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小亨利·格雷福斯及其收藏的百达翡丽三问腕表,相信也是品牌的第一枚三问腕表。图片鸣谢:由小亨利·格雷福斯后人重印

小亨利·格雷福斯:历史上最重要的腕表藏家之一

小亨利·格雷福斯珍藏的型号1436追针计时腕表即将亮相香港秋季拍卖,我们藉此机会回顾这位百达翡丽传奇藏家的一生光辉收藏故事

从1933年至1989年的56年间,小亨利·格雷福斯都是钟表界大名鼎鼎的收藏家,将全世界功能最复杂的腕表都纳入自己的珍藏。

小格雷福斯与来自俄亥俄州的汽车大亨詹姆斯·沃德·帕卡德(James Ward Packard)是当年齐名的时计藏家。二者均不甘落于人后,常常要求百达翡丽为自己制造复杂功能时计。小格雷福斯在竞争中拔得头筹,以60,000瑞士法郎(15,000美元)成功委托百达翡丽为自己打造独一无二的复杂时计,这个出价比帕卡德高出近五倍之多。而这款万众瞩目的时计亦花费八年时间设计制作。

1933年1月19日,百达翡丽将这件搭载24项复杂功能的怀表交予小格雷福斯,在制表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超级复杂功能怀表搭载星空图,能准确显示小格雷福斯位于曼克顿第五大道834号大宅上方的璀璨星空。

小亨利·格雷福斯超级复杂功能怀表。照片:Courtesy Denis Balibouse

小亨利·格雷福斯超级复杂功能怀表。照片:Courtesy Denis Balibouse

自此之后,这一超级复杂功能怀表三次易主,先来到伊利诺伊州罗克福德的时间博物馆(现已关闭),随后在纽约拍卖中以11,002,500美元的价格创下拍卖纪录(售予已故卡塔尔王子Sheikh Saud binMohammed Al-Thani,最终在2014年日内瓦拍卖上以2,320万瑞士法郎(2,400万美元)的价格再次刷新拍卖纪录,成为历史上最昂贵的时计。

小亨利·格雷福斯的收藏故事并未止步于超级复杂功能怀表。实际上他总共向百达翡丽委托订购了逾30枚腕表,如今他更被视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时计收藏家之一。

小亨利·格雷福斯——美国贵族代表

小亨利·格雷福斯于1868年3月11日出生于新泽西州奥兰治一个富裕的银行家族。

格雷福斯与妻子佛罗伦斯(Florence)居住于纽约城,同时在哈德逊河畔的欧文顿(Irvington)和阿迪朗达克山脉的萨拉纳克湖都有度假屋,供夫妇二人与四个子女共享天伦之乐。

格雷福斯与百达翡丽

在河畔和湖间度过的时光令小格雷福斯得以发展自己的划船爱好。除此之外,他亦收藏古典艺术版画,珍藏包括一件阿尔布雷特·丢勒(Albrecht Dürer)的《亚当与夏娃》。

而他一生最重要的热忱便是收藏时计,尤其是百达翡丽出产的时计。这一瑞士高级制表品牌以其卓越工艺及雅致风格令世人为之倾倒,各地身家不凡的名流巨贾均为品牌座上宾,百达翡丽腕表更在拍卖史上不断创下破纪录高价。(史上最昂贵的十大时计中,有八枚均为百达翡丽制造,经由一流工匠、数学家和天文学家的巧妙计算而问世。)

对百达翡丽而言,小格雷福斯亦是品牌背后重要的支持者,令其在1929年华尔街股灾中依然屹立不倒。

小格雷福斯于1922至1951年间委托百达翡丽制作30枚时计,已知存世有15件,现在大部分由日内瓦百达翡丽博物馆珍藏。

格雷福斯的百达翡丽三问腕表

百达翡丽为小格雷福斯制作的第一批时计包括下图中的黄金酒桶形三问腕表,于1928年6月16日正式交予小格雷福斯,他当时正与妻子乘坐奥林匹克号邮轮(RMS Olympic,泰坦尼克号的姐妹邮轮)前往欧洲旅游途中。他同时还与品牌确认了超级复杂功能怀表的设计图稿。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的黄金酒桶形三问腕表,1927年为小亨利·格雷福斯所作。此拍品于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4,575,000瑞士法郎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的黄金酒桶形三问腕表,1927年为小亨利·格雷福斯所作。此拍品于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4,575,000瑞士法郎

这枚黄金三问腕表表壳背面刻有格雷福斯家训“Esse Quam Videri”(实事求是,胜于虚有其表),于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日内瓦以4,575,000瑞士法郎的价格瞩目成交。

格雷福斯家训“Esse Quam Videri”(实事求是,胜于虚有其表)

格雷福斯家训“Esse Quam Videri”(实事求是,胜于虚有其表)

这不但是小格雷福斯的第一枚百达翡丽腕表,相信亦是品牌的第一枚三问腕表。(当时腕表仍是新鲜事物,百达翡丽在1920至1930年代仅仅制作了三十多枚三问腕表,其中三枚为小格雷福斯所有,包括2014年佳士得日内瓦售出的一款铂金枕形三问腕表附宝玑数字,成交价1,205,000瑞士法郎。)

这枚黄金三问腕表直径接近40毫米,即使按现今的标准来说也很大,而且由于黄金比铂金更柔软和具延展性,三问装置的声响也更为动听。更难得的是,小格雷福斯曾经亲自佩戴过此款腕表。

“对于腕表藏家而言,曾由小亨利·格雷福斯珍藏的腕表可谓是收藏界的圣杯。”佳士得亚太区名表部主管Alex Bigler感慨道。

小亨利·格雷福斯珍藏怀表,机芯编号198’311

五年后,小格雷福斯委托百达翡丽打造了一款怀表,即这枚铂金一分钟陀飞轮怀表,机芯编号198’311,后来于1933年日内瓦天文台计时比赛中以872.2分的总分荣获金奖。

这款怀表于1935年7月25日交予小格雷福斯,表背盖上亦刻有其家族徽章及家训,并配以木盒,以珍珠母贝镶嵌成格雷福斯家族徽章。

这枚编号198’311的怀表于2008年11月17日在佳士得日内瓦上拍,已知百达翡丽为小格雷福斯共打造三枚陀飞轮时计,此表便是当中之一(另外一枚机芯编号198’427的怀表于2004年5月18日在佳士得日内瓦以2,252,000瑞士法郎的高价成交),更是已知唯一一枚为小格雷福斯打造而如今未由日内瓦百达翡丽博物馆收藏的时计。它以843,000瑞士法郎的价格售出。

格雷福斯珍藏型号1436追针计时腕表

买下超级复杂功能怀表13年后的1946年,小格雷福斯订购了另外一款功能复杂的精致时计,即这枚附宝玑数字的18k金追针计时腕表,一年后交付。

追针计时功能被公认为制表业的三大复杂功能之一,而型号1436是百达翡丽首个追针计时系列腕表,因此饱受藏家追捧。它于1938年初次面世,1971年停产,总共产量只有140枚。

“私人藏家时计珍藏中最璀璨耀目的精品,更具有无与伦比的显赫来源”——Alex Bigler

今年十一月呈献的型号1436腕表配备黄金宝玑数字,获誉为此型号最具吸引力的表盘设计,也是当中最罕有的表盘,因为此型号多采用棒型或棒型配阿拉伯数字表盘。迄今已知拥有如此独特表盘的型号1436仅有十多枚而已。

“我们今季为国际客户、藏家及百达翡丽爱好者呈献这一举世罕见的圣杯式传奇时计,因此倍感荣幸。“Alex Bigler评论道。“这是私人藏家时计珍藏中最璀璨耀目的精品,更具有无与伦比的显赫来源,令全球藏家趋之若鹜。”

小亨利·格雷福斯孙子珍藏的型号2497

小格雷福斯于1953年辞世,享年85岁,他的珍藏留给了女儿,随后又传承给外孙雷金纳德·H·富勒顿(Reginald H. Fullerton Jr.),他以一枚同样重要型号的百达翡丽腕表,为外祖父大名鼎鼎的时计珍藏再添光彩。

百达翡丽,18K金腕表,配万年历、中心秒针及月相,型号2497,1951年制。估价:港元13,200,000-23,500,000。此拍品将于2021年11月27日在佳士得香港「世代珍奇」晚间拍卖中呈献

百达翡丽,18K金腕表,配万年历、中心秒针及月相,型号2497,1951年制。估价:港元13,200,000-23,500,000。此拍品将于2021年11月27日在佳士得香港「世代珍奇」晚间拍卖中呈献

此枚腕表被视为型号2497的原型及起点,具有历史性的意义,亦是百达翡丽于1950年代制作复杂腕表的黄金时代代表作。传奇腕表藏家小亨利·格雷福斯的外孙雷金纳德·H·富勒顿,于百达翡丽日内瓦总店买下这枚全新腕表,成为它首位主人,更令其来源更为显赫。

本季呈献的这枚型号2497腕表,正是百达翡丽于1953年巴塞尔博览会展示的腕表,以推广新型号设计。近七十年后,它将于2021年11月27日二度亮相拍场,以13,200,000-23,500,000港元(1,700,000-3,000,000美元)的估价,预备再次书写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