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哈苏500C相机,编号36980,连两本杂志封底,两个卡尔蔡司镜头(50mm及150mm),以及两张40 x 60限量版彩色相纸:《玛丽莲(抱枕)》和《玛丽莲(举手)》。估价:200,000 – 300,000美元。此作将于10月29日佳士得纽约尊尚珍品拍卖会呈献

与玛丽莲共度美好夜晚

摄影师道格拉斯·科克兰回忆当年与这位电影明星共度的难忘夜晚,并为我们赏析这架定格美妙瞬间的哈苏相机

1961年11月的一个深秋傍晚时分,27岁的加拿大摄影师道格拉斯·科克兰在自己为拍摄事先租下的好莱坞工作室内,紧张等待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的到来。这位年轻的摄影界新星曾为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等好莱坞明星拍摄照片,并因此成名。即将迎来二十五周年纪念刊的《Look》杂志委托科克兰用相机定格这位荧幕美人的“激情”瞬间。

1961年,梦露的星途璀璨,如日中天,一连出演多部好莱坞叫座影片,包括《热情如火》、《绅士爱美人》、《巴士站》、《七年之痒》及《乱点鸳鸯谱》等。但她的感情生活却不尽人意,与乔·狄马乔和阿瑟·米勒先后两次婚姻都以失败告终。梦露最终于6年后搬回加州,当时她35岁。

科克兰则在二十出头时来到纽约,充当欧文·佩恩(Irving Penn)的摄影助手,后来成为《Look》杂志的摄影师。为梦露拍摄照片可谓是他接受过最令人兴奋的挑战,当时距其来到《Look》杂志仅有18个月。

科克兰回忆起那个与玛丽莲梦露共度的晚上,二人间充满亲密暧昧的“非同寻常”气氛,并催生出一系列最为人熟知的精彩照片,捕捉这位二十世纪伟大偶像的动人瞬间。

这次拍摄进一步奠定了科克兰的知名摄影师地位,他的新闻摄影生涯漫长而辉煌,拍摄过的名人包括朱莉·克里斯蒂(Julie Christie)、碧姬·芭铎(Brigitte Bardot)和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等。然而玛丽莲梦露却于拍摄完成后一年内便辞别人世。

佳士得纽约将于10月29日尊尚珍品拍卖会中呈献科克兰曾经使用过的这台1959年哈苏相机(编号36980),梦露这一系列照片以及许多其他作品便出自此台相机,另附两张杂志封底、两个卡尔蔡司镜头和两张限量版彩色相纸。现在,让我们将时钟倒转60年,欣赏相机记录中当年那个秋夜傍晚所发生的故事。

1961年11月,拍摄进行前几日,道格拉斯·科克兰与两位杂志同僚一同,在梦露位于比佛利山庄的公寓内拜访了这位明星与其经纪人。“当时我还是个十分年轻的摄影师。”现年85岁的科克兰回忆道,“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是怎样将我想拍摄的具体方式告诉玛丽莲。”

他完全不需担心。玛丽莲掌控全局,告诉他拍摄成功只需一张床、一张白色丝质床单、一些法兰克·辛纳屈唱片,还有足够的唐培里侬香槟王。“她完全理解我的想法,并以我无法企及的方式表达出来。”科克兰说道。

“我从梦露身上学到重要一课:若你想看到她最出色的一面,想让她成为你镜头中那个高贵的公主,那么就以对待公主的方式去对待她。”

然而拍摄当天晚上,科克兰很快就又紧张起来。玛丽莲迟到了,而且是整整两小时。摄影师在房间内焦虑踱步,不断检查哈苏相机的取景器。“她总会出现的。”玛丽莲的经纪人信心满满地说道。

梦露最终到达拍摄房间时,科克兰将其形容为“优雅脱俗的美丽突现眼前”。他马上将冰镇香槟倒入杯中,选了一张辛纳屈的黑胶唱片开始播放。玛丽莲则在此时闪入更衣室。

刚开始拍摄时,玛丽莲身穿一条连衣裙,但显然并不自在。她回到更衣室,脱掉衣物,没有事先打招呼便来到凌乱的床上,将白色丝质床单裹在身上,颇具挑逗意味。

“这对当时年轻的我而言无疑十分激动。”科克兰说道。“玛丽莲梦露就在我眼前一臂之遥,她娇媚的躯体在那张半透明的丝质床单下扭捏摇摆。”

玛丽莲对着镜头不断精心打扮,变换姿态,科克兰则不停按下快门,两人彷佛交织在一曲妖冶动情的舞蹈当中。后来玛丽莲要求与摄影师独处,那个夜晚由此来到了意想不到的转折点。“当时气氛十分亲密。”摄影师回忆说。“房间中只有我、相机和玛丽莲。”

“我甚至连闪光灯都没用;只用了泛光灯和恒光灯,这样拍摄气氛就不会受到闪光灯打扰。”科克兰解释道。“玛丽莲在床单下风情万种地旖旎摆动身躯,向我展示出她的内心情感。而我则不停拍摄。”

这一次与梦露的独处时光十分难忘,并对科克兰一生影响深远。“拍摄那晚和我在一起的玛丽莲梦露,让我多年后仍然无法忘怀。”摄影师承认说道。“她从朦胧中走来,离去时彷佛从世间蒸发一般无影无踪。虽然略有尴尬,但我承认我确实想念她。”

但玛丽莲从来不只有一面。“我们初次见面时,她像是那个住在你家隔壁的阳光女孩。”科克兰回忆道,“而拍摄当晚才是‘真正’的玛丽莲:那个带有喘息声音的性感尤物,每个热血青年都会与她坠入爱河。而一周后,当我与玛丽莲一起回看照片时,她变得更为阴沉忧郁。我从未见过两个一样的玛丽莲。”

科克兰在那个难忘夜晚拍下的照片,是玛丽莲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批倩影之一。“那个夜晚我们的情感是如此热烈,都投入了照片之中。我们两人都处在战战兢兢、摇摇欲坠的边缘,而所有这些情感力量融合在一起,最终都透过镜头定格下来。当我再翻看这些照片时,那晚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无法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