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城市的合作”:Stik与街头艺术

“与城市的合作”:Stik与街头艺术

Stik透过表达“希望与坚毅的愁思”,从露宿者摇身一变成为伦敦炙手可热的艺术家,其作品更成为波诺(Bono)、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及爱德华亲王(Duke of Kent)的收藏。Rebecca Appel有幸与他一起游走街头并参观其工作室

当一场冬季风暴吹袭伦敦时,Stik离开工作室,前往红砖巷,这条位于伦敦东部的街道已成为涂鸦艺术的圣地。Stik在自己的作品《街头牵手的爱侣》前停下,画中可见两个火柴人,左边女子穿着穆斯林罩袍,牵着同伴的手。

Stik在2010年创作本画。此前数天,一名瑞典漫画家因将先知穆罕默德描绘成一只狗而受袭。Stik后来向《每日电讯报》表示:“作为一名街头艺术家,你必须找到方法在自由的界在线行走,这正是这幅画的目的。”

现在,《街头牵手的爱侣》获当地穆斯林社区拥戴,更成为国宝,在2017年《卫报》的一项民意调查中,这幅作品获选为英国最受欢迎艺术品第17位。

当Stik正以喷漆遮掩画中人身上的标签时,一群参加街头艺术之旅的丹麦学生围在他身边,而感到难以置信的导游不禁惊叫道:“这是Stik!”

在伦敦红砖巷,Stik正修饰《街头牵手的爱侣》,一群丹麦游客在一旁围观,兴奋不已。
在伦敦红砖巷,Stik正修饰《街头牵手的爱侣》,一群丹麦游客在一旁围观,兴奋不已。

事实上,Stik会花很多时间修整他在肖迪奇和其他地方的作品。他笑称:“我是少数仍然会这么做的街头艺术家之一。”当他完成修复后,围观的丹麦年轻人便挥手道别,继续前行。

生于1979年的Stik将自己的背景严格保密,一丝一毫都不向外界透露。但他却热情地邀请我从雪中来到他的工作室,还为我烧水泡茶。

Stik以自我介绍的方式表示:“我刚学会拿铅笔就开始画火柴人,从来没有停下来。我总是被非常简单的风格吸引,虽然我从来没有上过艺术学校,但曾为艺术家担任模特儿多年,因此在构图和人体结构方面有了坚实基础。我二十出头时开始在街上画画,这种体验成为一种教育方式,让我向同辈学习。”

Stik在工作室内拿着他的作品《伟大母亲(小型版本)》。3月28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2,500英镑,刷新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
Stik在工作室内拿着他的作品《伟大母亲(小型版本)》。3月28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2,500英镑,刷新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

2000年代初,伦敦街头艺术主要集中于东区的哈克尼。Stik指:“即使各位艺术家素未谋面,但我们都有留意彼此的作品,而我们的风格亦一同发展。”

虽然当时Stik仍然需要一点时间完善由六条线和两个点组成的经典火柴人图像,但这些人物大致上以日本汉字书法为蓝本。他说:“我少年时期曾在日本生活了近一年,学会这种与书写息息相关的画法,作为表达情感的便捷方式。一切便从那里开始。”本世纪初,他创作的人物开始在伦敦东区各处出现,有的天真或惶恐,有的孤独、挑衅或充满控诉意味。

他解释:“我有一段时间无家可归。”他曾在哈克尼区的收容所St Mungo’s Hostel住过一段时间。“哈克尼社区帮助我重新找回生活步调。我最初擅自占用空置的房子,最后住进公营房屋,获得立足之地,重过正常生活。街头艺术便是我报答曾经助我一臂之力的人的方式。”

Stik强调对他而言,这种社区关系是街头艺术创作的核心,无论是在伦敦,抑或纽约市、柏林、大阪、挪威于特西拉约旦安曼等遥远地方,都能找到他的作品。“当我在街头创作时,我十分清楚自己不能直接喷涂一面墙壁。即使已得[当地部门]‘官方’许可,我也不会突然闯进去,在别人的墙上画画,我认为这样非常无礼。我总会征求当地居民的同意,这一点最重要。”

Stik (1979年生),《流浪者(模型)》,2009年作。乳剂、压克力胶合板。555 x 910 x 65毫米(连框)。估价:30,000 - 50,000英镑。2019年9月18日将于佳士得伦敦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会呈献

Stik (1979年生),《流浪者(模型)》,2009年作。乳剂、压克力胶合板。555 x 910 x 65毫米(连框)。估价:30,000 - 50,000英镑。2019年9月18日将于佳士得伦敦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会呈献



2008年,Stik的作品在The Foundry展出,这间位于伦敦东区的传奇音乐和艺术空间在数年后结业。Stik称:“这里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以前在这里洗厕所。”现在,他的作品成为波诺、艾尔顿·约翰、爱德华亲王和其他名人家中的珍藏,拍卖成交价更高达35,000英镑(2017年9月于佳士得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拍出的巨型雕塑《约束》)。

如果说在The Foundry的展览代表Stik所指“我成为一位艺术家”的开始,那么位于肖迪奇、占用空置物业的NO: ID画廊(后来亦关闭),则为他举行了第一场个展。3月28日,佳士得将在伦敦的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推出来自该场展览的一幅作品《坐像》,作为四件Stik作品(另外还有两幅独一无二的画作和一幅独一无二的印刷版本)的一部分。《坐像》是他唯一一幅在预印的画布上创作的作品,画中人似乎在大峡谷的背景前冥想。

Stik解释:“我那时仍然在探索自己是一位怎样的艺术家,还在寻找我的媒材。我当时很穷,只能在垃圾桶捡到的东西上绘画。”

Stik (1979年生),《自由》,2013年作。豪华彩色网版印刷套装,一套共五张。1060 x 360毫米。纸张1120 x 410毫米。估价:80,000 - 120,000英镑。2019年9月18日将于佳士得伦敦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会呈献

Stik (1979年生),《自由》,2013年作。豪华彩色网版印刷套装,一套共五张。1060 x 360毫米。纸张1120 x 410毫米。估价:80,000 - 120,000英镑。2019年9月18日将于佳士得伦敦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会呈献



《背》是于3月28日推出拍卖的两幅版画作品之一,与东京的足立版画研究所和天童市广重美术馆合作创作。独特的颜色以胭脂虫红色素和贝母粉末调制而成,向歌川广重(Hiroshige)的《东海道》系列致敬。

第二幅作品《舞者》乃为英国年度音乐颁奖典礼Q Awards创作,当年所有获提名的艺术家均获赠该幅版画。

Stik (1979年生),《伟大母亲(小型版本)》。整体:985 x 280 x 40毫米。2018年3月28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2,500英镑
Stik (1979年生),《伟大母亲(小型版本)》。整体:985 x 280 x 40毫米。2018年3月28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2,500英镑

2014年,Stik在伦敦西部阿克顿的公营住宅Charles Hocking House绘画名为《伟大母亲》的壁画,这幅壁画的小模型《伟大母亲(小型版本)》亦于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推出。在Stik开始创作这幅占据大楼整幅墙面、高达125呎的母子壁画前,大楼已被列为不适合居住,而预料大楼即将在四年后被拆除。

Stik解释:“创作这幅壁画的经历令人难忘,我花了九个多月的时间规划,一切都由我亲手绘画,没有任何协助。我用一部无气压缩机,在混凝土表面涂了大量油漆,只有这样才能覆盖如此大的表面,但此举令我的身体承受沉重压力。这是一个浩大的项目,人生中遇上这类项目标机会不多。”

Stik在伦敦Charles Hocking House绘画《伟大母亲》时的航拍画面 on Charles Hocking House, London.

他透过《伟大母亲》探讨社区被迫迁移的问题,他指:“这位母亲眼望远方,思忖一旦大楼被拆除,她将到何处容身,而孩子则盯着这栋公营住宅大楼对面正在兴建的豪华公寓,他显然不会住进那些公寓,所以最终的栖身之所仍然未明。但我也想传达一些希望,我认为希望大概是最悲哀的情绪之一,我尝试在这件作品中尽力传达出这一点来。”

一如以往佳士得拍卖Stik捐赠的作品一样,3月28日《伟大母亲(小型版本)》的拍卖所得款项将会全数拨捐慈善机构,这些受惠机构分别为Artification (伦敦的非牟利组织,组织曾支持Stik创作《伟大母亲》)和全新公益项目MyMural。MyMural是伦敦市长办公室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预防犯罪设计中心(Design Against Crime Research Centre)合作推行的项目,旨在鼓励居民策划居住地点的艺术项目。

Stik说:“此举把权力交给居民协会,让公众决定他们想要怎样的建筑。”他希望项目最终能扩展至整个伦敦和英国。

Stik (1979年生),《沉重》,2012年作。砂模铸造,艺术家自选橡木底座。(共)1660 x 410 x 410毫米。估价:100,000 - 150,000英镑。2019年9月18日将于佳士得伦敦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会呈献

Stik (1979年生),《沉重》,2012年作。砂模铸造,艺术家自选橡木底座。(共)1660 x 410 x 410毫米。估价:100,000 - 150,000英镑。2019年9月18日将于佳士得伦敦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会呈献


他又指:“创作街头作品时,我会先在纸上绘画草图,然后制作立体模型,这样我才能真正感受整座建筑的感觉。然后我会爬上大楼。当我创作一幅街头作品时,不但要与社区有关,还要配合它所在的建筑。街头是你的媒介,你必须利用建筑物和街道,所以这种创作成为真正与城市的合作。如果你只是把作品涂在墙壁表面,便不算真正投入与城市的互动。”

Stik希望在作品中“表达社区的坚忍和脆弱。我许多作品都涉猎这个题材:脆弱者的坚持,以及希望和坚毅的愁思。”不过,Stik说他的作品最终希望“帮助边缘化的社区发声,提醒大家留意那些高呼‘我们还在这里,我们还未离开,我们仍在坚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