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曉藝術作品估值的秘密

揭曉藝術作品估值的秘密

龜裂、筆觸、蓋章、水印、銅鏽……六位分別來自佳士得古典油畫、版畫及限量作品等部門的專家與您分享他們為藝術品估值的方法及原因

古典油畫

「『藝術家』簽名在大約十五世紀的文藝復興初期時開始廣泛流行起來。」佳士得古典油畫部日間拍賣主管Maja Markovic表示。「也正是在此時,藝術家開始摒棄行會制度,將個人創造力與自發性注入作品中,以名字、符號或姓名縮寫的方式為作品簽名,展示自己的驕傲成果。」

簽名的作用不僅在於確定創作者身份,亦可以用來比照藝術家專題目錄中的簽名風格,Markovic認為「簽名可以幫助確定作品創作年代,因為藝術家的簽名隨時間流逝而有所改變」。

然而事情並不總是如此簡單。擁有大型工作室的藝術家常常會在助手幫忙繪製、甚至完全出自助手的畫作上簽名,只要作品質量符合其標準即可。 

如今人們知道,藝術家的追隨者們也常常偽造大師簽名,幾百年後亦有人受利益驅使,在作品上添加簽名。「十分重要的一點是要確認簽名與藝術家已知的慣用簽名方式一致,而且簽名是在原本顏料之中,而非顏料龜裂層之上。」Markovic強調道。「這些因素都可能徹底改變作品價值。」

在上圖中,小大衛·特尼爾的簽名位於銅畫板的左下角,亦標記了作品完成的年份,這些信息對後世判定藝術家身份和作品紀年十分有利。

小大衛·特尼爾的簽名、紀年和自畫像,來自其作品《火腿早餐》
小大衛·特尼爾的簽名、紀年和自畫像,來自其作品《火腿早餐》

「他還在背景中畫下一幅帶有紀年的自畫像,再次於作品上簽下自己的名字。」Markovic表示。「可見此畫是藝術家十分自豪的創作。」2019年,此作於佳士得以4,746,250英鎊的價格成交,刷新藝術家世界拍賣紀錄。

中國書畫

在中國書畫過去1,500年歷史中,藝術家精進繪畫技巧的一個重要方式,便是臨摹書畫大家手筆甚至學習模仿簽名,佳士得中國書畫部專家莫友柯(Malcolm McNeill)解釋道。因此,為作品斷代紀年並確認真偽便顯得較為棘手。

然而在專家的火眼金睛下,可以找出許多隱藏線索。「對大部分藝術家而言,創作書法或簽名時的慣用筆勢果斷決然,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專家說道。「偽造者的筆觸則無可避免地更加拖沓,缺少自信。你能夠看出他們在落筆時的停頓和遲疑。」

藝術家鈐印也同樣複雜。「仔細觀察會發現,每方印章都有微小裂痕缺口。想要完美複製幾乎是不可能的。」莫友柯如是說。佳士得專家經過訓練,能夠分別出這些不同之處,在為中國書畫作品估值時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早期歐洲雕塑

「為雕塑作品估值時,我會把它翻轉過來,檢查那些藝術家未曾想公諸於世的部分。這有助於我判定雕塑的創作方式、完成時間和創作地點。」佳士得早期歐洲雕塑及工藝精品部門主管Milo Dickinson說道。「若是青銅雕塑,則我會留意雕塑中是否有空腔,若有則證明雕塑乃採用早期失蠟法鑄造而成。十五世紀以失蠟法製成的雕塑都比十八世紀的雕塑厚重,因為鑄造工藝隨時間推移而不斷演進。」

下一步是尋找雕塑表面氧化現象不太嚴重、基本沒有銅鏽的部分。「這樣比較容易確定金屬中的元素組成。」Dickinson表示。「藉此可以判斷雕塑的起源,甚至可以得知創作者的身份。」

青銅雕像底部,可見空腔及未氧化部分的原始顏色
青銅雕像底部,可見空腔及未氧化部分的原始顏色


2014年,Dickinson受命檢驗一尊維納斯青銅雕塑,一般認為雕塑乃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安東尼奧·蘇西尼鑄造。將雕像翻轉過來,可見雕塑內部厚度不均的空腔,專家解釋這代表雕塑乃以十六世紀的失蠟技法鑄造而成。

「此外,青銅原本的淡紅色調意味著雕塑的銅含量極高,是文藝復興時期佛羅倫薩鑄造工廠的典型出品。這也印證了我們對雕塑創作者的猜想。這尊雕塑在拍場亮相後以1,058,500英鎊的價格成交。」Dickinson表示。

版畫及限量作品

「我拿到版畫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光線下仔細觀察,以此確定作品採用的紙張種類。」佳士得倫敦版畫及限量作品部資深專家Alexandra Gill說道。「自十五世紀起,歐洲開始使用『直紋紙』,它以細膩的亞麻紙漿製成,表面可見金屬絲網篩壓制而留下的垂直及水平線條。」

1750年代後,「布紋紙」開始出現,它以木漿製成,質地更加濃稠均勻——「與我們今日使用的紙張同屬一類。」Gill表示。「如果作品用紙與創作時期不符,便要敲響警鐘了。」

林布蘭作於1631-34年間作品的雙頭鷹水印
林布蘭作於1631-34年間作品的雙頭鷹水印

將紙張置於光線下觀看亦能找到水印——這是創作過程中在紙上壓制的無色標記。

「我們知道,1630年代時林布蘭有時會在紙張上印製皇冠雙頭鷹水印。」Gill說道。「另一個例子則是畢加索,他於1938年至1939年間出版的《沃拉爾系列》(Vollard Suite)100張蝕刻版畫,乃特地向巴黎近郊的蒙瓦爾工廠定制而成,作品帶有畢加索本人及沃拉爾的簽名水印。所以一些藝術家創作的版畫若是具有水印,則是鑑定作品真偽的重要方法。」

現代英國藝術

「為畫作估值時,作品狀況十分重要。若是畫布作品,我會檢查畫作是否經過托裱——托裱的意思是在原作畫布的基礎上再裱一層畫布,為作品提供額外支撐,令其更加穩定。若作品經過托裱,我亦要知道背後的原因。」佳士得現代英國及愛爾蘭藝術部總監Pippa Jacomb說道。

Jacomb的專長是二十世紀英國繪畫,這一類別的畫作一般不經托裱,因為作品相對而言年代較近。「但如果作品經過托裱,則可能是為支撐修復顏料和修補龜裂。」她解釋道。「或是在畫布曾經撕裂的情況下來加強畫布支撐力。」儘管許多畫作托裱都小心翼翼完成,舊時的托裱仍有可能令畫作顏料表面趨於扁平。

Jacomb認為,下一步則是在紫外線燈光下查看作品狀況。「近期修復所使用的顏料會在紫外線燈光下顯示出熒光,發出紫色的光芒,肉眼或自然光下無法辨別的修復痕跡便一目了然。」

越來越多的藏家開始關心作品狀況。「對於作品的來源歷史及是否經過修復,他們希望了解得越多越好。這樣一來,作品未來將會需要怎樣的修復工作也更加清楚。」專家如是說。

勞倫斯·斯蒂芬·洛瑞(1887-1976),《北部賽馬會》,1956年作。30 x 40吋(76.2 x 102公分)。2018年11月19日於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5,296,250英鎊。藝術作品© The Estate of L.S. Lowry.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9

勞倫斯·斯蒂芬·洛瑞(1887-1976),《北部賽馬會》,1956年作。30 x 40吋(76.2 x 102公分)。2018年11月19日於佳士得倫敦售出,成交價5,296,250英鎊。藝術作品© The Estate of L.S. Lowry.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9

「2018年,我們為L·S·洛瑞的《北部賽馬會》估值時,簡直不敢相信這幅作品的狀況是如此完美。要知道它已經經過60年的歲月洗禮,而且30 x 40吋的尺幅也頗為驚人。」專家回憶道。「作品的狀況完美,其原始品相是藏家最渴求的一點,因此它拍出5,296,250英鎊的成交價,也是實至名歸。」

戰後及當代藝術

「檢查畫作時,我總是對畫背極為好奇,因為畫布及內框背面可能附有舊標籤、蓋印、模版和筆記等。」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部資深總監Leonie Grainger說道。「這對於判斷作品的來源和展覽歷史都是十分重要的線索。」

作品背面附著的標籤常常來自出售作品的畫廊,有時藏家亦有自己的私人刻章,專家如此解釋。我們可以對比檢查,追溯畫作來源並證明其真實性。

「若是運氣不錯的話,畫背還可見到曾經展出此作的博物館和展覽名稱,為作品的展覽歷史和出版文獻錦上添花。此外,作品還可能附有藝術家作品鑑定委員會的蓋印和編號,令藏家不必擔心作品真偽,作品因此更令人趨之若鶩。」

約瑟夫·亞伯斯(1888-1976),《向方形致敬:盛夏》,1964年作。2016年12月7日於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價1,322,500歐元。藝術作品© The Josef and Anni Albers Foundation  DACS 2019

約瑟夫·亞伯斯(1888-1976),《向方形致敬:盛夏》,1964年作。2016年12月7日於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價1,322,500歐元。藝術作品© The Josef and Anni Albers Foundation / DACS 2019

亞伯斯作品背面,可見多處筆記及標籤
亞伯斯作品背面,可見多處筆記及標籤

美籍德裔藝術家約瑟夫·亞伯斯的作品背面十分有趣,Grainger表示。除了博物館及畫廊標籤外,還常常可見亞伯斯親手寫下的筆記,詳盡記錄了作品採用的色彩顏料和表面光油。「若是作品未來需要修復,這將會是非常有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