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蔚在細心觀賞莫奈的《綻放的睡蓮》

洛克菲勒的品味生活:莫奈《绽放的睡莲》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亲述这幅由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在创作巅峰时期绘画的晚年作品,解释为何它拥有绝佳「风水」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忆述:「2017年11月,当洛克菲勒家族收藏的《绽放的睡莲》在香港展出时,我都不记得有多少人曾为其默默驻足停留。」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回忆道,「此画的尺寸宏大,在远处就已吸引你的目光。但当你离它越近,便越发会感觉犹如置身画中。身边的世界亦仿佛随之消失了。那是我十分享受的时刻。」

此画由莫奈(1840–1926)在1914至1917年创作,画作的吸引之处在于每朵睡莲也完美盛放。魏蔚指:「亚洲人认为这(花朵盛开)是幸运的象征。」 魏蔚解释道,「中国人常说『花开富贵』。中文里的『莲』字亦有平安、和谐的美好寓意。因此当一幅画集齐了财运、和谐、平安和水等诸多幸运元素,亚洲人绝对会认为它的『风水』很好。」

在1883年,莫奈与家人移居巴黎西北部城市吉维尼,三年后买下居所附近的土地,并向当地部门申请挖掘池塘,希望能为他带来创作灵感。他在申请文件中表示池塘将会「作观赏用途,以及为画作提供创作题材」。

克劳德.莫奈 (1840-1926) 《绽放的睡莲》,油彩 画布,63.38 x 71.18 吋 (160.9 x 180.8 公分),约1914-1917年作,估价待询。佳士得纽约于2018年5月8日举行的「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中呈献此拍品。

克劳德.莫奈 (1840-1926) 《绽放的睡莲》,油彩 画布,63.3/8 x 71.1/8 吋 (160.9 x 180.8 公分),约1914-1917年作,估价待询。佳士得纽约于2018年5月8日举行的「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中呈献此拍品。


莫奈并没有立刻开始绘画《绽放的睡莲》。他解释:「我要花一点时间才能领略眼前风景的魅力。然后,我突然有了启示—我的池塘有多美,于是伸手拿起调色板。自此我便没有钻研其他题材。」在1904至1909年期间,莫奈几乎毫无间断地创作,创作了60多幅有关水花园的画作。

这些画作于1909年5月展出,随即赢得各方赞誉,艺评家对作品的抽象画风甚为欣赏。各界的反应教莫奈喜出望外,但他在其后五年,却几乎没有再执起画笔。他的妻子和长子让(Jean)相继在这时期离世,加上他发现其中一只眼睛患上白内障,影响视力。后来,一场洪水严重破坏了他珍视的花园,令他深感痛心。他在1911年表示:「我决定就此和我的色彩作别。」

直至1914年春天,莫奈才摆脱绝望的心情。他在致画商Paul Durand-Ruel的信中写道:「我已重新开始工作。」只有一个目标推动他创作——他称为《睡莲全景》的系列。他在逝世前数月完成这批合共22幅的巨型画作,后来赠予法国政府。这个系列是莫奈创作生涯中最大胆创新的项目,而《绽放的睡莲》则是该项目初期的作品,见证他以从未试过的规模尝试全新的视觉意念。

在二战过后,世人才欣赏到这批告别作品的大胆诗意

莫奈重燃绘画动力之际,正值法国准备开战之秋,两者并非巧合。斐迪南大公在1914年6月被刺杀,奥地利一个月后向塞尔维亚宣战。德军在8月2日入侵卢森堡及布鲁塞尔,一星期后莫奈的继子让‧皮埃尔(Jean-Pierre)被征召入伍,于是莫奈便用他最熟悉的艺术途径回应。

莫奈在其后三年创作的60多幅睡莲作品,与早期以池塘为主题的作品截然不同。这批画作比1909年展出的画作大两至四倍,是莫奈近40年来最大型的油画。早期的睡莲作品笔触相对含蓄细腻,但后期则舍弃传统的润饰手法,改用更随性及富有表现力的笔触,以营造迫切的感觉。于战时创作的画作无论在颜色或构图上也更大胆。

莫奈并无展出《绽放的睡莲》或于1914至1917年创作的其他睡莲作品。他在1926年逝世后,巴黎橘园美术馆在1927年展出《睡莲全景》装置,其后这批作品(大部份也从未公开展出)由其家族保存近四分一世纪。在二战过后,世人才欣赏到这批告别作品的大胆诗意。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在赫逊松庄园的梯间展示莫奈的传世佳作。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在赫逊松庄园的梯间展示莫奈的传世佳作。

这批画作最瞩目的交易是在1995年,当时小阿佛雷德‧巴尔(Alfred H. Barr, Jr.)代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向米歇尔‧莫奈(Michel Monet)购入一幅睡莲作品。数月后,巴黎画商卡蒂亚‧格兰诺夫(Katia Granoff)从莫奈于吉维尼的工作室挑选了一批后期的画作,并在1956年于其画廊内展出当中30余幅。在格兰诺夫的推荐下,洛克菲勒夫妇买下《绽放的睡莲》。

大卫忆述:「几乎可以肯定作品是在傍晚绘画的,因为池塘的水呈深紫色,莲花则绽放白色光芒。我们立即买下了此画。」他们在数星期后买下另一幅睡莲画作,并在1961年买下第三幅。三幅作品均悬挂在赫逊松庄园的梯间。他的儿子小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 Jr)记得每次下楼梯时,也仿佛要跳进莫奈吉维尼家中的池塘。

影片:小大卫‧洛克菲勒分享对莫奈《绽放的睡莲》的回忆。

魏蔚强调莫奈的作品已成为洛克菲勒家族生活的一部份,并指:「洛克菲勒家族对世界贡献良多,他们亦透过是次拍卖回馈社会。我相信亚洲客户会很欣赏这一点,可以预见区内藏家踊跃竞投。」

她续道:「大卫和佩吉都很长寿,亦有美满幸福的人生。亚洲人同样相信如果能购得成功长寿收藏家的珍藏,就也能分享他们的好运。我衷心希望这些盛放的莲花能为亚洲买家带来好运,或许他们中的一位会将《绽放的睡莲》带回亚洲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