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犹疑:把握难得机会购藏罗丹传奇杰作

早期铸造的《沉思者》将于本月底在佳士得巴黎拍卖

奥古斯特·罗丹(1840-1917),《沉思者(地狱之门版本,中等尺寸)》,约1928年铸造。青铜 深棕色铜锈。71.3 x 42 x 58.3 公分。(28 1⁄8 x 16 1⁄2 x 23 英寸)。估价:欧元9,000,000-14,000,000。此拍品将于6月30日在佳士得巴黎宏伟风尚:奥赛堤岸阿尔贝托·平托设计公寓拍卖中呈献
奥古斯特·罗丹(1840-1917),《沉思者(地狱之门版本,中等尺寸)》,约1928年铸造。青铜 深棕色铜锈。71.3 x 42 x 58.3 公分。(28 1⁄8 x 16 1⁄2 x 23 英寸)。估价:欧元9,000,000-14,000,000。此拍品将于6月30日在佳士得巴黎宏伟风尚:奥赛堤岸阿尔贝托·平托设计公寓拍卖中呈献

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1840-1917)年轻时总会随身携带但丁(Dante)的《神曲》,有空时便会重复细阅。他在1880年开始构思雕像《沉思者》时,已钻研但丁的作品主题超过十年之久,他后来更忆述:“我的大脑就像快要孵化成熟的蛋一样。”

罗丹把《沉思者》构想成为《地狱之门》的人物,这对宏伟的大门刻划但丁《神曲.地狱篇》的其中一幕,罗丹整整花了37年时间雕琢大门,直至他离世为止。大门上方正在沉思的人像,原本是正在思考其作品的但丁,但罗丹后来选用更普通的人物,以代表创作者的形象。

奥古斯特·罗丹,《地狱之门》,约1890年作。巴黎罗丹美术馆。照片© Boltin Picture Library  Bridgeman Images
奥古斯特·罗丹,《地狱之门》,约1890年作。巴黎罗丹美术馆。照片© Boltin Picture Library / Bridgeman Images

罗丹于1882年以赤陶土制作模型,奠定了《沉思者》肌肉结实的形象。罗丹说:“沉思者如此生动的原因,是因为他不但用脑袋、紧皱的眉头、扩张的鼻孔和紧闭的双唇思考,他更通过手臂、背部、大腿上的每块肌肉,以及紧握的拳头和紧缩的脚趾思考。”

罗丹后来在1884年把陶土雕像从《地狱之门》分开,并以青铜铸造成一件独立作品。这个初始版本高71.3公分,与《地狱之门》门楣上的雕像高度相同,并称为《沉思者(地狱之门版本,中等尺寸)》。

根据巴黎罗丹美术馆的纪录,罗丹生前制作了17尊与原作大小相同的《沉思者》青铜像,1919至1945年期间,再额外制作了17尊大小相同的青铜像,而最后九尊则于1954至1969年铸造。较早的两个版本只有不足10尊仍然由私人收藏。

其中一尊约于1928年铸造的精致棕锈青铜雕塑《沉思者》,将会成为6月30日在佳士得巴黎举行的“宏伟风尚:奥赛堤岸阿尔贝托·平托设计公寓”拍卖亮相,成为瞩目焦点。此作在罗丹美术馆的监督下,由巴黎Alexis Rudier铸造厂按照石膏模型以砂模铸造而成。

佳士得法国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国际总监Anika Guntrum表示:“此作的第一任藏家是罗丹美术馆。我们肯定这一点,是因为罗丹在逝世前把铸造和销售其作品的权利交予罗丹美术馆。”

不愿透露姓名的现藏家于1996年在东京小林画廊买下《沉思者》,并把作品安放在位于奥赛堤岸的公寓大客厅里俯瞰塞纳河美景的大窗前。从6月23日起,此作将于佳士得巴黎展出一周,直至举行拍卖为止。Anika Guntrum表示:“在预展上,我们会尝试满足两种需求,让访客能仔细欣赏雕塑,同时也希望再现罗丹试图展现的庞大恢宏气势。”

罗丹创作《地狱之门》时,把多个人像变成独立雕塑,而《沉思者》则是最早的作品。这些独立作品包括《吻》(1882年作)和《三个亡灵》(1886年作)。此作的放大版于1888年首次于哥本哈根以《诗人》为名展出,翌年则以《思想者、诗人、门之碎片》之名于巴黎Galerie Georges Petit展出,最后于1896年以现有标题在日内瓦展出。

奥古斯特·罗丹(1840-1917)肖像。存于巴黎罗丹美术馆。(照片来自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奥古斯特·罗丹(1840-1917)肖像。存于巴黎罗丹美术馆。(照片来自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这尊雕塑于1904年引起各界注意,当时一尊放大版的铜雕于巴黎沙龙首次展出,并大受欢迎。当公开募捐收购资金时,各界踊跃捐款。这尊雕塑后来成为巴黎市政府的财产,并于1906年陈列于万神庙前,后来在1922年移至罗丹美术馆。

Anika Guntrum指︰“以青铜制作栩栩如生的人像难度甚高。若细想一下创作过程,便会发现人物的姿势极富动感︰右手肘搁在左膝上,思考时眉头紧锁,全身绷紧。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艺术创作。”

罗丹对自己的才华充满信心,也确保其名声能流芳后世。他把所有作品和艺术收藏捐赠予法国政府,条件是政府必须承诺为他设立专属的美术馆展出作品。在他逝世两年后,罗丹美术馆于比隆府邸的旧址揭幕,该建筑原为罗丹的工作室。

Anika Guntrum补充︰“他表明可以为满足公众需求而铸造雕塑,确保公众能收藏他的作品。必须引起藏家的渴望,使大家保持兴趣,否则只会逐渐被遗忘,藏家也会转至收藏其他艺术家的作品。罗丹很聪明,知道作品稀少会限制市场的发展,尽管如今大多数藏家只能幻想拥有一件像《沉思者》般的经典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