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佳士得傳奇人物高逸龍

訪談佳士得傳奇人物高逸龍

亞太區主席高逸龍先生(Mr François Curiel)細說自1969年加入佳士得以來的各種精采經歷與感受。

高逸龍先生(Mr François Curiel)於1969年加入佳士得,從當年的實習生至今日的亞太區主席,經歷了四十七個寒暑。適逢2016年為本行立足亞洲三十週年之慶,高先生欣然分享他的親身體驗:從公司的發展、市場的變遷以至他本人對於拍賣業的見解及永不減退的熱忱,在此一一細說。

你加入佳士得多少年了?這些年間見證了公司在哪方面的轉變?

我於1969年加入佳士得倫敦成為珠寶部的實習生,算起來已經四十七年,現在還在一天一天的努力工作。這段日子裡,公司經歷了無數的轉變;剛加入時,這裡是很典型的英式企業,全公司198位員工中,非英籍的只有兩位(我及另一位意大利籍同事)。委託拍賣的客戶大多是私人藏家及名門望族,投標洽購的差不多全是商貿買家。

當時的拍賣規則也不一樣,不提供拍前估價,只會在拍賣完結後刊出買家名字和成交價。賣方佣金一律為10%,不設買方酬金。值得一提的是當年我們以「堅尼」(Guinea)這種極古老的貨幣來作交易;它比英鎊價值高5%,此差價變相就是買家酬金。(編注:堅尼於1816年被英鎊取代,但仍有一段長時間於少數行業中使用,包括拍賣。)

這數十年間,公司以幾何級數的規模增長——由1969年的196+2位員工演變至現在全球員工達2,200人的團隊;從前只有倫敦一間辦事處,今天我們在32個國家已擁有54個辦事處。1969年是我加入的年份,也正好是佳士得進行大幅擴展的一年;休士頓、巴黎、東京、墨爾本及悉尼等辦事處都是於那一年啟用的。

半個世紀以前,佳士得只有在倫敦和日內瓦舉行拍賣;現在,我們每年於全球12個拍賣中心舉辦約350場拍賣,還有私人洽購服務。而網上實時競投服務Christie’s LIVE更成為我們在商業模式上的革命性突破——這種24小時無間斷運作的拍賣模式,跟我們與時並進的電子商貿投資策略配合得天衣無縫。營業額方面,我們1969年的收益為4,800萬美元(約相等於今天的3億1,900萬美元),到了2015年則為74億美元;一切盡在不言中。

可否分享你在佳士得最驕傲或最難忘的時刻?

我一生都在拍賣業打拼,驕傲及難忘的時刻實在多不勝數。

每一場拍賣都有其獨特之處,都有屬於它的戲劇性畫面和難忘章節。即使我從事這行業已多年,但每次有重大拍賣舉行時,我的腎上腺素總會大幅飆升。而每當我見到同事們埋頭苦幹,毋懼市場狀況或政治環境帶來的挑戰,奮力爭取驕人成績時,我亦會無比感動。

在你於佳士得工作這些年間,見證了亞洲市場的哪些演化變遷?

亞洲市場近年的變遷絕對是空前的、開天闢地的。就過去的十年而言,主因有兩點:電子商貿及中國市場,這兩者之間的協同作用,全面加速了亞洲區以至全球藝術品市場的推進。網上世界永無休止,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作買賣,而中國是推動這種年終無休商貿模式的主要資金來源。

就佳士得而言,這種力量令我們的亞洲客戶數量急速增長。2009年,中國買家佔全球成交總額的18%;2015年,此數已增加至30%。造就這種上升趨勢的因素之一,是亞洲藏家的品味漸趨多元化,對傳統中國藝術以外包括西方藝術等的興趣大幅提升,其次就是中國主要城市的私人博物館對大師級作品的需求。

這些發展雖然速度驚人,但亞洲及中國仍然是相對年輕的市場,擁有無窮潛力,大有可為。

你對佳士得在亞洲的下一個三十年有甚麼寄望?

當然是在下一個三十年以至永遠,佳士得繼續領導群雄,當業中翹楚!

而我更希望我們的中國業務能更上一層樓。中國政府雖小心謹慎,但傾向開放國內的拍賣業。這點對於佳士得及與日俱增的中國藝術家、買賣雙方來說,都絕對是佳音。相關政策一旦落實,佳士得已準備就緒,將成為首間受惠的企業。

三十年後,我已達96之齡,如仍活著的話相信不會太忙。但願我仍可以讀讀佳士得圖錄、看看拍賣成交率。如有人願意帶我到拍賣場去,我渴望聽到激烈競投中的人聲和下槌聲;對我而言,這是世上最美的交響曲。

但大家請放心,我應該不會是那種惹人討厭的老人家,出來指指點點,搬來一大堆想當年的故事,說成績如何棒、日子怎樣風光……這太自討沒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