,機芯編號198’311,後來於1933年日內瓦天文台計時比賽中以872.2分的總分榮獲金獎。

這款懷錶於1935年7月25日交予小格雷福斯,錶背蓋上亦刻有其家族徽章及家訓,並配以木盒,以珍珠母貝鑲嵌成格雷福斯家族徽章。

這枚編號198’311的懷錶於2008年11月17日在佳士得日內瓦上拍,已知百達翡麗為小格雷福斯共打造三枚陀飛輪時計,此錶便是當中之一(另外一枚機芯編號198’427的懷錶於2004年5月18日在佳士得日內瓦以2,252,000瑞士法郎的高價成交),更是已知唯一一枚為小格雷福斯打造而如今未由日內瓦百達翡麗博物館收藏的時計。它以843,000瑞士法郎的價格售出。

格雷福斯珍藏型號1436追針計時腕錶

買下超級複雜功能懷錶13年後的1946年,小格雷福斯訂購了另外一款功能複雜的精緻時計,即這枚附寶璣數字的18k金追針計時腕錶,一年後交付。

追針計時功能被公認為製錶業的三大複雜功能之一,而型號1436是百達翡麗首個追針計時系列腕錶,因此飽受藏家追捧。它於1938年初次面世,1971年停產,總共產量只有140枚。

「私人藏家時計珍藏中最璀璨耀目的精品,更具有無與倫比的顯赫來源」——Alex Bigler

今年十一月呈獻的型號1436腕錶配備黃金寶璣數字,獲譽為此型號最具吸引力的錶盤設計,也是當中最罕有的錶盤,因為此型號多採用棒型或棒型配阿拉伯數字錶盤。迄今已知擁有如此獨特錶盤的型號1436僅有十多枚而已。

「我們今季為國際客戶、藏家及百達翡麗愛好者呈獻這一舉世罕見的聖杯式傳奇時計,因此倍感榮幸。」Alex Bigler評論道。「這是私人藏家時計珍藏中最璀璨耀目的精品,更具有無與倫比的顯赫來源,令全球藏家趨之若鶩。」

小亨利·格雷福斯孫子珍藏的型號2497

小格雷福斯於1953年辭世,享年85歲,他的珍藏留給了女兒,隨後又傳承給外孫雷金納德·H·富勒頓(Reginald H. Fullerton Jr.),他以一枚同樣重要型號的百達翡麗腕錶,為外祖父大名鼎鼎的時計珍藏再添光彩。

百達翡麗,18K金腕錶,配萬年曆、中心秒針及月相,型號2497,1951年製。估價:港元13,200,000-23,500,000。此拍品將於2021年11月27日在佳士得香港「世代珍奇」晚間拍賣中呈獻

百達翡麗,18K金腕錶,配萬年曆、中心秒針及月相,型號2497,1951年製。估價:港元13,200,000-23,500,000。此拍品將於2021年11月27日在佳士得香港「世代珍奇」晚間拍賣中呈獻

此枚腕錶被視為型號2497的原型及起點,具有歷史性的意義,亦是百達翡麗於1950年代製作複雜腕錶的黃金時代代表作。傳奇腕錶藏家小亨利·格雷福斯的外孫雷金納德·H·富勒頓,於百達翡麗日內瓦總店買下這枚全新腕錶,成為它首位主人,更令其來源更為顯赫。

本季呈獻的這枚型號2497腕錶,正是百達翡麗於1953年巴塞爾博覽會展示的腕錶,以推廣新型號設計。近七十年後,它即將於2021年11月27日二度亮相拍場,以13,200,000-23,500,000港元(1,700,000-3,000,000美元)的估價,預備再次書寫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