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馬蒂斯,《紅色背景前坐在桌上的舞者》, 1942年作。油彩 畫布。13 x 18⅜ 吋 (33 x 46.5 公分)。估價: 4,500,000-7,000,000英鎊。此拍品於2月27日佳士得倫敦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

隱世異彩:馬蒂斯與啟發他的模特兒們

佳士得將於2月27日呈獻色彩大師馬蒂斯繪於藝術生涯不同時期的四幅巨作,揭示他如何視模特兒為藝術創作的合作對象,激發他屢登創意高峰。

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於1939年寫道:「我極度依賴模特兒。」他被充滿力量的女人吸引,視她們為激發創意的合作對象,令他一再登上創作高峰。然而另一方面,馬蒂斯對模特兒的要求極高,其傳記作家Hilary Spurling曾書:「模特兒必須學會適應馬蒂斯在創作期間所帶來那難以忍受的沉重壓力。」

壓力過後的獎賞是,她們將化作馬蒂斯筆下以豔麗紅色、深藍色和黃色描畫的性感鄂圖曼宮娥(Ottoman odalisques)或跳舞女郎。2月27日,佳士得將於「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一系列馬蒂斯的傳世巨作,分別描繪了這位色彩大師藝術生涯不同時期的模特兒。

亨利‧馬蒂斯,《側著頭的女人頭像(洛雷特)》,1916-1917年作。油彩 木板。13 x 9⅜吋(33 x 23.7公分)。估價:1,500,000-2,500,000英鎊。此拍品於2月27日佳士得倫敦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
亨利‧馬蒂斯,《側著頭的女人頭像(洛雷特)》,1916-1917年作。油彩 木板。13 x 9⅜吋(33 x 23.7公分)。估價:1,500,000-2,500,000英鎊。此拍品於2月27日佳士得倫敦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

第一件作品於1916至1917年繪於巴黎,畫中人為名叫洛雷特(Lorette)的少女,她擁有一頭烏亮黑髮,令馬蒂斯深深著迷。二人相識之時,馬蒂斯對純粹抽象畫已失去興趣,感到焦躁不安;而洛雷特能像變色龍一樣改變造型,時而是脫俗出塵的天使,時而又是豪飲狂歡的妖冶婦人,令馬蒂斯重燃對女性形態的興趣。

「模特兒必須在你身上留下烙印,喚醒你致力想表達的情感。」──亨利‧馬蒂斯

傳記作家Hilary Spurling指出,馬蒂斯就像「走進舞池的舞者,以奇特的角度和怪異的視角精力充沛地描畫洛雷特。」作品《側著頭的女人頭像(洛雷特)》近距離地描繪模特兒,她畫上眼線的雙眼顯得嚴肅憂鬱,直視著觀者,展現出她鮮明的個性。馬蒂斯的畫作同樣見證了二人的愛情,這段關係持續至1917年12月馬蒂斯舉家遷往法國南部為止。

亨利‧馬蒂斯,《側躺著的裸女》,約1918年作。油彩 畫布。29 x 36½吋(73.6 x 92.7公分)。估價:1,500,0000-3,000,000英鎊。此拍品於2月27日佳士得倫敦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
亨利‧馬蒂斯,《側躺著的裸女》,約1918年作。油彩 畫布。29 x 36½吋(73.6 x 92.7公分)。估價:1,500,0000-3,000,000英鎊。此拍品於2月27日佳士得倫敦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

他到達法國南部後,於當地的裝飾藝術學院(École des arts décoratifs)開始鑽研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的作品,並寫信給好友兼野獸派藝術家阿爾伯特.馬爾凱(Albert Marquet,1885-1955),表示自己被米開朗基羅的半臥裸女雕塑《夜》( La Notte)「完全迷倒」。馬蒂斯的《側躺著的裸女》正好反映了他對這個題材的迷戀,作品描繪一位不知名的女子斜倚在白色床單上,表情冷峻,背景簡單,其雪白的肌膚儼如雕塑一般。

亨利‧馬蒂斯,《睡椅上的裸女》,1920年作。油彩 畫布。28¾ x 36¼ 吋(73 x 92.1公分)。估價:1,500,000-3,000,000英鎊。此拍品於2月27日佳士得倫敦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
亨利‧馬蒂斯,《睡椅上的裸女》,1920年作。油彩 畫布。28¾ x 36¼ 吋(73 x 92.1公分)。估價:1,500,000-3,000,000英鎊。此拍品於2月27日佳士得倫敦隱世異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傑作拍賣中呈獻。

馬蒂斯花了一年時間尋找能夠代替洛雷特的模特兒,最終在尼斯遇上少女安東尼特‧阿諾德(Antoinette Arnoud)。這位內斂但充滿自信的模特兒,擁有與生俱來的時尚觸覺。《睡椅上的裸女》作於1920年,描繪一絲不掛的安東尼特斜靠於紅色躺椅上,頭髮以白色頭巾包裹。馬蒂斯在當時曾寫道:「模特兒必須在你身上留下烙印,喚醒你致力想表達的情感。」

《紅色背景前坐在桌上的舞者》(頁首圖片)繪於1942年,當時正值馬蒂斯創作生涯的關鍵和多產時期,在他藏身於尼斯的里吉納酒店(Hôtel Régina)期間,遇見了活潑可人的意大利伯爵夫人卡拉‧阿佛加德羅(Carla Avogadro)。

1942年9月馬蒂斯在尼斯工作室內繪畫《紅色背景前坐在桌上的舞者》,背後為模特兒卡拉‧阿佛加德羅。André Ostier攝。照片: © Les ayants droit d’André Ostier;畫作:© 2018 Succession H. Matisse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1942年9月馬蒂斯在尼斯工作室內繪畫《紅色背景前坐在桌上的舞者》,背後為模特兒卡拉‧阿佛加德羅。André Ostier攝。照片: © Les ayants droit d’André Ostier;畫作:© 2018 Succession H. Matisse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兩人合作完成的作品展現出藝術家對平面色彩、扭曲和粗線條的前衛實驗,卡拉的身體如長蛇般彎彎曲曲,呈現出尤為柔軟的視覺效果。

詩人紀堯姆.阿波利奈爾(Guillaume Apollinaire)曾寫道,馬蒂斯的畫作令他想起一枚「綻放著光芒」的橙子,而此作正是切合這一描述的生動範例。