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蕙英与其珍藏的克什克巴图鲁伍克什尔勇士图。照片由Caroline Tompkins摄

寻自佳士得

時裝設計師黃蕙英賞析一幅來自北京皇極殿的十八世紀士兵肖像畫

“我的古代中国书画收藏之旅始于1968年,这幅立轴上拍时我十分兴奋。这是一幅描绘八旗士兵的立轴,为北京皇极殿所藏一百幅兵士立轴图之一,描绘三等侍卫克什克巴图鲁伍克什尔图,他是一位英雄勇士,画作题词表明他后背中铅弹,至今无法取出。”

“我曾经为自己的品牌Pandora Fashion设计时装,我很喜欢这位士兵的制服。从帽顶装饰可见其为三等侍卫,顶戴花翎则是乾隆皇帝的赏赐。他的面孔也很招人喜欢,是个英俊的男子。”

“这幅画作曾经出现在一本书的封面上,此后便引发众人追捧,并出现在多个不同展览中”

“此作并未附有画家款识,但我知道它出自何人之手。因为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聂崇正曾经研习史料,发现画中人物面部由当时服侍皇帝的波希米亚耶稣教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所绘,而另一位中国宫廷画师金廷标则完成其余部分。这些都是我请聂先生帮忙研究后才发现的,此前无人知晓。”

“这幅画作曾出现在欧立德教授(Mark Elliott)的著作《满洲之道》封面上,此后便引发众人追捧,并出现在多个不同展览中。我喜欢将藏品出借予博物馆——并从中得到极大慰藉。弗利尔·塞克勒美术馆诺顿艺术博物馆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都曾经展出过我的藏品。”

“我每一天都仔细欣赏家中珍藏的艺术珍宝;它们彷佛是我的家人一样。我有一些没有兴趣爱好的朋友,我对他们说:学习欣赏艺术,就永远不会感到沉闷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