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有所得:曾志芬

习有所得:曾志芬

在港生活二十载的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主管曾志芬,阐释何以佳士得专家皆为浪漫主义者,并分享她对波多贝罗路(Portobello Road)的热爱

艺术市场已改弦易辙。我于1993年加入佳士得,负责行政工作。这些年间,各方面都出现了不少改变;全球艺术市场大幅发展扩张,当中经历了大大小小的起伏。时至今天,当下的市场更是瞬息万变,要跟上步伐绝非易事!

我在1997年踏足香港,当时心里想的是:「我到底做了甚么让我身处于此?」我在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毕业后,获分派到佳士得香港工作。其时正值亚洲金融风暴的高峰,秋季拍卖气氛冷淡,拍卖场上大家彷佛都在「袖手旁观」,几乎无人竞投。如今回首,这确实是个特别的经验。

新一代藏家的出现令人鼓舞,但同时我也不得不认老了!我现在接触的顾客当中,不少人的父母正是我刚进佳士得香港时初相识的藏家。市场上的广大藏家仍然充满热忱,对搜藏顶级珍品的热情没有减退。

收藏家大致可分两类。作为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主管,我会接触到目标明确的资深藏家,亦会遇到不少初次购藏的买家;当中部分人视之为投资,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觅得心头好。

拥有察觉异乎寻常之处的能力,是十分重要的;作为专家,这令我们变得更加专业。

经常有人问我何谓「明智之选」。事实上,这很大程度取决于藏家的喜好,不论是瓷器还是佛教工艺精品亦然。不过的确,某些类别的价值近年不断上涨,而我们作为专家的职责,就是在理想价格范围内,竭力为藏家寻找最优秀的作品;预算高低完全由藏家而定。

你会遇到撼动你心弦的作品。 我记得首次看见「三十周年志庆拍卖:世纪珍藏」的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 时,着实惊叹不已。此器不论大小和画工皆出类拔萃,显然是件不可多得之作。

我们的工作俨如侦探。 一边学习,一边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我们需要追溯千百年前的古物历史,遇上复杂情况,更要翻查博物馆资料库或征询外部专业意见。查探藏品的制造背景和制作对象是个令人振奋的过程;比方说,我们或会在翻阅文献记录的过程中,得悉某个御制花瓶的龙纹瓶柄是由皇帝指定制造。

作为专家,我们与艺术共活。这并非只是关乎买卖交易,我喜欢参观大英博物馆,也爱去波多贝罗路的市集。在那里我可以近距离欣赏和接触艺术品;有时当我身处博物馆,我还得提醒自己不能随便触摸展品呢!

我的工作让我看到好与坏的事物,厌烦之事也有。当然厌烦与否纯属主观。从正面看,美好之事为我带来喜悦,坏事让我更会明辨优劣,厌烦的事情则令我们懂得专心致志!拥有察觉异乎寻常之处的能力,是十分重要的;作为专家,这令我们变得更加专业。

佳士得专家是浪漫主义者。我们的生活充斥着属于另一世代的事物,而我们又依靠着这些事物而活。我们深谙过去,亦明白过去如何深深地影响着现在。世上任何物品,都能成为勾起某段回忆,或回想生命中曾遇上某位重要人物的凭据;我没有时光机,若要回到过去,透过碰触这些美丽之物,也许就是最接近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