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收藏家伊勢彥信
圖片版權:Toshiaki Miura

鑑藏界風雲人物專訪
伊勢彥信─國際藝術視野

伊勢彥信是日本著名企業家兼收藏家,無論是經營家族生意、建立收藏已至推廣藝術,他都不甘被規範在既有框架上,不斷自我革新突破,將事業和推動藝術的理想帶到國際舞台。

伊勢彥信在1960年代創立伊勢集團,發揚家族事業,日本郊區的小型農場變成世界最大的蛋品公司。與此同時,伊勢彥信沒有忘記從小培養而成的藝術情操,透過成立伊勢文化基金來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為大眾提供更多接觸藝術的渠導。對於收藏,他一直希望能與眾藏家分甘同味。以上一切源自同一信念,他深信藝術不應孤芳自賞,應該公諸同好。

負起藝術使命

伊勢彥信從小已有收集東西的習慣,長大後因偶然機會接觸到中國藝術品,因而展開他的收藏之旅。伊勢彥信的收藏雖然從中國藝術品開始,但同時也涵蓋日本和西方藝術。於2013年,他把珍藏帶到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展出,並與香港年輕一代分享其藝術視野,進行跨世代、跨地域的文化交流。推動藝術發展一向是伊勢彥信的目標,他在1983年成立伊勢文化基金會時更就此方向定下三個重要理念。「成立基金會有三個目的。首先,出於我對中國藝術品的情意,我不想亞洲藝術品特別是中國藝術品流失西方。我被中國藝術品的精巧細緻所吸引,於三十年前開始收藏,那時候中國藝術品的價格還算相宜,隨後我開始參與佳士得的拍賣。第二,在成立伊勢文化基金初期我決意把歐洲藝術大師作品帶到日本,並向本地美術館借出珍藏作展覽,讓日本大眾有更多接觸西方藝術的機會。最後,我希望透過基金會培育本土和身處海外的日本年輕工藝家,他們才華洋溢、工藝精湛,可惜卻未受注目,我想協助他們在藝術界取得應有地位。」

藉著展出珍藏來促進文化交流,在整個鑑藏旅程中,伊勢彥信唯一遇到的挑選是未能與同道中人分享欣賞藝術的過程。「日本藏家較為內儉,不愛對外展示收藏,在日本當藏家有時難免有點寂寞。每星期我會一邊茗茶一邊從盒子裡拿出藝術品細心觀賞,我感到過程很輕鬆,為我帶來無限喜悅,我很想認識一班藏家朋友,與我分享這個快樂時刻。」時代步伐令外界對收藏概念起了變化,相信伊勢彥信達成這個與眾同樂的心願指日可待。「藝術收藏曾經在日本被視為奢侈活動,因此很多日本藏家都不想太高調。現時情況卻有所改變,藝術收藏被廣泛認知,我期待收藏家的數目會在日本逐漸遞增。」

以直覺來購藏

不難想像,能夠與伊勢彥信分享鑑藏心得是件賞心樂事,因為眾所周知伊勢彥信擁有豐富收藏系列,由中國藝術品、日本繪畫到西方藝術大師作品等等。「我有不少喜愛的珍藏,其中一件是青花百合唐草文碗,是70件現有中國藝術品收藏中最精妙絕綸的作品,我在拍賣預展時看見它時已被深深打動,我立即決定參與競投,而最後也成功投得。」除了中國藝術品,西方藝術大師繪畫以及日本藝術品也是伊勢彥信這位資深藏家的收藏對象。

青花百合唐草文碗,景徳鎮窯
明・成化在銘(1465-1487)
青花百合唐草文碗,景徳鎮窯
明・成化在銘(1465-1487)
保羅‧塞尚 L’Assiette Bleue (藍色盤子),1879-82年間作,油彩 畫布,28.0 x 22.7公分
保羅‧塞尚 L’Assiette Bleue (藍色盤子),1879-82年間作,油彩 畫布,28.0 x 22.7公分
「在歐洲繪畫方面,我最喜歡保羅‧塞尚的『靜物』畫作。而伊藤若冲的繪畫《樹下雄鶏圖》則是我最喜愛的日本藝術品。」
伊藤若冲《樹下雄鶏圖》,紙本墨畫,江戸時代(18世紀)
伊藤若冲《樹下雄鶏圖》,紙本墨畫,江戸時代(18世紀)

伊勢彥信對於收藏界在日本的未來發展充滿信心,而累積了多年收藏經驗,對於收藏哲學他悟出一個簡單道理,就是「要收藏讓你一見傾心的藝術品。」他對新晉藏家更有以下建議。「按照自己的直覺和激情來購藏,不用太過考慮價格。」伊勢彥信的每件藏品都曾經為他帶來無限激情,甚至難忘回億。「猶記得15年前我在一個拍賣會上以550萬美元投得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作品,成為當年破紀錄交易。這個消息很快被傳開,有些人得知我是那位成功競投者,紛紛前來道賀,恭喜我成為波洛克作品的大贏家。」伊勢彥信不但是波洛克作品大贏家,相信其更是藝術收藏界的大贏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