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相宜的臻美珍品”:珐琅怀表收藏指南

随着佳士得推出多枚装饰华美的怀表,顾问Richard Chadwick与专家Remi Guillemin向十六世纪至今的杰出制表工匠致敬,并详谈藏家需要留意的细节

首枚珐琅怀表

这些精致的怀表诞生于卢瓦尔河谷的布卢瓦镇,十六世纪时当地聚集了大量微型肖像画家和工匠,经常为法国宫廷制作精品。

早期的怀表呈椭圆形,会配上链子戴于颈间,并由最优秀的珐琅艺术家装饰表壳。

钟表顾问兼作家Richard Chadwick解释,制作这些怀表时必须进行深入研究,而且讲求精准工艺和创意才华,因此只有最富有的贵族才能负担。

他表示︰“以大约摄氏1,000度烧制珐琅时,珐琅很可能会在收缩时碎裂。可能要毁掉几个表壳,才能完成一个纹饰完美的表壳,所以成本高昂。”

据考为Piguet & Capt制造,极珍罕精致18K黄金和珐琅镶珍珠三叶形音乐盒,配活动人偶和时钟,附原装盒,日内瓦,约1810年制。39 x 40毫米。估价︰65,000-9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于2021年5月10日在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中呈献
据考为Piguet & Capt制造,极珍罕精致18K黄金和珐琅镶珍珠三叶形音乐盒,配活动人偶和时钟,附原装盒,日内瓦,约1810年制。39 x 40毫米。估价︰65,000-9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于2021年5月10日在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中呈献

移师瑞士

如果路易十四没有于1685年废除《南特敕令》,法国也许依然是现代珐琅腕表行业的中心。可是,由于他剥夺了胡格诺派信徒的崇拜自由,成千上万的信徒便逃离法国,前往接受加尔文思想的国家。

许多金匠、机械技师和珐琅工匠也来到钟表贸易尚未蓬勃的日内瓦。Richard Chadwick表示︰“这些胡格诺派信徒带着精密复杂的雕刻工具,以及制作金银丝和珐琅精品的工艺,彻底改变了瑞士市场。”

珐琅怀表的重要时代

珐琅怀表有两个重要时期,分别是十七世纪的前二十五年,以及十九世纪的前二十年。

Huaut,非常精细罕有的18K黄金和珐琅无盖式怀表,珐琅表盘绘画埃及艳后之死的情景,约1700年制。直径41毫米。此拍品于2004年5月18日在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57,360瑞士法郎

Huaut,非常精细罕有的18K黄金和珐琅无盖式怀表,珐琅表盘绘画埃及艳后之死的情景,约1700年制。直径41毫米。此拍品于2004年5月18日在佳士得日内瓦售出,成交价57,360瑞士法郎

十七世纪的珐琅怀表以黄金制造,并绘有带有寓言或神话性质的图画。生于法国的皮埃尔·瓦德(Pierre Huaud,有时拼作“Huaut”)是当时最著名的工匠之一,他于1630年移居日内瓦,并培养了一批赫赫有名的珐琅画师,为勃兰登堡(Brandenburg)宫廷效力。

瓦德家族打破法国采用粉色绘画的传统,改用色彩丰富绚丽的半透明珐琅绘画。

在十九世纪初之前,只有欧洲的精英阶层才会委托制作这些华丽的怀表,但自1800年起,则开始有来自中国的委托。这个年代出现配有复杂奏鸣机芯和活动机械装置的怀表,而怀表的功能也被放大,让买家能欣赏复杂的构造。

Richard Chadwick表示︰“十九世纪初期是活动人偶的黄金时代。中国的皇帝喜欢新奇和有关机械的事物,所以市场也顺应他们的需要。”

据考为小Charles-Abraham Bruguier制造,精细罕有的18K黄金和珐琅鸟鸣音乐盒,日内瓦,约1865年制。宽95.5毫米,深60毫米,高34.5毫米。估价︰75,000-11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2021年5月10日在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中呈献

据考为小Charles-Abraham Bruguier制造,精细罕有的18K黄金和珐琅鸟鸣音乐盒,日内瓦,约1865年制。宽95.5毫米,深60毫米,高34.5毫米。估价︰75,000-11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2021年5月10日在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中呈献

活动人偶的兴起

在技术创新的年代,迈克尔·法拉第(Michael Faraday)等科学家开始进行电力和力学的实验,也为宗教和哲学带来影响。

流电学(即生命的起源由动物电产生)等新理论渗透当时的文学作品,例如玛丽·雪莱(Mary Shelley)在《科学怪人》中幻想创造一个超凡人形怪物的故事,而E.T.A.霍夫曼(E.T.A. Hoffmann)的《沙人》,则讲述一名诗人因为爱上一个仿真机械人偶而陷入疯狂的故事。

Richard Chadwick表示︰“我们往往无法完全体会当时的人看到这些时计时的惊讶感觉。许多早期的活动人偶被视为巫蛊之物,更有制表工匠被指控使用巫术并被送往监狱。”

瑞士钟匠皮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quet-Droz)大概是最为人熟悉的例子,他擅长制作复杂的自鸣机械装装置,而为了展示才华,他制作了三个真人大小的人形活动人偶,能模仿呼吸和执笔写信等动作。

雅克德罗带着这些创意作品游历欧洲各地,可能因而成为霍夫曼奇妙故事的灵感来源。Richard Chadwick指︰“有几个传闻指雅克德罗在西班牙被控使用巫术而沦为阶下囚,但找不到相关的证据。”

现今的珐琅怀表市场

Richard Chadwick指藏家对这些珍罕时计的需求近年再创新高。“在1980年代腕表市场发展蓬勃时,藏家对怀表的兴趣不大。不过,随着腕表的价格飞涨,许多藏家难以负担,市场再次掀起怀表的热潮。”

百达翡丽,罕有及非常重要的18K玫瑰金无盖式手动上弦世界时间怀表,配彩色掐丝珐琅表盘和北美洲地图表盘,附表盒,1948年制。型号605 HU,机芯编号930’865,表壳编号930’865。表壳直径44.2毫米。估价︰550,000-75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2021年5月10日在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中呈献

百达翡丽,罕有及非常重要的18K玫瑰金无盖式手动上弦世界时间怀表,配彩色掐丝珐琅表盘和北美洲地图表盘,附表盒,1948年制。型号605 HU,机芯编号930’865,表壳编号930’865。表壳直径44.2毫米。估价︰550,000-750,000瑞士法郎。此拍品将于2021年5月10日在佳士得日内瓦珍罕名表拍卖中呈献

腕表藏家也开始回顾过去,并为几百年前的时计技术深感着迷。Richard Chadwick指藏家对精湛的工艺充满崇敬之情。“由于每只怀表都以手工制造,因此独一无二,这在当今数字世界可谓非常特别。”

百达翡丽和其他顶尖制表品牌依然聘用珐琅艺术家制作独特的限量时计,例如上图的罕有18K玫瑰金怀表,表盘绘有北美地图。

即使是入门藏家,也能觅得臻美的杰作。Richard Chadwick解释:“十七世纪早期的珐琅怀表售价可低至5,000英镑(7,000美元),而来源显赫的藏品售价则可高至20,000英镑(28,000美元)。这是钟表收藏领域中少有的能以相对廉宜价格购入的精美藏品类型。”

他指出十九世纪的怀表往往售价较高昂,并补充道︰“一切都取决于机械结构的复杂程度和珐琅的品质。如果怀表品质极佳,也会极受欢迎。”

怀表拍卖市场依然活跃的原因之一,是买家明白优质二手珐琅怀表是一项安全的投资,具备艺术品的独特性,足以保证升值潜力。

留意细节

Richard Chadwick建议藏家仔细检查怀表的状况。“珐琅坚硬而不透水,但也会损毁,因此要检查表壳是否有细小的裂痕。由于怀表的机械装置肯定曾经被改动,所以也要检查修复工艺的品质。”

他认为珐琅工匠的身份不一定重要。“虽然珐琅工匠在当时备受推崇,作品也被视为与画作同样重要,但业外人士对他们的认识不多,即使市场偶尔出现签名珐琅怀表时能以高价售出。所以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是怀表的珐琅工艺。”

此外,出处有误也不一定是坏事。例如,十九世纪在日内瓦制造的珐琅时计,便经常注有“London”(伦敦)一字。

专家解释︰“由于当时的中国人崇尚英国时尚、艺术和文化,所以许多怀表也绘画理想化的英国乡郊景色。”

因此,怀表会复制法兰西斯·惠特利(Francis Wheatley)与雷诺兹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的雕刻版画,然后注明于伦敦制造。上图的精致Ilbery怀表绘画了乡村风景,便是1800年代初深受中国买家欢迎的经典例子。 

哪里可以欣赏珐琅怀表?

Richard Chadwick推荐有兴趣的藏家参观位于日内瓦市中心的百达翡丽博物馆,该馆设于一座装饰艺术风格建筑内,是制表工艺的殿堂。除了从最早期到现代的珍罕珐琅怀表外,馆内也展出一些“绝妙的活动人偶,以及于1950年代制作的第一枚太阳能时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