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的品味生活:亨利‧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佳士得全球总裁彭肯南(Jussi Pylkkänen)认为马蒂斯在1923年于尼斯绘画的非凡作品为「市场上最伟大的马蒂斯画作之一」

「伟大的画作会令你沉浸其中,流连忘返。」佳士得全球总裁彭肯南(Jussi Pylkkänen)这样评价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923年作于尼斯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Odalisque couchée aux magnolias)。「这是一幅会让人完全被迷住的画作。」

「1923年,马蒂斯正处于创作巔峰时期。」彭肯南继续说道,「在这里,他呈现了一幅美轮美奂的画作,画中人是他最喜爱的模特亨丽叶特‧达丽卡贺(Henriette Darricarrère),她斜躺在马蒂斯豪华的尼斯画室里,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中。当你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你会被明亮的色彩以及构图的完美平衡和比例所吸引。这是马蒂斯巅峰时期的标志性代表作。」

「这幅画经常出现在艺术历史著作中,因此对我们来说再熟悉不过。当我在纽约郊外洛克菲勒家族的哈德逊松林(Hudson Pines)大宅里第一次看到它的那一刻,就被它深深地吸引了。它挂在敞亮的客厅里,画中的模特亨丽叶特神情轻松自然,看起来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或许,许多访客在那样优美的环境中也会有相同的感受。那是一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时刻。」

亨利·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油彩 画布,60.5 x 81.1 cm.,1923年作于尼斯。估价待询。佳士得纽约于2018年5月8日举行的「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
」中呈献此拍品。© Succession H. Matisse DACS 2018

亨利·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油彩 画布,60.5 x 81.1 cm.,1923年作于尼斯。估价待询。佳士得纽约于2018年5月8日举行的「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 」中呈献此拍品。© Succession H. Matisse/ DACS 2018

亨丽叶特‧达丽卡贺是艺术史上最动人优雅的模特之一。「她能够摆出各种犹如雕塑般的非凡姿态,这令她成为二十世纪最具有辨识度的模特之一:许多马蒂斯最伟大的雕塑作品也都是以亨丽叶特为原型的。而且我认为,马蒂斯以她为模特所创作的最佳作品都保留了这些雕塑般的特质。」彭肯南指出。

当马蒂斯于1921年从巴黎搬到法国南部后,创作理念有所转变,对他而言,亨丽叶特正是他想要创作的绘画类型的理想原型。「他想要创作愉悦感官的画作,充满了色彩、充满了光线。」彭肯南解释说,「不过,他也想创作具有优秀绘画结构的油画,因此他花费了大量时间寻找可用于其画室的道具,无论是放置在女模特身后的屏风、躺椅、美丽的木兰花,还是一碗色彩鲜艳的橙子。」

同样地,野兽派(Fauvism)风格到1920年代初期已大行其道。色彩被解放。「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有一股回归秩序的潮流。像毕加索(Picasso)一样,马蒂斯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全新视觉词汇,其中包括色彩、结构和形式,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平衡与宁静。这幅画具备了所有这些元素。」彭肯南指出。

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此前悬挂于洛克菲勒家族哈德逊松林大宅的客厅中。© Succession H. Matisse DACS 2018

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此前悬挂于洛克菲勒家族哈德逊松林大宅的客厅中。© Succession H. Matisse/ DACS 2018

在马蒂斯创作《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一作时,他也许处于人生最快乐的时期。彭肯南表示:「他可以非常自由地工作,展现出惊人的表现力。《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这幅画是从一角画到另一角,并呈现出极佳的可塑性。」同时,画作所用的颜料保留了原样,马蒂斯刻意让颜料保持粉状,以描绘出布料及织物那种原始的、合成的表面纹理。

当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从芝加哥现代派收藏家莱里‧布劳克(Leigh Block)手中购入《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时,他正致力于选购马蒂斯在市场上的最佳作品。在他的好友兼顾问阿尔弗雷德‧巴尔(Alfred Barr)眼里,他「对于现代主义(Modernism)那个特定时期的意义、以及应当寻找哪些作品方面,确实具有最好的判断力。」彭肯南强调说。

大卫‧洛克菲勒在1958年购入该作。此前在1951年,巴尔便对这幅作品赞美有加。毫无疑问,大卫·洛克菲勒将购买这件名作列为优先事项。在巴尔有关马蒂斯的众多评论中,他曾多次提及这幅作品的复杂度与出色之处。「这幅画作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表现出露骨的情欲,但马蒂斯却有办法将这种情欲幻化为一种华丽的、概念性的感官感受,十分私密却又客观具体。」彭肯南指出。

「《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是佩吉和大卫·洛克菲勒珍藏中,一件来自二十世纪初伟大现代主义画家艺术生涯巅峰时期的标志性作品。」他总结道,「毫无疑问,它是出现在市场上马蒂斯最伟大的画作之一,在5月的拍卖会上势必將引发激烈竞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