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透纳,《自画像》,约1799年(局部)。相片© Tate, London 2017

威廉‧透纳的人生与艺术

国宝级艺术大师威廉‧透纳(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一生中受到的批评与赞誉不相上下。佳士得纽约即将呈献四幅透纳水彩杰作,我们藉此机会回顾这位天才一生的波澜起伏

假发工匠之子

威廉‧透纳的父亲威廉‧盖尔‧透纳(William Gay Turner)是伦敦柯芬园一名理发师和假发工匠,他很早便发现儿子的艺术天赋,更自豪地在理发店里展示儿子的画作,让光顾的绅士公子也能看到这些作品。随着透纳踏上成功之路,他开始进入上流社会,但他仍然以自己的出身为荣,从未尝试掩饰自己的伦敦东区口音或曾经的身世背景。

为伦敦剧院绘画舞台布景

1789年,年仅14岁的透纳被皇家艺术学院录取,他的进步神速,先临摹古代雕塑的模型,然后开始钻研人体素描并临摹古典大师画作,为日后开创先河的作品奠下稳固的基础。为了筹集学费,透纳兼任建筑绘图员,亦为伦敦的剧院绘画舞台布景,并因此发展出超卓画技和对风景画的热爱。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诺汉姆城堡日出》,铅笔、水彩,阿拉伯树胶、刮擦。20⅜ x 29¼吋(51.7 x 74.4公分)。2017年7月5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81,000英镑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诺汉姆城堡日出》,铅笔、水彩,阿拉伯树胶、刮擦。20⅜ x 29¼吋(51.7 x 74.4公分)。2017年7月5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81,000英镑


夏季四处游历,冬季埋首创作

透纳成年后大部分时间都坚持严谨的创作习惯。他每年夏季均会到英国乡郊旅行,在户外写生和创作迷人的风景水彩画,例如他在诺森伯兰的诺汉姆城堡绘画的作品(上图),此作在2017年于佳士得以581,000英镑的价格售出。冬季时,他会留在工作室,按照夏季绘画的草图创作油画。这种创作模式让他能忘却伦敦和令他感到窒息的学院派传统。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康沃尔朗赛斯顿》,铅笔 水彩 阿拉伯胶 纸本。11 x 15½吋(27.9 x 39.4公分)。2020年1月28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471,000美元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康沃尔朗赛斯顿》,铅笔 水彩 阿拉伯胶 纸本。11 x 15½吋(27.9 x 39.4公分)。2020年1月28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471,000美元

富有的赞助人资助其四处游历

《海上渔夫》是透纳于1796年首幅于皇家艺术学院展出的油画,彰显他的宏伟志向和精湛画技。作品现已成为泰特美术馆的永久馆藏,以有力的笔触描绘大自然的力量,更掀起一股夜间风景画的热潮。

多位富裕的赞助人纷纷委托透纳作画,包括英国威尔特郡的斯托海德庄园主人理查德‧科尔特‧霍尔(Richard Colt Hoare),以及威廉‧贝克福德(William Beckford),后者要求透纳为他位于威尔特郡的哥德式大宅Fonthill绘画风景画,更买下透纳的首幅历史主题画作《埃及的第五次瘟疫》

不久后,一个商界财团为透纳安排车辆和导游,让他前往巴黎到罗浮宫研究画作,并在阿尔卑斯山写生。当地群山环绕的景色对其艺术生涯产生深远影响,令他不断重游旧地,也成为不少作品的灵感来源,包括《瑞士多姆莱施格河谷北望》(上图)和《从布伦嫩眺望有一艘汽船的琉森湖》(下图)。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从布伦嫩眺望有一艘汽船的琉森湖》。9¾ x 12⅛吋(24.8 x 30.8公分)。2018年1月30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092,500美元

威廉 R.A. (1775-1851),《从布眺望有一艘汽船的琉森湖9¾ x 12⅛吋(24.8 x 30.8公分)。2018年1月30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092,500美元


佳士得纽约古典大师素描专家 Furio Rinaldi解释道:“透纳经常游览琉森湖,但直到1841至1844年,汽船的使用才让他得以更深入认识这个地方,因为乘客不用三小时便可到达对岸。”

透纳擅长自我推销

1804年,年仅29岁的透纳在伦敦哈利街开设画廊,展出自己早期气氛浓郁的大型风景画,以及尺幅较小的英国田园风景画。这种打破传统的自我推销手法深受著名藏家赏识,他们更邀请透纳参观他们的豪华宅邸。意大利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参观过哈利街的画廊后,将透纳称作一位天才。 

后来,透纳出版自己的作品集,深受新兴的中产阶级欢迎,强调大众市场正在改变收藏和展览的性质。其后,透纳开始关注自己的艺术成果,尝试买回自己的作品,并安排将个人收藏在伦敦新开幕的国家美术馆展出。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朱代卡岛,安康圣母圣殿和圣乔治马焦雷教堂》,油彩、画布。24 x 36吋 (61 x 91.5公分)。2006年4月6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35,856,000美元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朱代卡岛,安康圣母圣殿和圣乔治马焦雷教堂》,油彩、画布。24 x 36吋 (61 x 91.5公分)。2006年4月6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35,856,000美元

饱受抨击

资深学院派、潮流先驱,甚至摄政王都常常认为透纳态度不甚友善、咄咄逼人,并因为他蔑视古典大师的传统而贬低他的作品。当时透纳在写生册上的笔记反映这些批评对他的打击,但最终却成为推动他探索全新艺术领域的动力。

他开始尝试创作与众不同的构图,摒弃画笔,改用调色刀或拇指刮擦和涂抹作品表面。《朱代卡岛,安康圣母圣殿和圣乔治马焦雷教堂》(上图)便是几乎完全以调色刀创作,该画于2006年在佳士得以3,580万美元售出,刷新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蓝色瑞吉山:琉森湖,日出》,1842年作。水彩、不透明颜料、墨水笔、啡色墨水、白色粉笔、刮擦。11¾ x 17¾吋(29.7 x 45公分)。2006年6月5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832,000英镑
威廉‧透纳 R.A. (1775-1851),《蓝色瑞吉山:琉森湖,日出》,1842年作。水彩、不透明颜料、墨水笔、啡色墨水、白色粉笔、刮擦。11¾ x 17¾吋(29.7 x 45公分)。2006年6月5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832,000英镑

喜爱独处,个性冷漠

透纳向来独来独往,并经常留在他于特威克纳姆建造的小屋内,从十七世纪法国艺术家克劳德(Claude)的风景画中汲取灵感,绘画泰晤士河的风景。由于母亲早逝,他与父亲同住,父亲除了照顾他的起居饮食和打理花园,也会为他准备油彩和其他材料。

透纳曾写道:“女人是令人生疑的爱”,并公开否认自己是情人莎拉‧丹比(Sarah Danby)两个女儿的生父。他刻意在画作中抹去人迹,亦印证其冷漠个性,例如1842年描绘琉森湖的《蓝色瑞吉山》(上图),该画在2006年于佳士得以580万英镑成交。

为避免作品流出海外,英国在筹得495万英镑后,于2007年以国家名义购入《蓝色瑞吉山》。该筹款活动在网上发起,邀请公众每人赞助5英镑购买画作的其中一个图元,最终筹得超过50万英镑。作品现藏于伦敦泰特美术馆。

存在焦虑与《无畏号战舰》

由1830年代起,透纳的作品风格开始变得阴沉。他绘画的威尼斯风景画将当地刻划成一处衰落的旅游陷阱,又曾画下处于烈火之中的国会大厦,重现他在泰晤士河乘船时所见的景象。

透纳于1839年完成最著名的作品《无畏号战舰》,这艘巨型战舰曾在特拉法加海战中扮演重要角色,此作刻划战舰正被拖往最后的安息地——伦敦罗瑟希德码头的废料场。

此画来自透纳创作生涯的巅峰时期,凸显其对崭新工业时代来临的焦虑。这艘原本气势慑人的战舰辉煌不再,象征人类面对现代世界时的不确定性,这个主题也预示了二十世纪的存在主义艺术运动。2005年,在英国广播公司电台第四台的投票中,此画获民众选为最受国人喜爱的作品,现时藏于国家美术馆。

2012年电影《007:大破天幕杀机》中的一幕选择在该幅画作前拍摄,或许是为了表达邦德当下的处境,但亦同时看得出此作在英国人心中的地位。

2012年电影《007:大破天幕杀机》中的一幕选择在该幅画作前拍摄,或许是为了表达邦德当下的处境,但亦同时看得出此作在英国人心中的地位。

2020年2月20日,英格兰银行发行新版20英镑纸币,正是以《被拖去解体的战舰无畏号》为背景配以透纳的自画像作设计。这是英国货币上首次出现艺术家肖像。

2020年2月20日,英格兰银行发行新版20英镑纸币,正是以《被拖去解体的战舰无畏号》为背景配以透纳的自画像作设计。这是英国货币上首次出现艺术家肖像。

衣衫褴褛、伪装与死亡

透纳于1845年获选为皇家艺术学院的署任院长,但由于身体欠佳,一年后不得不退休。此后,他越来越少在公众场合露面,在伦敦时更经常伪装并用假名。他衣衫褴褛的外表和愈发偏执的心态在后期的作品中清晰可见,例如《从西北面眺望的西斯特龙和低挂的太阳》,画中的粗糙笔触和柔和色调亦启发了几十年后的法国印象派画家。

为寻找清新的海边空气和慰藉,透纳开始定期前往根德郡的海边小镇马盖特,并与寡妇苏菲亚‧博夫(Sophia Booth)作伴,苏菲亚后来更成为他的情人。他在当地成最后一批作品,绘画渔夫、水手和游客,当中包括下图的《马盖特岸边的人》

威廉‧透纳 R.A.(伦敦,1775 - 1851),《马盖特岸边的人》。5¼ x 7¼吋(13.6 x 18.4公分)。2018年1月30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37,500美元
威廉‧透纳 R.A.(伦敦,1775 - 1851),《马盖特岸边的人》。5¼ x 7¼吋(13.6 x 18.4公分)。2018年1月30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37,500美元

透纳于1851年起卧病在床,其后于同年12月19日离世。据说他弥留时刚好沐浴在一缕阳光下,这对一位热爱捕捉自然光线的绘画大师而言可谓最好的安排。他的遗体被送到圣保罗大教堂,并按照其遗愿安葬于“艺术中的兄弟”雷诺兹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和托马斯.劳伦斯爵士(Sir Thomas Lawrence)旁边。

1862年,大教堂利用透纳在遗嘱中拨出的1,000英镑,为他竖立了一尊雕像,将他刻划成一位充满男子气慨和自信的艺术英雄,与其秃头、无牙和脸颊凹陷的遗容面模相去甚远。

身后荣耀、展馆及奖项

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艺评家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曾经形容,透纳是最能“以激动人心而真诚平实手法描绘大自然情绪”的艺术家。英国国家美术馆(现泰特美术馆)于1910年将透纳留给国家的遗作收藏于馆内一翼,这批珍藏后来于1987年移送到同一栋建筑内的克罗尔馆。

1984年,以透纳名字命名的透纳奖成立,2011年,透纳当代画廊在马盖特开幕,纪念他与这座海滨小镇间的密切联系。2016年,英格兰银行将透纳选为新版20英镑钞票上的肖像,以表扬他对英国艺术的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